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妈妈桑,难道没有年纪更小的?”

更新:
2018年09月11日 17:59
Batam Sex Workers
峇淡岛妓女们坐在玻璃窗后等待客人的青睐。(亚洲新闻台)

没有需求就没有伤害。

越来越多新加坡男子在前往峇淡岛寻花问柳时,无论是17岁少年或是75岁老头,都喜欢问当地的妈妈桑同样的问题:

“有没有年纪更小的?”

买春不设限,年纪越小越好

几岁才算小呢?事实证明,没有最小,只有更小。

峇淡岛城市警察部队属下的妇女与孩童保卫队队长德勒芬妮近日告诉《亚洲新闻台》,她记得保卫队去年拯救过的年纪最小的受害者,是一名年仅4岁却已遭性剥削并进行非法人肉贩卖的小女孩。

被问及这名年幼的受害者是否也是一名雏妓时,这名女队长面不改色地答说:

“目前还没有,但迟早会是。”

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2016年的数据显示,峇淡岛上有1000名雏妓。去年,国际终止雏妓组织(ECPAT)声称,峇淡岛的雏妓人数正“持续不断增长”,但该组织没有公布具体数据,只说这些雏妓一个晚上必须接待8名客人左右,大多数客人都来自新加坡。

underage sex worker.jpg
在新加坡,2012年轰动本地的网上嫖雏妓案中,共有51名男子涉嫌嫖同一名雏妓而被控,当中包括校长、教师、商人、军官和警监。(海峡时报)

援助妓女的“卫生与人道主义基金会合伙机构”(YMKK)的员工胡赛妮受访时说:

“其实有很多新加坡男人参与这项‘活动’,而且都能逍遥法外——只因为这里是峇淡岛。”

虽然目前没有最新的详细数据说明究竟有多少新加坡人或游客到峇淡岛买春,但根据国际终止雏妓组织的观察,这些嫖客除了峇淡岛的当地居民之外,以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为主。

峇淡岛是新加坡好色男的后花园

该组织告诉《亚洲新闻台》:“很多40岁以上的中年新加坡人,就是我们口中的‘apek-apek’(老伯)会到峇淡岛找年龄介于13岁至17岁的雏妓发生性关系。他们通常都会通过当地的德士司机帮他们拉皮条,并开车载他们去找这些雏妓。由于需求量太高,根本不可能杜绝岛上的嫖雏妓风气。”

据统计,10年前每星期六都有约600名新加坡男子到峇淡岛寻芳。《海峡时报》曾报道说,每10名到峇淡岛嫖妓的寻芳客,就有七八个是新加坡人。许多被拯救的雏妓也说,她们的嫖客绝大多数都来自新加坡。

10年后,这个数字有增无减,而且越来越多客人喜欢嫖雏妓,因为他们认为雏妓比较干净,嫖她们比较不会中爱之病。其实,一名雏妓到了15岁时,恐怕已经陪过好几百个客人,哪里还会安全?

从新加坡坐渡轮过海,只需40分钟就能抵达峇淡岛的“温柔乡”。峇淡岛上目前最著名的“温柔乡”就是名古屋城。

Only Taxi drivers know the road.jpg
峇淡岛上的妓院入口都很隐蔽,只有当地德士司机才认得路。(亚洲新闻台)

《亚洲新闻台》记者抵达暗巷纵横交错、低俗的霓虹灯招牌遍布的名古屋城后,走进一家在谷歌地图上被标注为按摩院的场所,一名妈妈桑立即迎出来招待并使出浑身解数推销她身后坐在玻璃窗后面的小姐们。在峇淡岛,这些妈妈桑被称之为“妈咪”。

妈咪向记者吹嘘说,许多新加坡人都喜欢光顾她的店,正说着,两名看上去只有20多岁的新加坡年轻男子就走进店里,一起进门的是帮他们拉皮条的德士司机。

两名男子一走进门,就伸手与妈咪击掌(high-five),一看就是熟客,然后就开始用眼睛“扫货”,边看还边问妈咪哪个小姐最年轻。妈咪给他们指了一个身材根本还没发育好,相当矮小的女孩说:“就这个。我们通常对外说她18岁。一晚150万印尼卢布(约142新元)。”

其中一名新加坡男子用眼睛上下打量后再次开口:“没有年纪更小的吗?”

卖淫只为了还债 家人不知道她们被骗卖淫

名为“蜜糖”(假名,Honey)的雏妓(19岁)在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声称,她17岁开始卖淫至今两年,接待过的新加坡嫖客比其他国家的客人都多。

Sex Worker Honey.jpg
蜜糖(Honey)开始接客时才17岁,却在当地算老了。(亚洲新闻台)

蜜糖说:“他们(新加坡嫖客)都喜欢年轻美眉,有时候他们会问我可不可以变得年纪更小一点——甚至让我装成年纪更小的样子。”

蜜糖还说,她17岁“出道”已经算老了,和她共事的其他雏妓都是15岁甚至更小的时候下海。妈咪们一般都会教她们在告诉嫖客自己几岁时,在实际年龄上增加5岁至6岁。即使最终嫖客发现了她们的真实年龄,一般都不会为自己刚刚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而觉得惊讶或内疚。

蜜糖在受访时手里握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她与妈妈的合照。照片里的两人都戴着头巾,标准的穆斯林女性的装扮,笑得非常开心。蜜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

Honey and mum.jpg
蜜糖的手机屏幕是她与妈妈的合照。(亚洲新闻台)

她轻声地说:“我其实有些罪恶感。但我都已经这么做了,还能怎么办?”

