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私下是个怎样的人?

更新:
2018年12月19日 20:24
李光耀和夫人听放鞭炮
2006年农历新年牛车水亮灯仪式。内阁资政李光耀和夫人柯玉芝亲临牛车水观看鞭炮燃放。(海峡时报)

‘几乎’平易近人。

中国昨天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将“中国改革友谊奖章”颁给了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中方还评价李光耀为“推动新加坡深度参与我国改革开放进程的政治家”。李光耀是获颁该奖章的10名外籍人士之一,也是唯一的东南亚国家政治人物。

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李光耀是受人尊敬的政治家,那私下里的他,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红蚂蚁说的“私下”指的不是李光耀与同僚、下属或孩子们进行互动的那种“私下”,这些已经有相当多媒体都先后报道过。红蚂蚁说的是那种普通老百姓与李光耀私下的互动。

例如,空服人员在飞机上发现自己服务的客人竟然是李光耀,或临时被叫去帮摄影师忙,却赫然发现拍摄对象就是李光耀!在这种相对私密的场合下,哪怕相处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李光耀私下会是怎样的人?好相处吗?

红蚂蚁在Quora网站看到这个问题“李光耀私底下是个怎样的人”时,就好奇地咬了咬网民的答复,结果咬到两则近期用英文发表的《我所遇见的李光耀》文字记录,内容相当精彩,在此与蚁粉分享。

记录一:在飞机上为李光耀与夫人柯玉芝服务
撰文:Lynda Chan,新加坡航空公司前机舱主管(1981年至2003年)

我是在20多年前见过李光耀本人。当时我是新航头等舱空服人员,负责东京往返新加坡的航班。

那时,身为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出国依然和其他客人一起搭乘新航头等舱,吃的东西也是直接从菜单上选取,他只有一个特别要求,就是啤酒一定要喝常温的。他出行时会带上两名保镖,就坐在头等舱的最后一排,但从不会在飞行途中干扰我们工作。

李光耀先生出行时,美丽的妻子就陪同在旁,她时刻关注着丈夫所吃的一切东西,非常保护他。他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在飞机上总是聊个没完,对机上所有的空服人员都极为友好。

LKY and KGC.jpg
李光耀与妻子柯玉芝人前人后都非常恩爱,感情十分好。(路透社)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李光耀先生竟主动跟我开玩笑,还问我:你是哪里人(我是马来西亚人),问我未来有什么计划,还问我是否会考虑成为一名新加坡公民。

吃完晚饭后,其他头等舱客人都找我帮他们向李光耀先生索求签名或与他合照的机会,他也一一满足客人们的要求。头等舱的客人(无论什么国籍)都极为尊敬李先生。有一名客人,这个我记得很清楚,来自美国,在知道李光耀先生就在头等舱时,就主动走到商务舱去吸烟。

头等舱旁设有卧铺睡眠区(供机长在飞行超过10小时的航线上休息的区域),李光耀先生和夫人会去卧铺休息(往返东京和新加坡的飞行距离较短,所以机长无须使用休息间)。

进房后,李光耀夫人先帮先生拉好被子(我当时就站在旁边协助他们),当我转身准备帮他们关灯关门时,房里响起李光耀先生的声音:

“晚安亲爱的。”夫人柯玉芝立即答说:“晚安Harry(李光耀的英文名)。”

在飞机着陆前的一小时,他们醒了过来。那一刻,我鼓起勇气要求与他俩合照。

李光耀先生答说:好啊。不过必须等他梳洗一番,让自己变得“英俊”(handsome)以后。然后他就去浴室梳头发,梳洗好后,他笑着走出来,让我站在他和夫人柯玉芝中间,让其他空服人员站在他们两旁。

拍完照片后,他还主动问我想不想要他的签名!我简直乐坏了,立即拿出一叠飞机上的明信片,然后李光耀先生和夫人就在约10 张明信片上一张张签名。我自己留一张,其余的明信片分给当时在场的空服人员以及该航班的机长们。

LKY Signature.jpg
文章作者没有上传明信片的照片,但是红蚂蚁咬到一张李光耀先生在自己的回忆录上为读者留下签名的照片。(互联网)

这是我在新航服务22年当中唯一一次遇见李光耀先生,也是我整个事业中最难忘的回忆(没有之一)。直到今天我依然还记得整个相遇过程的点点滴滴,因为当时我很惊讶李光耀先生私下原来是这么好相处,而且‘几乎’平易近人('almost' approachable)。

噢,差点忘了说,在登机时,有许多乘客都对当时机上的额外保安措施感到很好奇,当他们看到李光耀先生步入机舱时,所有乘客立即站起来大声鼓掌,无一例外!当时的那一幕非常激动人心,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非常棒!李光耀先生受人爱戴、也非常受人敬重,我们将会永远怀念他……

回忆二:帮李光耀拍摄杂志封面照
撰文:无名氏(摄影师助理)

我有幸在2005年底与李先生不期而遇。我想在这里分享一小段回忆,至今仍历历在目。

那个偶遇发生在我从事摄影工作时(现在不做了)。我的一名好友问我是否愿意临时担任摄影助理,协助一名外国摄影师进行拍摄工作。我当下就答应了。

在拍摄前的一两天,我与(来自香港的)摄影师碰了头。他当时与我解说他想如何拍摄,时间多长(前后只有15分钟!)但他没有透露我们要拍摄的对象是谁,或者当天需要前往什么地点。

让我感到非常好奇的是,他一再叮嘱我拍摄当天一定要穿着得体,必须穿衬衫,还要带上护照。

拍摄当天,我们将所有器材装进小货车后……开着开着就来到总统府大门(我有点吓到)。直到那时那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要为《时代》周刊拍摄封面照,封面人物就是李光耀先生。

Time Magazine Cover - LKY.jpg
2005年12月12日《时代》周刊上的封面人物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周刊)

拍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直接说李光耀先生在拍摄过程中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个子很高,比我们任何人都高出许多,声音很洪亮(应该是常年演说练出来的吧),说实在的,当时我内心相当害怕。他那时应该已经80多岁了,行动起来却不显老态,说话清晰、非常仔细地观察注意着周边发生的一切。

他当时问摄影师(名字叫Paul Hu)来自哪里,摄影师答说他来自香港……然后很自然的,他就用洪亮的声音问我:

“你也是来自香港吗?”我答说:“先生,我来自新加坡,我是新加坡人。”他听完后的简短回答是:“我想也是。(That’s what I thought.)”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们与李光耀说得最多的,就是“先生,请多点笑容。”以及一些鼓励的话语。最终,我们只有5分钟拍摄。别忘了,那时我们还在用胶片相机(如果没记错,是Mamiya RZ67机型)。我在摄影生涯中手脚从未如此快过,在短短五分钟内,我要在宝丽来上作记录,注意打灯效果,还要快速更换胶片。

直到今天,我对李光耀先生私下的印象,除了敬重……就是敬畏。


听完这些故事,蚁粉们,如果你也有像他们一样有趣的故事可供分享,不妨投稿给红蚂蚁说说你们与李光耀先生的巧遇或偶遇,别让红蚂蚁等太久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