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 马国网民批评新山人举止打扮像Ah Beng

更新:
2019年05月15日 22:09
网民批评穿着打扮像Ah Beng 新山民众:勿以貌取人
有网友提示,将POLO杉的领子立起才是“啦啦仔”的合格装扮。(互联网)

马国的“Ah Beng”叫“啦啦仔”。

马国一个名为“Utar Confession”的面簿粉丝页近来一篇列出新山人“10大罪状”,批评马国新山有许多“啦啦仔”的匿名贴文引起诸多争议。

“Utar Confessions”是马国拉曼大学在籍学生和毕业校友匿名抒发各种心声的粉丝页,粉丝人数近18万,由于粉丝页不时有一些话题性十足的贴文,因此也广受马国年轻一代的追捧。

utar confession.png
Utar Confessions深受马国网民欢迎。(面簿截图)

新加坡的“Ah Beng”,马国的“啦啦仔”

在进入正题前,红蚂蚁先科普一下“啦啦仔”这个名词。简单来说,“啦啦仔”等同于新加坡的“Ah Beng”。“啦啦仔”这个名词在马国兴起的年份众说纷纭,其中比较主流的一说为“啦啦仔”的称谓在90年代开始盛行。

ah_beng.jpg
马国的“啦啦仔”和新加坡的“Ah Beng”有异曲同工之妙。(互联网)

既然说“啦啦仔”与本地的“Ah Beng”异曲同工之妙,相信蚁粉也大概能够心领神会。红蚂蚁多嘴,再多讲一些。“啦啦仔”的定义基本上可分为两种:

第一种“啦啦仔”定义的范畴较广,包含了外形和行为。外形上,“啦啦仔”的普遍特征通常是炫丽染色的发型,以及和潮流差之毫厘,却失之交臂,继而形成华而不实,过于浮夸和俗气的衣着打扮。

这种定义下的“啦啦仔”,举止行为也往往带有”江湖味”,用词粗鄙、出口成“脏”。“啦啦仔”的形象也可能包括喜欢流连夜间场所、爱喝酒闹事和一言不合就恶言相向准备开打的姿态。马国一名YouTuber曾以恶搞方式制作了一部“啦啦仔入门”的“教学”影片:

第二种“啦啦仔”的定义则没有第一种定义来得负面,这种定义的“啦啦仔”通常只是泛指一个人的外形。这里形容的“啦啦仔”是想“潮”却“潮”过头,一味追求时尚却阴差阳错走了“歪路”,过度夸张的发型和服饰形成没有美感可言的外貌。

看了上面这两种定义,可见不管是哪一种定义,“啦啦仔”听起来也不是什么赞美之词,也难怪那篇抨击新山人都是“啦啦仔”的匿名贴文会引起巨大争议。

匿名贴文细数新山人“十宗罪”

红蚂蚁以下引述该贴原文并逐一分析原PO观点,如果原文有语句不通顺或用词很“Ah Beng”的地方,还请蚁粉海涵:

Jb子(新山人的意思)根本全部都是啦啦仔是吗?对就是新山jb。跟朋友去了jb一次,根本就是啦啦的盛产地,恶心到死。

原PO开宗明义,直截了当展示了非常凶悍的态度,可见其对新山和“啦啦”文化果然有够忿忿不平。以下是原PO列出的“10大罪状”:

1. Bag喜欢背阿窿bag,大大个扁扁不是prada就是gucci那种cheap货,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跟外劳买的家伙。

红蚂蚁其实也不是很确定什么是阿窿bag,后来查了查资料发现阿窿bag(图)大致的特征是斜背或侧背式的长方形扁平包包。话说回来,囊中羞涩的红蚂蚁其实也很难理解prada和gucci到底哪里cheap。

bag 2.jpg
(购物网站截图)
bag.jpg
看起来其实蛮好看的?(互联网)

2. 明明喷泉头已经过时了,但是新山还是很多喷泉头,喷泉头就是90后以前喜欢用五指(根)手指把头发往插(搓)的那种。然后染到五颜六色怕人家看不到他们的头发。

红蚂蚁不自觉摸了自己一头秀发,想起早年求学时代,一时瑜亮的男同学之间,往往会很努力用发蜡将头发拨得高高的,这一拨梳理让身高瞬间提升3、4公分自然不在话下。

喷泉头的始祖应该要数日本不老偶像木村拓哉,他当年那支Gatsby电视广告更在无数少男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美丽身影。除此之外,台湾前偶像团体飞轮海应该也是喷泉头的佼佼者之一。

飞轮海.jpg
早期飞轮海蓬松站立的发型引起青少年争相效仿。(互联网)

3. 还有很多屁孩喜欢拿大大个手拿包。

这条“罪状”跟第1条可能有点重叠,不过这里说的手拿包可能是指没有背带,单纯用手提握的包包。印象中本地早期电视剧里头那些有钱暴发户或大耳窿也蛮常将装满现金的手拿包夹在腋下,耀武扬威地在大街上行走。

7-1.jpg
手拿包。(互联网)

4. 要fashion又fashion不到,穿那些pasar malam(夜市)买的Supreme。你们到底懂Supreme是什么牌子吗?Supreme box logo tee满街都有人穿,看都知道是假的cheap货啦!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蚂蚁推测原PO可能也是Supreme的忠实拥趸,苦口婆心希望大家别穿冒牌破坏市场啦!

