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是不是疲惫得无法感觉自己不幸福了?

更新:
2018年06月15日 15:00
Singapore Skyline - MBS
相对于俄罗斯,新加坡人口少,国家小,却制造了世界瞩目的财富。(彭博社)

新加坡人缺少世界级“休息”。

两位国立大学教授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人越来越不快乐。

不但本地学者的证据凿凿,我们在国际“快乐指数”排名也一样闷闷不乐,幸福感越来越少,排名越来越低。其实我们真需要别人告诉我们,我们不快乐吗?我们是不是连自己都已经无法感觉自己不幸福了?

20180614-UnhappyGuy.jpg
(互联网)

联合国将每年3月20定为国际幸福日,《世界快乐报告》也随之出炉,报告调查全球156个国家过去一年的快乐水平。评分标准为人均生产总值、人均健康和寿命、社会支援、自由度、慷慨度、贫富程度六大指标。

最快乐的国家是北欧的芬兰、丹麦和挪威等国家。我们的排名从去年的26名一路跌到今年的第34名,我们不要妄自菲薄,新加坡其实在亚洲算挺快乐的(台湾第26名),只是快乐指数减低也是报告清晰显示的。

20180614-Norway.jpg
在挪威峡湾开心地拍摄冰川照片的游客。(互联网)

其实我们看所谓最快乐的前几个国家,他们也属于富裕的国家,他们能又富裕又快乐,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根据环球财经杂志报导,以每人平均GDP计算,新加坡排第三,8万7082美金,仅次于产油国卡塔尔和排名第二的卢森堡。确实令人乍舌。

20180614-singapore skyline02.jpg
以每人平均GDP计算,新加坡排第三,8万7082美金。(彭博社)

在千禧年之交,有一个来自学术世家的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精英朋友慕名而来新加坡工作,他能流利的讲四国语言,还不包括俄语。

为什么新加坡?

我记得他说,新加坡人口那么少,国家那么小,却制造了世界瞩目的财富,而反观俄罗斯幅员那么辽阔,我们却没有那样的财富。他告诉我,你知道吗?新加坡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国家,我当时心里对自己的国家真心感到自豪,但是自豪不等于幸福,很快我就把自豪感和景仰新加坡的朋友都给遗忘了。

然而话说回来,新加坡人民缔造了惊人的世界级财富,是不是也应该享有世界级的幸福感,明显没有。

别误会,很多新加坡人其实是感到幸福的,只是这样的幸福来得非常疲惫和沉重。

那我们少了什么?我们创造世界级的财富,除了出现世界级的部长薪金,我们应该配得上世界级的幸福感,显然没有,我们还没有达到。那我们退一步希望世界级的财富会得到世界级的管理,有世界级的良知、悟性和才干,这样才能为付出世界级劳力和脑力的新加坡人创造配得上他们的世界级生活环境,不管是居住、休闲和退休生活。

20180614-CBDCrowd.jpg
新加坡中央商业区的人群步伐总是匆匆、脸上总是挂着疲惫。(海峡时报)

可是凡事不能怪别人,最大的问题是付出世界级的力量之后,新加坡人似乎疲惫和虚脱到不知道自己并没有得到相应的世界级“休息”甚至是“修复”过程。所谓“休息”就是匆匆打包搞到几近周身疼痛,经历多番 “耗损”的身躯以及快枯萎凋零的斗志,抓了护照和几件衣服就奔赴国外救赎求存,哪怕几天都好。

当然,他们不是到国外几近“贪婪”和习惯性有效率的在最短的时间看尽最多最多的湖光山色和名山大川,或者麻醉似的寻遍在世界各大小城市的知名餐厅或路边摊忘情的大吃大喝,就是疯狂购物,搜刮最昂贵的包包和名牌商品才能稍微平衡自己世界级的疲惫和空虚。

20180614-greenery.jpg
放假时,作者喜欢和几个好友一起亲近大自然。(作者提供)

