印尼总统的儿子来新加坡念大学 学到了如何规规矩矩做人

更新:
2019年10月09日 19:58
第一届奖学金得主从第一个女总统手上接过奖状。
卡桑今早从哈莉玛总统手中接过奖状。(联合晚报)

第一届奖学金得主从第一个女总统手上接过奖状。

新跃社科大学(SUSS)今天举行首场毕业典礼,来了好几个大咖,分别是:

  1. 教育部长王乙康
  2. 哈莉玛总统
  3. 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夫人埃里亚纳

王乙康出席一点都不出奇,毕竟他是教育部长,受邀作为毕业典礼的主宾;哈莉玛则是跃大的赞助人,也受邀出席为颁奖嘉宾。

不过佐科伉俪为何也会出席本地大学的毕业典礼呢?

原来,佐科的小儿子卡桑(Kaesang Pangarep)就是本届跃大大学的毕业生。佐科伉俪是以毕业生家长的身份出席的。

佐科昨天抵达新加坡后,除了参加新印两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也是为了今天出席幼子卡桑的毕业典礼。

第一届奖学金得主从第一个女总统手上接过奖状。
佐科(左二)今早与夫人埃里亚纳(左一)出席小儿子卡桑的毕业典礼。(联合晚报)

卡桑(24岁)是本届跃大商业行销理学士学位课程毕业生,他也副修传媒课程。

跃大的学生们这四年来都没怎么注意到班上这名“文文静静”的同学。

不过不久前,一名学生无意中看到一则新闻称“印尼总统的儿子在跃大读书”,消息很快在校内传开。大家得知自己同学就是印尼总统的儿子时,都感到非常惊讶。因此,今早的毕业典礼,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卡桑的身上。

卡桑也是首届“新跃社科大学-执行管理课程校友创业奖”(SUSS-EMP Alumni Entrepreneurship Award))的三名得主之一,今早还从哈莉玛总统手中接过奖状。

新奖项是为了肯定那些展现出领导能力、热忱和韧性等优越创业素质,以及有潜力对社会做出积极贡献的校友。得奖者都获师生提名,并经过校方遴选委员会面试后脱颖而出。

卡桑拿到这个奖项实至名归。年纪轻轻的他,在求学时期在印尼创立了五家公司(),在印尼聘请超过100名员工。

  1. 售卖T恤的公司 Sang Javas
  2. 炸香蕉食品连锁公司 Sang Pisang
  3. 纸板游戏的公司 Hompimpagames
  4. 介绍美食的应用 Madhang.id
  5. 介绍餐馆的应用 Kaetering

他最新创办的品牌是咖啡外送品牌 Ternakopi。卡桑争取到天使投资人和创投公司注资,创下三周内售出8000瓶,并在短短三个月内设立13间店的记录。获选为印尼的Plug and Play加速创业计划支持的起步公司。

卡桑同时也是一名网红,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拥有160万名粉丝,比李显龙的42万2000名粉丝还多。YouTube平台的视频观看总次数超过5360万,还曾与父亲佐科一同录制温馨视频。从他上载的instagram照片可以看出,他经常在本地景点打卡,说不定就曾与蚁粉擦肩而过。

 
 
 
 
 
 
 
 
 
 
 
 
 

Foto di Eiffel Tower di New York, Russia #TerserahAkuTo #ProtesAkuDorr

A post shared by Kae Sang Pangarep (@kaesangp) on

蚁粉一定很好奇,卡桑为何选择新加坡和跃大,而不是其他名列前茅的国际名牌大学?

跃大原隶属私立大学新加坡管理学院(Singapore Institute of Management,简称SIM)。在2017年升格为自主大学,改名为新跃社科大学。

毕竟许多国家政要、商界富豪都选择送他们的孩子到西方国家就读中学和大学。他们认为那些名校教育有着浓厚的学术氛围、完善的教育体系、贵族精英的教育理念、以及包容开放的国际视野。

例如这些学校:

第一届奖学金得主从第一个女总统手上接过奖状。

就像我国李显龙的儿子李鸿毅,他在初级学院毕业后获得公共服务委员会海外优异奖学金,也赴排在榜首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攻读经济学。

是新加坡的治安好?还是佐科觉得新加坡的大学(跃大)可以媲美榜上的名校?或者是延续印尼总统送孩子来本地读书的作风?

印尼上一任总统尤多约诺的两名儿子也曾在本地南洋理工大学的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RSIS)念书,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毕业。

卡桑接受媒体访问时,虽然没正面提及选择新加坡和跃大求学的原因,但蚁粉还是可以看出些端倪。

卡桑在进入跃大前就已经在本地求学,当时读英华国际学校(ACS International)。可能卡桑那时就开始喜欢上新加坡了?

第一届奖学金得主从第一个女总统手上接过奖状。
2014年11月21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前排左)和夫人埃里亚纳(前排右)搭民航机来新加坡,出席幼子卡桑的高中毕业典礼。(联合早报)

卡桑受访时透露,

他来新加坡读书才开始接触英语,在本地念书带给他最大的好处就是他的英语大有进步,同时也从本地的生意伙伴身上,学习到不少做生意的心得。 

另外,他也大赞在跃大求学的体验。他说,跃大让学生灵活安排课程,是他选择报读这所大学的原因之一,能让他同时兼顾学业与业务。而他修读的课程中,也教会他商业战略技巧,对他创业有帮助。

当被问及印尼学生可以从新加坡人和新加坡学校学到什么时,卡桑说:

“(可以学到)生活方式。因为在新加坡,一切都讲纪律。它塑造了今天的我。”

另外,卡桑的大哥也曾在本地求学过。佐科的三名孩子当中,有两位就在本地念书。佐科的大儿子季博兰今年32岁,曾在本地的兰景中学(Orchid Park Secondary)及新加坡管理发展学院(MDIS)念书。2007年毕业后赴悉尼科技大学继续深造,现在经营自己的餐饮服务生意。

可见他们一家多爱新加坡呀。

佐科的家族并没有显赫的政治与商业背景,但他本身是一名成功的生意人,手头并不拮据。也有人猜想,佐科一家人生活朴实,所以认为不需要攀比而送孩子去名校。

卡桑以往曾接受法新电的采访,当时他透露,自己在新加坡念书时,父母没有宠坏他。

他在博客文章中也曾说:“我很少搭乘地铁,因为那比搭乘巴士贵。”他还说母亲拒绝增加他微薄的零用钱。

他的母亲告诉他:“你不该有太多的零用钱,这样你才知道在外国生活的苦处。”

 
 
 
 
 
 
 
 
 
 
 
 
 

Muka Songong.. 👕: @sangjavas.store

A post shared by Kae Sang Pangarep (@kaesangp) on

不过,要为年龄相近的女儿物色好归宿的蚁粉们,恐怕你们要失望了:卡桑已经心有所属。

卡桑的女友Felicia,也出席了卡桑的毕业典礼,她也是跃大本届毕业生。据《海峡时报》了解,两人是在大学时期认识的。从Instagram照片来看,两人应该已经交往了三年。(卡桑在本地求学的另一大收获应该就是这个吧。)

 
 
 
 
 
 
 
 
 
 
 
 
 

Yayaya

A post shared by Kae Sang Pangarep (@kaesangp) on

有了卡桑这个行走的强有力宣传招牌,看来新跃社科大学今后也镀了金,应该能吸引到更多印尼学生来新念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