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说:还好台风打“正”香港 否则后果更不堪设想

更新:
2018年10月02日 14:07
hongkongtyphoon
飓风山竹来袭时,香港街道上的行人寸步难移,手上有雨伞也根本排不上用场。(美联社)

香港人的大气和胸襟。

我不是刻意到香港感受9月16号当地有史以来最强劲的“十号风球”飓风,可就那么巧前两天平安抵达,15号火速办完珠宝采购,接下来几天留下和飓风中的香港亲密相守,不离不弃。

Mangkhut leaving Philippines.jpg
飓风“山竹”离开菲律宾岛打向香港。(法新社)

去年夏天难得齐聚全家大小十几个人飞到香港度假,当时也因为忽然而至的八号台风,我们几乎天天围困九龙区的酒店,偶尔也跑出去天星码头感受海面的强风巨浪。

Victoria Harbour.jpg
天星小轮在飓风后恢复正常服务。(香港中通社)

除了第一天去的黄大仙庙,以及小孩去的迪斯尼乐园,唯一全家成功一起去到的景点是大埔的林村许愿树,抛了橘子许了愿,就算来过香港了。另一个去得最多的地方是诊所,因为一半的人都在风雨中病倒了。

一个8号强风把人都弄病了,城市和巴士几乎空无一人,船只停驶,飞机停飞,那样的景象至今历历在目,人面对大自然的威力是多么的无助和渺小。

8号风球都能把人弄病 十号风球还得了?

因此,更强劲的“十号风球”还是令我有点好奇和念想,我的马来西亚和北京行家朋友,一买办完毕就火速更改机票,即日飞返家园,而我顺势就留下听风看雨好了。

对一个丝毫对天灾没有任何危机意识的新加坡人,这样的在灾难到底会怎样?破坏力有多大?香港人又怎样面对?这个7百万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又以怎样的姿态回弹和修复?

其实香港媒体数周前已呼吁民众要为这次风灾做好防范,因此16号开始我就呆在香港朋友一家大小位于大埔的三楼(顶层)村屋,乖乖在家目睹朋友一家如何应对风灾,电话问候全港各地的亲朋好友,趁电流未中断前通过电视和收音机了解外面的情况。

“风暴前的寂静”这句话原来不是空话

就在15日的晚上,暴风雨来临之前,我感受城市进入一种诡异的平静状态,夜色出现一片红晕,连空气都似乎压缩得令人窒息。我是一个不太流汗的人,那个傍晚下来,我汗如雨下,那种闷热甚至会令人有点恐慌。

那几天全香港听着新闻播报“山竹”飓风怎样横扫菲国吕宋岛,造成33人死亡,5万人疏散,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买好电池、手电筒、蜡烛、几天的粮食(菜市场的菜在一两天前被抢购一空),以及奔相走告朋友在15号11点之前赶回家。

Philippines.jpg
“山竹”飓风横扫菲律宾吕宋岛后到处住宅区都水位高涨。(法新社)

而我们老早买了门票去红磡体育馆看香港巨星徐小凤的演唱会,很高兴还赶得及,我们就在一片低压极度闷热的氛围中进入体育馆。

两位年事已高的台湾知名艺人青山和张帝也不畏飓风特地从台湾和中国内地赶来。大概是希望大家早看完早回家,演唱会提早5分钟后开始,应景的金曲“风的季节”和“风雨同路”都令大家听得如痴如醉。

演唱会结束11点多,九龙的天空还是沉寂得吓人,感受不到一点威胁,在一片井然有序中我们乘坐地铁回家。回家路上看到很多房子的玻璃窗已交叉贴上胶带,包括朋友平日满屋玩具的房子也收拾得特别整齐,似乎为一个未知的超级风灾做好准备。我就带着又期待,又有点担忧的心情入眠。

山竹真的来了

隔天8点起床,比平时早就是为了见证天气的转变,雨真的下了。睁开眼睛就收到一堆香港朋友的简讯,叮嘱我千万不可以出门,当中包括驻港的新加坡朋友,反而来自新加坡的家人一个都没有。

后来我才醒觉,新加坡人没有经过十号风暴是不会了解它的破坏力的,自然就不会发出叮咛,人之常情!

雨势在中午越来越猛,狂打乱击屋顶和楼房的墙壁,就好像被困在一个箱子里,有人在外猛力敲打一样。

Mankhut-HK Streets.jpg
不少香港建筑物的玻璃幕墙在飓风中被摧毁。(法新社)

没一会儿我们发现雨水从落地玻璃窗渗水进来了,我们急忙拿桶和抹布擦拭,但是水量太大,我们轮流站岗擦干水,这个时候我们发现露台的天花板洋灰一片片剥落,但是雨势太大,根本也无能为力。

Mankhut-HK Streets02.jpg
雨势过大,走在路上全身上下无一处是干的,连鞋子也被吹走。(法新社)

因为风大雨大,我们刻意远离所有的窗户,可是有那么一刻,我和朋友还是好奇的挨近落地玻璃细看外面已模糊一片的景观,却被雨水狠狠隔着玻璃“碰”一声扑向我们,感觉被打了一记耳光一样,吓得我俩马上弹回客厅中央。

Mankhut-HK Streets03.jpg
香港低洼地区全积满水。(法新社)

我们甚至在那关键的数个小时刻意保持清醒,谁都不准睡午觉,时刻留意万一玻璃被打破,或更多雨水渗进来、停水或停电的应变措施。此时香港朋友陆续发来楼层摇晃得厉害和吊灯摇摇晃晃的信息,大家都希望这场风暴赶紧过去。

hongkongeseinwater.jpg
水中挣扎的香港人。(法新社)

还好电源没有完全没切段,只以低压形式允许我们有几个小时局部性用电。在黑暗中,我们第一晚的烛光晚餐用瓦斯炉来准备,不是浪漫却是必须的!

