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笔买下牛车水周边40栋老店屋 这个新加坡人想干什么?

更新:
2018年06月20日 22:22
Ashish Manchharam
牛车水安详路尽头的一排角头店屋,也被阿希施创办的8M房地产买下改装成20间房的精品酒店安详屋(Ann Siang House),今年3月1日开幕。(海峡时报)

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

他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在牛车水与周边中央商业区拥有超过40栋老店屋的第四代新加坡人。

这些老店屋目前的市值保守估计约有5亿新元,而他这个星期才刚庆祝40岁生日。

这名新加坡男子就是阿希施·曼驰赫拉穆(Ashish Manchharam)。以前他认识很多人,如今很多人都认识他。

20180620-Ashish Manchharam BW.jpg
阿希施·曼驰赫拉穆(Ashish Manchharam)。(商业时报)

2014年,阿希施与几名投资伙伴一起创立了名为8M的房地产投资公司,短短四年,8M就“横扫”了市中心黄金地段位置绝佳的40多栋老店屋,然后将它们内部翻新后打造成新的餐饮概念、精品酒店或者中长期服务公寓。

2016年,8M犹如一匹后来居上的黑马,创下了当年全新加坡成交额最高的店屋交易,以5700万新元买下丹绒巴葛路的五栋相邻店屋单位。这也是新加坡2011年至2016年期间最大宗的单笔交易。

Tanjong Pagar.jpg
被8M买下的丹绒巴葛路五栋相邻店屋。(8M官网)

随后,8M又买下了牛车水昔日的花街柳巷——恭锡街(Keong Saik Road)上的10栋相邻店屋,将它出租给丽雅酒店(Naumi Liora)。最新消息显示,阿希施又想出了一个新点子,不做酒店了,以年轻人为目标客户,将这10栋相邻店屋的内部改头换面成服务公寓,预计今年11月能竣工重新开放。

55 keong saik road.jpg
恭锡街55号外观。(8M官网)

阿希施上星期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说,这个新的服务公寓是一种“共享生活”(co-living)概念,一共有62个单位,厨房和洗衣空间都是共享的,适合短期和中期租户。他说租金方面肯定会比中央商业区的8M服务公寓来得优惠,让那些想尝试独立生活的年轻新加坡人“更能负担得起”。

55 keong saik road (interior).jpg
恭锡街55号单位内的客厅效果图。(8M官网)

牛车水安详路尽头的一排角头店屋,也被8M买下改装成20间房的精品酒店安详屋 (Ann Siang House),今年3月1日开幕。

20180620-ann siang house (exterior).jpg
安详屋外观。(Ann Siang House官网)
20180620-ann siang house.jpg
安详屋内的客房。(Ann Siang House官网)

8M最近还乘胜追击,成功标下驳船码头与新桥路一带的核心中央商业区黄金地段的10栋永久地契老店屋,总成交价8250万新元。这些老店屋都是本地著名已故潮州银行家李伟南家族名下的产业。李伟南当年是华联银行和四海银行的创办董事。

20180620-Boat Quay (JLL).jpg
位于驳船码头一带的10个老店屋都属于李伟南家族的伟记公司所拥有。(仲量联行)

阿希施准备明年将新桥路的那五栋店屋发展成小型公寓(studio apartment)和餐饮设施。

27 - 33 New Bridge Road.jpg
新桥路的五栋店屋。(仲量联行)

目前,新加坡历史保留区内共有6760栋老店屋在本地法令下受保护,在不改变建筑外貌的前提下,可以根据已批准的商业用途或居住用途将内部适当改造。除了8M房地产之外,购买这些老店屋的本地“大地主”还包括Clifton Partners 和 Silkroad Property Partners。

外国买家则包括香港Arcc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Tony Chen、西班牙富豪Ricardo Peralta,以及1993年到澳洲和英国发展房地产后返回新加坡进军房地产,现为历进发展私人有限公司(Region Development )执行主席的郭瑞汉医生。

世邦魏理仕(CBRE)研究部主管(新加坡及东南亚)沈振伦告诉《海峡时报》,8M和其他的买家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不仅仅只投资在店屋的外在建筑上,他们的团队还会进一步为这些店屋量身制定出不同的内涵。”例如,8M改造了厦门街的店屋后,还会举办街头派对为整条街的氛围加温。

112-116 Amoy.jpg
8M所买下的厦门街112号至116号店屋。(8M官网)

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

别以为阿希施肯定是含着金汤匙出生,所以才能任意一掷千金,他出生时,家族虽然从商,却不是富贵人家。阿希施从小到大都住在老店屋里,所以对新加坡的老店屋有一种难以言喻又割舍不断的深厚情感。