m-superem-t-shirt-supreme-original-imaf87zraucrhrsm.jpeg
买Supreme前最好验明真货,否则原PO会“气呼呼”。

5. Yeezy穿在你们身上根本是一坨屎!衣服裤子都不会搭配穿什么Yeezy。Yeezy是给懂fashion的hypebeast穿的,不是你们这些啦啦仔,记得。

相当严重的指控,红蚂蚁建议原PO用比较有文化的字眼——沐猴而冠,简洁有力,杀伤力更强。不过红蚂蚁不是什么hype beast,今天还是头一回听说Yeezy(图)这个牌子,蚂蚁有六只脚,穿上来整体感觉应该也会是一场时尚灾难。

img01.jpg
原PO批评新山人不懂得驾驭爱迪达旗下的Yeezy这款潮鞋。(互联网)

6. Sutera Mall跟KSL就是名副其实的啦啦mall。里面除了啦啦还是啦啦。走进去都是摇头歌抖音歌。Pong pong pong烦不烦。要开就要摇,不然来开了浪费。

经常到新山吃喝玩乐兼购物的新加坡人应该对这两间购物商场不陌生。红蚂蚁猜他说的歌曲有可能是各种流行歌曲的Remix版,好不好听见仁见智,但原PO说了这句“要开就要摇”,到底是他自己比较“啦啦”,还是逛购物商场的人比较“啦啦”,答案昭然若揭。

sutera_mall_bg.jpg
Sutera Mall。(互联网)
ksl-city-mall-jb.jpg
KSL City Mall。(互联网)

7. 网上看到打架闹事霸凌都是新山。你们可以有文化一点吗?

这让红蚂蚁想起本月初在新山茂奥斯丁(Mount Austin)一带的夜店发生了一起“男子递柠檬水给女生导致被女生男友揪人围殴”的事件。马国的斗殴事件其实也不仅止于发生在新山,且大多数新山人应该还是相当有文化的。

20190502CPKK40c_JOHOR_GANG_FIGHT.jpg
本月初一名青年因为在夜店给一位女生递上柠檬水而被聚众围殴。(中国报)

8. 去什么Austin的地方喝酒,未成年的屁孩多过成年的,小小年纪喝酒很帅?只会pasing gorek……

这里的Austin所指的应该就是上文有提及的茂奥斯丁(Mount Austin),售酒场所一般都有年龄限制,或许只是那些人长得比较年轻?毕竟红蚂蚁在新加坡的超市买酒品尝也会被要求查看证件(拨头发)。至于Pasing Korek指的应该就是有抖音神曲“美誉”的《八神摇》(温馨提醒,魔音穿脑,点开前还请三思):

9. 一堆啦啦仔剪寸头,你们剪来剪去都是那副海鲜样的。

前面第2条才指控新山人爱剪喷泉头像啦啦仔,现在又不让人剪寸头。新山人表示:做人好难!

4e4a20a4462309f739081e7c7f0e0cf3d7cad67d.png
在四季如夏的国度修个凉爽的寸头好像也是很合理的事?(互联网)

10. 很多那种戴黑色口罩的。我问号?空气有毒是吗?

原PO指的可能是造型口罩(图),然而也不能排除戴口罩的人士或许是因为害怕传播感冒等传染病给别人。如此为人着想还得被骂,何其无辜。一些网民也解释,戴口罩的新山人有可能是天天往返新马两地工作的马国劳工,行经关卡时因卫生原因而佩戴口罩。

21826256349660_655_m.jpg
造型口罩,卫生和装扮两相宜。(互联网)

新山民众:勿以貌取人

《中国报》报道,该贴文引起轩然大波。有新山网民大方承认自己所有特点全中:

“嗨,我是考试考全A的啦啦仔。I love jb(我爱新山)。”

也有许多网民促请原PO尊重他人及尊重自己,切勿以貌取人或随意批评他人的时尚品味。

《中国报》也走访了在该贴文里“中招”的两座购物商场,即五福城广场(Sutera Mall)和KSL。五福城广场经理陈慧霜告诉记者,该购物商场是根据各年龄层的顾客需求而打造的,更重要的是顾客能够舒适地在商场内购物。

在KSL工作的理发师郑圳江(25岁)告诉《中国报》,自己虽然有纹身、抽烟、喝酒,出街带手拿包及染发,但自己每天都认真上班,因此从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啦啦仔”。

jb190513clse03.jpg
郑圳江认为自己努力工作,人们不应该凭外表就评定一个人是“啦啦仔”。(中国报)

另一名受访的王先生(24岁,在新加坡担任辅警)则强调该贴文列出的几项特征,纯粹是个人装扮的选择。对于自己的风格被归类为“啦啦仔”,王先生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其余的受访者也纷纷强调不介意被别人成为“啦啦仔”,但也希望网民切勿草率地通过一个人的外貌评断个人的价值。他们告诉记者,不少外表看似“啦啦仔”的人,其实内心非常善良。

由于该贴文引起巨大争议和广大网民的批评,“Utar Confession”事后已将该贴文撤除。

“啦啦仔”或“Ah Beng”之类的称谓究竟是否带有贬义,每个人或许都会有自己的诠释。但无论如何,外在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切勿通过以貌取人的方式否定一个人真正的内涵与价值。对得起天地良心,勇敢做自己,“啦啦仔”和“Ah Beng”也可以很Steady。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