十号降至三号风球 香港人风雨不改照旧上班

雨势终于到入夜时分缓和下来变成三号风球,这意味着全香港人在17日的星期一早上必须上班。我们完全无法想象屋外是什么状况。

早晨5点半一位住北部上水的香港阿姨已经准备早点出门去机场上班了!可是地铁没有通车,怎么去呢!?最后坐上同事的顺风车,可是一路都不顺,因倒下的树和拥挤的交通路况,我们早晨十点半再醒来的时候,她竟然还塞车在路上,花了五个半小时才到公司。

Bus stop after Typhoon.jpg
巴士车站被倒下的树击中,乘客干脆走到路中央拦巴士。(卢丽珊摄)

一个在大埔工作的媒体朋友也叫不到计程车,小巴司機剛通知要改路線,原路線因樹倒封路了,地鐵和火車班次減少,車速也放慢。

即使迟到,即使知道路况很糟糕,她们还是一支箭的奔赴工作;我是新加坡人,我可能第一个念头是给自己请假,不会去上班!

直到我们当天早上走出去看眼前的情况,我对这些风灾之后第二天毫不犹豫去上班的香港人表示敬意。原本要出去市区参加展览会的我,当天真给自己请假!电视画面频频播报局部通车地铁后,某些地铁站拥堵的情况,犹如多年前的新马关卡一样,我还是避开为妙。

HK after Typhoon - Back to work.jpg
台风隔天,港铁挤满了提早出门上班的人潮。(法新社)

我们带着一家大小抱着巡视灾情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步出大门,眼前一幕真把我们吓坏,简直是满目苍夷,惨不忍睹,很多大树连根拔起,或吹得东歪西倒,还有脚踏车被吹到树干上被纠缠一起。

我们一路走到林村的许愿树,去年拍照留念的大树倒下了,可是供旅客丢橘子的假树却丝毫无损。餐馆的老板娘对我们说抱歉,说棚子都被吹到了,今天暂时没有东西吃。

treesdown.jpg
大树已经都被被拦腰折断。(卢丽珊摄)

我们一路走一路帮助摆正倒下的环保铁箱或可能绊倒人的大树干。带着惆怅的心情跨过一棵棵牺牲倒下的大树,我们回到还是没完全恢复电源的房子,没有冷气,没有互联网,又再过第二晚的烛光晚餐,我们只有苦中作乐,闲话家常,保护心情愉悦。

Typhoon11.jpg
放晴了,许多香港写字楼都“漏风”了。(卢丽珊摄)

天灾当前,人类的一些小怨言都显得不足挂齿。吃过晚餐没多久,在闷热之中忽然重见天日,电灯亮起来,冷气开始操作,电流终于恢复正常,我们手舞足蹈,高声欢呼!

到了18日,我也没有借口不工作了,基本上香港是个建设完整的地方,风灾之后经过一天的混乱不堪,接下来的一天地铁和巴士大部分恢复正常。

我轻轻松松的回到展会继续工作,感受这个蓬勃社会的超强韧性和修复能力。当然直到现在,倒下的树还是无法一下子清理完毕,也因此掀起更多的社会话题包括是不是该体恤员工风灾隔天宣布停工,而不只是停课数天、以及如何处理倒下的树木等。

香港的零死亡率不是凭空而来

经过风灾一役,香港的死亡率是零,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除了说明基建和土木工程的先进和完整之外,我也看到香港人高度的公民意识和配合度,才会让一场原本破坏力无限的灾难程度减到最少最低。

我的香港友人感性地说:

还好台风打“正”香港,而不是其他邻居地区,否则后果更不堪设想!

——这就是香港人的大气和胸襟。

从大埔到湾仔的地铁旅程中,我看到一个身着运动服的青年男子忽然弯下腰,去捡起我座位前方地面一只无力扬着翅膀的美丽蝴蝶。他温柔的用手指轻轻把它的两片翅膀夹起,然后把蝴蝶放在窝起的手掌心,速速的把蝴蝶救出去。

香港,被狂风巨浪冲刷一遍后,一定也能像那只受伤的蝴蝶振翅飞扬,美丽如昨。

后记

我在香港风灾后刚写完这篇稿,日本随即又遭受“谭美”台风的袭击!另一边厢,纵使香港已恢复平静,但是惊人的灾后清理工作还在进行当中!

香港媒体报道,这次超级风灾被毁坏的树多达4万6000棵,其中11棵是珍贵品种,受到官方保育的品种。

为此,政府将旧启德机场的空间用来存放树木,面积有12个足球场那么大。

更令人难过的是印尼也传来地震和海啸噩耗,最初仅300多人的死亡数据实在令人无法相信,果然随之出现岸边哀鸿遍野的恐怖画面出现,才惊闻死亡人数可能远远不止。

不管是印尼、日本还是香港,都是国人常去的地方,没有天灾的新加坡人是何其幸福,过得如此安逸,正因为这样,我们出门在外要有所警惕四周存在的种种危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