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35年后自首刑满  行动党前议员彭由国:我知错了

更新:
2018年10月25日 23:08
当年意气风发的彭由国,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
当年意气风发的彭由国,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海峡时报,郭跃男制图)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年意气风发的工会领袖彭由国,如今已经是84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前天(23日)居家服刑期满,重获自由并首次公开道歉:“我知道错了,知道是时候回来了。”

在讲述彭由国的故事之前,我们得先复习一下:谁是彭由国?

1970年代或之后出生的新加坡人没几个知道他是谁。老一辈的新加坡人肯定懂,但差不多也忘记他了。

pengyouguo ST 3.jpg
年轻时的彭由国。(海峡时报档案照)

84岁的彭由国担任过人民行动党议员,是曾经的工会红人。1970年起,年仅35岁的彭由国就相继出任新加坡工业职工联合会(SILO)秘书长、新兴工业雇员联合会(PIEU)秘书长,以及全国职工总会主席。

岂料,仕途如日中天之际,他在1979年因失信及违反工会法令而被控上法庭。他弃保潜逃,辗转到泰国过流亡生活。

Phjey Yew Kok with Devan Nair NY.jpg
1979年12月3日,彭由国(左)和时任职总秘书长蒂凡那(右)一起出席记者会。蒂凡那宣布,彭由国因为被调查而辞去工会三大职务。(南洋商报档案照)
pengyouguo old newspaper.jpg
彭由国在1979年底被控后,当时本地两大华文报《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都针对这起轰动本地工运和政坛的事件,作大篇幅报道。图为刊登于1980年1月8日的《星洲日报》封面版。

彭由国事件轰动全城,所引发的震撼力久久不衰。他当年如何成功出逃,多年来如何躲避通缉,民间存有不少猜疑。在人间蒸发35年后,彭由国突然在2015年6月自首回国,同样让人惊呆。很多人当时猜想,他会不会因为建国总理李光耀在同年3月逝世,所以才敢回国?

“我自知做错,也知道是时候回来了”

彭由国昨天接受《海峡时报》专访,在谈到为什么回国自首时,他说:“我自知做错,也知道是时候回来了。”

做错了回来,也因为错过了回来。

彭由国的律师2016年在庭上为他求情时说, 彭由国决定自首是因为“新加坡是他的家”,他希望能有机会修复与家人的关系,而不是客死异乡。彭由国在潜逃期间没见过家人,遗憾没能参与三名孩子的成长,更未见过两名孙女。

pengyouguo ST 2.jpg
彭由国去年10月24日起,获准纳入“居家宵禁计划”,在兄弟位于宏茂桥的住家服刑。本月23日,他的刑期已满,无须再佩戴电子追踪器。(海峡时报)

重获自由后,彭由国为自己所做的事致歉,也希望能被给予新的机会。他告诉《海峡时报》:“我必须为自己所做的错事道歉。如果身体条件允许,我也希望能够尽我所能,做回工会会员所做的事。”

能说中英双语和方言,迅速赢得工人支持

这位当年的工会红人又为工会做过什么事呢?

据媒体报道,出生在柔佛笨珍彭由国,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英语和方言,这成为他在职总工作的一大优势。上世纪70年代,本地劳资关系还没有完全磨合,劳资纠纷时有所闻,许多华人在裕廊一带的工厂打工,职总和亲共势力都在争取这些工人。彭由国迅速赢得工人的支持。在他的领导下,PIEU和SILO的会员人数都大幅度增加。短短九年内,工会会员人数翻了超过11倍。

pengyouguo.jpg
年轻时的彭由国。(海峡时报)

潜逃期间穷途潦倒    在泰国养猪当散工

但因为行差踏错,一位政坛红星瞬间陨落成通缉犯。在潜逃期间,生活穷途潦倒,因没有身份证或护照而四处躲藏,居无定所。曾养过猪、当过小贩、仓库看守员和油脂清理员。而且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越来越难找到工作。在自首前,在一间仓库当看守员,勉强度日。因为穷得没钱求医,他右眼早年完全失明,听力也严重受损。

彭由国在的求情书中,逃亡35年间,他在泰国艰难度日,每天都在担心会被逮捕。他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感到“羞愧和抱歉”。他很后悔当年潜逃出国,应该留下来面对和承担后果。 

2015年自首  被控挪用近46万元  判坐牢60个月

2015年,彭由国终于向新加坡驻曼谷大使馆自首,然后被押回新加坡。同年12月,他重新面控,控状包括失信罪、擅自挪用工会公款、教唆他人向查案人员提供假资料、教唆他人伪造证据、违反庭令。

他被指在1973年至1979年间,28次挪用工会的款项,以及两次擅自动用工会的款项,涉及款项近46万元。法官指出,从案情来看,被告像个惯犯,他有计划地在六年内犯案。

彭由国在2016年认罪后,被判坐牢60个月。去年10月24日起,彭由国获准纳入“居家宵禁计划”(Home Detention Scheme),在兄弟位于宏茂桥的住家服刑。前天他的刑期已满,无须再佩戴电子追踪器。

pengyouguo ST 4.jpg
彭由国:没人认得我了。

“我出门时都没人认得我了”

过去一年来,彭由国须按照当局规定的时间留在家中,每天只获准带上电子追踪器外出三小时。他经常乘搭巴士四处去见朋友,让自己熟悉已经变得陌生的城市街景。这位当年的工会头头告诉《海峡时报》:“我出门时都没人认得我了。”

大半辈子都流亡海外,当然没有人认得他;而他肯定也不认得这个在他消失35年间经历巨变的岛国。从在工会冒起到犯法、弃保潜逃、自首判刑到重获自由,彭由国的一生拍成一部电影,肯定很精彩。

彭由国笑说,目前的他看起来健康多了。“我刚回国时,报章上的我看起来很憔悴,就像生病的老人一样。” 结束35年不堪的逃亡生活,为35年前犯下的过错赎罪后,原本生病的老人,身心灵也变健康了。

作为一名曾经的体制中人,彭由国迟来的醒悟、自首和道歉很有警世作用。人生难有机会重来,不管是部长或高官,只要犯了法,法网总有一天等到你。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