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为取回护照98刀狂捅雇主 事前还写日记策划如何杀人

更新:
2019年04月25日 18:44
狮城女佣为取回护照98刀狂捅雇主 事前还写日记策划如何杀人
死者和死者丈夫。(联合晚报)

人心叵测

“我必须尽快执行计划,即使性命攸关,我也要勇敢。我已经准备好面对风险和后果了,无论什么风险,我都会面对,我必须做好准备去接受。我希望这个计划能顺利成功。我雇主的家人是我的目标。死!!!” 

开工一个月后的女佣达里雅蒂在日记里这么写道。

为何要杀人、现场地形、逃离路线、凶器放在哪个角落,这些毛骨悚然的细节,统统都在干案前被女佣一一记录在一本日记里,就好像要出国旅行规划的详细行程一样,只不过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杀人谋财版。目的仅仅是为了拿回雇主扣留在手上的护照并抢走雇主的现金,以便能买机票飞去香港与在那里打工的情人会面,一解思乡情。

为达到这个终极目标,女佣把女雇主拖到厕所内死命捅刀,还冷静地在旁观察,一旦看到女雇主还有生命迹象,就立即狠狠地多补几刀,直到确保女雇主完全死透后才罢手,前后一共捅了98刀。

女雇主的丈夫虽然尝试拯救妻子,却遭到女佣袭击,只能在旁眼睁睁看着妻子血流不止死去。

sm.jpg
死者萧金珠。(新明日报)

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达里雅蒂(Daryati,26岁)被控谋杀女雇主萧金珠(59岁),案件23日早在新加坡高庭开审。被告也另外面对一项企图谋杀死者丈夫王添顺(59岁)的控状。

这起骇人听闻的“日记预谋杀人案”发生在2016年6月7日晚上8时32分左右,行凶地点是在直落古楼(Telok Kurau)H巷50C号一个半独立式的三层楼洋房内。洋房住着女雇主夫妇,他们的两名儿子,一名媳妇和两名孙子,以及包括达里雅蒂在内的两名女佣。

杀人的女佣:雇主和雇主丈夫都很善良对我很好

达里雅蒂在开庭陈词中说,死者和她的丈夫为人都很好,并且很善良地对待她。红蚂蚁十分不解,对你很好你竟然还下得了手,亲手捅了98刀不止,还默默观察确保她死在刀下才罢休?这是什么逻辑?红蚂蚁的脑细胞真的不够用。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达里雅蒂对“善良”的人能做得出这么残忍的事?

达里雅蒂4月13日来到死者家里开工,主要负责打理家务。过了几天,她就开始严重地想家,以及在香港打工的情人。当时达里雅蒂心里反复想着:如何才能和他们见面呢?必须先拿到护照,再买机票回家。那如何能拿到护照和钱呢?

达里雅蒂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尽快实施杀人计划才能拿到钱和护照,因为护照被锁在女雇主卧室的保险箱里,而钥匙被她随身携带无法偷取。保险箱里也有首饰、珠宝和女雇主弟弟存放的现金,这样回家的机票钱也就有着落了。

这份思念督促着女佣缜密地计划如何杀人取回护照,并付诸于行动,在那名对自己“很好”“很善良”的女雇主身上捅下98刀。

用了约4周在日记上计划如何行凶 杀人步骤详细

达里雅蒂5月12日开始撰写杀人日记,那时她才到洋房打工约一个月。

她的一系列计划包括:与家中另一名女佣串通好,拿走雇主的钱和各自的护照,不过达里雅蒂并没有把自己的杀人计划告诉另一名女佣。

这名女佣2号的责任就是帮她把风,一旦喊出暗号 “jaga bawah”(印尼语“楼下把风”的意思),女佣2号就要立即关掉家里的闭路电视系统和总电源来转移女雇主老公的注意力。这样两人就能趁着电源重启的时间,从一楼的办公室里拿走现金逃走。

 📆 达里雅蒂的日记:5月12日

“我必须尽快执行计划,即使性命攸关,我也要勇敢。我已经准备好面对风险和后果了,无论什么风险,我都会面对,我必须做好准备去接受。我希望这个计划能顺利成功。我雇主的家人是我的目标。死!!!”

 📆 达里雅蒂的日记:6月2日(案发一周前)

达里雅蒂在日记内画出洋房的地形图,规划好抢夺护照和逃走的路线。

她也在洋房二楼藏好凶器。第一种凶器是Kukri廓尔喀反曲刀,就藏在主卧房的步入式衣帽间附近。第二种凶器是铁锤,藏在书桌旁。第三种凶器是短刀,藏在厕所洗手盆下的篮子里。

在达里雅蒂的计划中,Kukri刀和短刀主要是用来攻击女雇主,书桌旁的铁锤则是用来“孝敬”女雇主的媳妇,如果该名媳妇不巧在她行凶时从三楼下来,铁锤就能派上用场。(红蚂蚁看到这里实在为那份细腻且歹毒的心思感到不寒而栗。)

7-1_1.jpg
Kukri刀被称为“尼泊尔国刀”,杀伤力极强。事发约三周后,死者丈夫在死者衣柜里找到一把原本被大儿子收藏在床边抽屉内的刀子(示意图,非干案凶器)。(互联网)

 📆 案发当天:6月7日晚上8点 

达里雅蒂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规划好脱身路线、藏好凶器后,6月7日当天等女雇主的两名儿子离开后,她就动手了。