蜜糖每晚都得上班。她跟妓院签了三个月合同,用嫖客打赏她的小费来偿还150万印尼卢布(约142新元)的债务。这笔债是妓院强加在她身上的,只因为她从茂物坐飞机前往峇淡岛时迟到了。

如果不能在指定期限内偿还债务,蜜糖就不能回雅加达与妈妈和5个哥哥们团聚。她的家人至今还相信她是在峇淡岛上的一家咖啡店工作。

没有读完小学的蜜糖说:

“我会这么做就是为了赚钱,这样才能寄生活费给我的家人。如果可以有选择,我也不希望继续当妓女,但是我又没有学历,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即使我不做这行去做别的,一旦做不成,会不会再重操旧业?我真的不知道……我只希望能遇到一名喜欢我的男人,让他带我离开这里。”

雏妓每接待一名客人,只能赚取不到5新元

多数的雏妓都不是峇淡岛当地人,而是从外地被骗来的。国际终止雏妓组织去年的报告显示,她们通常都是被骗来当售货员或餐馆侍应生,每月可赚取当地最低工资350万印尼卢布(约330新元)。由于峇淡岛的最低工资比印尼其他地方要高出许多,因此人肉贩子就以此为饵,钓到不少未成年男女。

以一名13岁雏妓为例,她每次接客,妓院会收取客人30万印尼卢布(约28新元),其中20万卢布(约19元)必须付给妈咪,剩下的10万卢布,一部分必须用来支付“房费”,所以每次雏妓只能拿到5万印尼卢布(少于5新元)的酬劳。

加上她们一般都是坐飞机到峇淡岛,还有妈咪和皮条客强加于她们身上的杂七杂八费用,她们每人的债务虽然实际数额看上去并不多,却永远都偿还不清,也永远跳不出火坑。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虽然印尼男子在19岁、女子16岁时就可以结婚,但卖淫在当地是犯法的。

德勒芬妮告诉记者,根据拯救雏妓的Rumah Faye组织统计,峇淡岛目前有300多间妓院,分布在全岛各处,它们多数都以按摩院或卡拉OK等娱乐场所的形式出现。按照当地法律,如果在营业期间被警方发现进行“不合法的活动”,就会收到一封警告信,接获三封警告信后就必须关门。

不过这些妓院这边关了,马上又会以另一个名字另一种形象出现在别处。

YMKK组织的胡赛妮补充说:“关掉一间,另外三间就会开张营业。一开始警方也进行突击检查,但是一旦每月向妓院收取保护费后,就停止检查了。”

被拯救出来的雏妓必须先住在一个收容所两星期,这是印尼政府规定的,然后才被送回家。接下来的六个星期,例如Rumah Faye这类非盈利组织就会通过电话与雏妓们联系,查看她们近况如何。

Non-profit organisation rehab room.jpg
许多收容所里都有像这样的游乐场所让雏妓们在治愈过程中找回失去的童年。(亚洲新闻台)

Rumah Faye的蒂薇告诉记者:“她们的处境迫使她们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我们需要花一段时间来亲近她们。”蒂薇记得她手上至今最棘手的一个案例,就是一名13岁的雏妓,必须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取得对方的信任。管理这名雏妓的龟公为了控制她,甚至迫使她染上严重的毒瘾。

要杜绝供应必须从需求着手

随着网上卖淫渠道的盛行,现在根本不会在妓院里找到雏妓,因为她们直接在客人网上下单后,就被龟公送到酒店客房里,更加难以追踪。

比较棘手的是,峇淡岛酒店的前台员工即使看到一些不正常的现象,例如一名成年客人带着一名小孩上楼进客房,或者一名小孩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被皮条客送到酒店,这些员工也会视若无睹、缄默其口。

德勒芬妮说,警方正与酒店一起合作来培训员工应对上述情况。她旗下的9名队员也正与网络部门的同事合作取缔网上卖淫活动,并监视在当地非常受欢迎的面簿和微信平台。

“除了做好预防工作和帮助受害者之外,我们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需求方面着手。”

新加坡人与永久居民在海外嫖雏妓也犯法

红蚂蚁想对“apek-apek”说,你知道吗,身为新加坡人,嫖雏妓是犯法的,新加坡早已在2008年立法,举凡与18岁以下的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的新加坡居民和永久居民,将触犯刑事法典第376B条。被定罪者可能被判坐牢7年并罚款。

别以为出国嫖雏妓就不犯法,这条法律是跨国界的,触犯条例者将在相关的第376C条例下被控。

也别以为印尼那里不会抓人,已有几名新加坡男子在当地被抓。其中一人就是46岁的阿兹里。法律文件显示,他在当地鸡奸了一名12岁男孩(代号078),还强迫对方在不同场合帮他口交。阿兹里还将078带到酒店与到访峇淡岛的新加坡朋友一起“众乐乐”,每次收取30万印尼卢布(约28新元)。

阿兹里被印尼警方逮捕后被控坐牢13年,并罚款1亿印尼卢布(约9000新元)。

有孩子的也请想想你们家中年幼的儿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