阿希施的曾祖父1908年从印度西北部的古吉拉特邦远渡重洋来到南洋开拓布料纺织生意,生意上了轨道后就在甘榜格南一带定居下来开枝散叶。阿希施出世后就一直住在巴梭拉街(Bussorah Street)的老店屋里,左邻右舍都是老街坊和亲朋好友。窄窄的后巷承载了他们踢足球和打板球的珍贵回忆。

bussorrah-street.jpg
昔日的巴梭拉街。(Roots.sg)
20180620-Bussorah.jpg
巴梭拉街如今已成为苏丹回教堂外著名的商业步行街。(互联网)

直到今天,阿希施还清楚记得,每逢屠妖节,父母会带着他和哥哥一晚上走访至少20户亲戚,因为他们全都居住在同个地区。

Ahish Manchharam at family shop on Arab Street during Diwali.jpg
1982年,被爸爸抱在手中的阿希施与父母和哥哥在屠妖节合照。(阿希施提供)

阿希施也告诉《商业时报》:“爷爷以前总是给我们小孩每人一块钱买糖吃。他总是告诉我们必须明智地花钱,而且要非常清楚手上这一块钱的价值。”

阿希施的哥哥尼基尔爆料说,阿希施的“创业精神”从小就显而易见。“他呀,总是随身带着一个盒子,里面装满各色糖果,然后四处推销售卖。” 阿希施听了笑着补充说:“是啊,我总是用那些钱以批发价格买入大量的糖果和快熟面,然后以零售价卖出赚钱。不过我都是偷偷做。”

五岁那年,他们举家搬迁至克拉码头附近的里峇峇利路老屋。阿希施的家族早期买下甘榜格南一带的几栋旧店屋,以及苏丹回教堂旁边哈芝巷的几栋老店屋,并在1991年5月成立了家族生意——Manchharam房地产私人有限公司来管理这些老店屋。

在2000年初期,这些老店屋多数被租来作为仓库,但渐渐地,有越来越多本地年轻人想要在老店屋开店,例如独立服装店等。阿希施说,过去15年来,他目睹了老店屋商业概念的各种进化过程。“我看到了巨大的潜能,也反复思考应该如何在城市的其他地区加以落实。”

不稀罕继承 只喜爱创造

不过阿希施并没有参与家族的房地产生意,而是另辟蹊径,创立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因为他不喜欢继承既定模式,他喜欢的是“无中生有”的创造力。

11岁那年,阿希施被送往英国留学,然后在17岁时前往美国纽约罗切斯特大学修读经济和政治学。毕业后原本想到澳洲修读商业管理硕士学位,却突然被仲量联行录取,于是放弃深造念头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

他在仲量联行一做就是12年,专注于资金市场和投资买卖,最后擢升为东南亚区域的投资主管。2014年,他辞掉了仲量联行的工作,创立了8M。

阿希施说:“每个人的梦想不都是创立自己的公司吗?老店屋的空间是我非常熟悉的行业,而且这些年来,我亲眼看到这个空间的进化,非常清楚过去哪些做法可行,日后哪些做法能行得通。”

20180620-Ashish and Family.jpg
阿希施与创立了奢侈手提包品牌House of Sheens的太太希丽娜和一对儿女的全家福。(阿希施提供)

对于已婚且育有一男一女的他而言,自己当老板也意味着可以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投资金额易找 好的项目不好找

许多梦想创业的人都有很多想法但口袋就是钱不够用。

对阿希施而言,找钱却是最容易的,但是光有钱没用,要找到有价值的老店屋项目,才是有意义的投资,而这点,恰恰对他而言,却是最难的。

“不过,当你找到后,将一个老旧破烂房子的内部全拆出来,重新装修,赋予它新生、新的能量,将一个东西彻底改头换面让它光鲜亮丽变成一个可行的方案,这就是乐趣所在。”

老房子的改造有诸多限制

在创业过程中需要缴交学费的还包括不可预见的各种“头疼”问题。

阿希施说:“每一间老店屋项目要走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这些房子实在太老旧,有时候进去后才发现,许多不该出现的东西都出现了。”例如,图纸上明明没有标注柱子的地方,屋里却出现了柱子。”

另一个挑战就是人力短缺。一般上如果运营酒店,就必须聘请大量员工来每天打扫客房,所以阿希施决定走中长期居住模式,这样就能每星期打扫客房两三次,比较容易找到足够的人手。

在人生40的这个转折点,阿希施摸索到了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业与家庭俩平衡的生活模式。为了打造完美他可以耐心等候,在公司创立了四年多的今天,才设计出令他满意的公司品牌标志。

8M的“8”倒转90度来看,就是无限可能,“M”换个角度看,就是一扇稍稍开启的大门。

Owned and managed by 8M.jpg
8M的标志。(8M官网)

阿希施说:“在创业最初的几年,我们纯粹在测试市场,现在我们已经得到答案与验证。接下来我希望公司在规模上能比现在大上几倍。”

当一扇门开启时,背后可能隐藏着无限机遇,抓不抓得住事在人为,可以一念天堂,也可能一念地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