先是确保雇主的媳妇和孙子都上了三楼,这时只剩下女雇主一人在主卧房里。达里雅蒂于是把刀子藏在自己的裤子里,然后带上一条熨烫好的裤子到主卧房里,假装要拿给女雇主检查。

女雇主不疑有他,没想到达里雅蒂走近她时,突然从裤内掏出刀子架在她脖子上,命令她交出护照,并高喊“jaga bawah”(楼下把风)向另一名女佣打暗号,不过另一位女佣并没有按照计划行动。

女雇主随即放声大喊。这一喊,达里雅蒂就将女雇主拖入主卧房的厕所内。

捅完后默默观察 稍有动弹再来几刀 绝不留活路

厕所里发生的情节就更让人毛骨悚然。

达里雅蒂将女雇主拉进厕所后立即关上门,反复在女雇主的颈部、脸上和头部狂捅,直到她瘫倒在地,血流不止。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吗?

达里雅蒂就这样蹲在女雇主身旁,不是干别的,只是默默观察看她是否已经完全死透。

当她发现女雇主尝试起身时,立即拿起之前藏在洗手盆底下的那把短刀又捅了女雇主的脖子几下,确保对方完全不可能有一丝活路。达里雅蒂事后自己说:“任何一个人被捅这么多次,必死无疑”。

想救妻子的丈夫被刺两刀 现场成一片血海

控方证词指死者的丈夫在案发时曾大声呼叫妻子姓名,在得不到回应后尝试拯救妻子,却遭达里雅蒂攻击,脖子被捅了两次。

王添顺于9日早上出院回家,只见他头发有点凌乱,脸色略带憔悴,左额和颈项的伤口也都清晰可见。 wb.jpg
死者丈夫王顺添出院后伤口依然清晰可见。(联合晚报)

当时死者丈夫用螺丝刀撬开被达里雅蒂上锁的厕所门。门一开他冲进去时,伺机埋伏在旁的达里雅蒂就对着他的脖子捅了一刀,他随即将达里雅蒂制服压倒在地,但是在放手检查妻子的情况时,又被达里雅蒂捅上一刀。

最后他找到材料绑住女佣的手腕,将她压制在地。

案发时家人听到巨响以为隔壁洋房出事

这起蓄意谋杀案昨天(24日)续审。案发时在家的死者小儿子王伟豪(37岁)的妻子杨芝薇(27岁)在证词中表示,有听到两三次的惨叫声和呼喊声,接着还听到一阵巨响,但都以为是隔壁洋房传来的,就没多加理会。

约5至10分钟后,杨芝薇突然听到家翁不停大声地呼喊她,用她的话说就是:“从未听过他如此慌张!”

虽然听到家翁的叫喊声,她依然呆在三楼卧室没有立即下楼,直到另一名女佣告诉她:“Madam Mati”(夫人死了),她才马上冲到二楼,只见家翁一手紧捉着被告的手腕,一手握着刀和螺丝刀,脖子还在淌血。

医疗人员形容抵达现场时,那里是一片“血腥混乱”。

经法医鉴定,死者头部和颈部被捅78刀,腹部一刀,上肢19刀,还伴有头骨内多处面部骨折。可以想象死者当时全身是多么血肉模糊,厕所现场又是多大的一片血泊。

女佣满脸血对警察狡辩 家人全部崩溃

当警方抵达案发现场时,达里雅蒂已被压制在洋房前院,满脸都是死者喷溅出来的鲜血。毫无悔改之意的她张口就为自己狡辩。

第一名到场的警员罗斯兰(Roslan)说,女佣“轻声”告诉她,是雇主不满她烫不好衣服,从床底抽出刀子要攻击她,还把她的头推到水池中,她捅雇主的行为属于自卫杀人。

file6udst59s39y4lpu64os.jpg
警方事后封锁现场,进行调查。(新明日报)

小儿子王伟豪的书面证词显示,他在案发当晚8点多接到妻子的电话赶回家后,父亲绝望地告诉他:“女佣冷血地用刀杀了你母亲。”

小儿子当时气得一拳打向达里雅蒂,父亲也反复大喊:“我要杀了她!”

小儿子打了女佣后,上楼便见到同样赶回家的大哥王伟阳(38岁)抱着血泊里的母亲身体,抚摸着母亲的脸颊,想看看母亲是否会醒来。当然,血淋淋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回应,崩溃的大儿子一拳打向卧室的镜子,风扇也随即掉落。

知道母亲那具血淋淋软瘫的尸体再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后,大儿子走到一楼的神台,给母亲上了把香。

女佣有适应障碍症 或面临死刑

据心理卫生学院诊断,被告被诊断出在案发前两周开始出现适应障碍症(Adjustment Disorder)的症状,但问题不算严重,也不影响判断仍可以出庭。

控方认为,被告达里雅蒂既然没有精神问题,不应获得减轻罪责。若谋杀罪名成立,被告必须接受死刑。届时这位女佣的真容也会被公布。

女佣杀人的原因纯粹只是为了拿回护照与情人相聚、拿点机票钱回家。听起来完全是一个可以通过沟通就解决的问题,可是她却为此萌生杀人念头,又花了一个月撰写杀人日记。

很多事情的对错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如果当初没有心生恶念,或许达里雅蒂现在不是站在法庭,而是站在家人身边。

一旦获判死刑,她离家的距离就更遥远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