最后我们连自己少了世界级的幸福感也感到淡漠和无奈,少了幸福感就容易产生不快乐和负面情绪。没有相应的修复自然年度一年的疲惫下去,逐渐失去调度自己资源和时间,思考社会变迁和国家前途的时间、意识和能力,习惯性把命运诉诸一个惯性的规律和模式,深怕任何改变都会让生活更加水深火热。

20180614-Happy smile.jpg
不丹被公认为全世界最快乐的国家,不丹小僧弥脸上的笑容干净得让人立即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宁静喜乐。(叶孝忠摄)

市侩一点来说,每个新加坡人内心深处最怕的还是失去这个创造世界级财富的机器,自己被这个机器所淘汰。也有可能自我陶醉,认为自己其实比很多人幸福就好了,不要要求太多,或者自己吓自己或被恐吓万一失去这样的模式,我们就会沦为邻近较贫困和落后的兄弟国家。于是经常会交替复杂的心情,即自豪和自傲自己财富无忧,却默默羡慕国门外原来钱少些也可以生活得更写意和轻松。

刚来俄罗斯最令我意外的是听到俄罗斯人口中的“休息”跟我们原来非常不一样。他们所谓的休息是彻底放松一下把自己弄到很远很远的滨海旅游胜地,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天天吃吃喝喝,游泳晒太阳把原来的自己修复回来,彻彻底底给找回来。最重要是把自己的心和身体都休息了一回,然后才回到原来的生活秩序中。

20180614-russian holiday.jpg
俄罗斯人的“休息”,就是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天天吃吃喝喝,游泳晒太阳把原来的自己修复回来,彻彻底底给找回来。(作者提供)

离开俄罗斯前我其实跟上述所描述的新加坡人相差无几,活着活着把自己逼到一个墙角,感觉自己动弹不得,生活中最期待的就是出国度假,怎么知道回来还是筋骨酸痛,疲惫剧增,然后又迅速投身到新的疲惫轮回中。

别误会,我可是很爱我之前的工作,跟同事相处得很好,可是怎么就是感觉无由地被疲惫一天天吞噬热情、理想(哪怕有一点点)和宁静的心灵,被一种略带焦虑和不安的责任感和束手无措的感觉驱动着走,拖拉着前行。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直到我醒觉并告诉自己其实自己并不幸福,我失去我应有的欢笑,甚至最终是被逼到非常非常不幸福的时候才察觉其实生活是不是可以换一个方式来圆满它。

20180614-elderly guy playing music.jpg
俄罗斯老人闲暇时会到公园玩手风琴,自娱娱人之余还能顺便赚些“咖啡钱”。(作者提供)

对照俄罗斯人的休息方式,再看看我自己的“休息”方式,才发现我一点也没有休息到,当然最后搞到人仰马翻。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去海边,最讨厌晒太阳,可是他们那样的活法还是有参考价值!

现在我又回到俄罗斯波罗的海最熟悉的城市里,挚友们一个个招待我,好朋友78岁的老妈妈把我从海边深处的谧静别墅开车载回市中心。一路上,她熟练的开着挂上俄罗斯国旗的小车子,一边诉说她68岁才开始开车,自己想载自己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麻烦孩子。

34394232_10156226949774564_685017901840728064_n.jpg
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路上车辆不多,适合老年人开车。(作者提供)

她又笑着说着她开始开车的趣事,一点也没有埋怨,一边还称赞自己有多棒!路上都是夏天翠绿焕发的桦树,在眼前无尽的延伸,棉絮和落叶在空中飞舞着,空气纯净得令你想大口大口的呼吸!

一个小时的车程里,老妈妈无数次赞叹着大自然有多美丽,树木有多翠绿,自己晚年才搬来的加里宁格勒是个多么好的城市,还频频问我可有看到,是不是也很喜欢这个城市?即使她天天看,她竟然没有任何的疲惫和怨言,从内心出发的语言也美丽得在空气中飞舞和盘旋,每个字都飘进我心里和灵魂里。

那一刻,我真的感到幸福,更真心觉得新加坡人也可以把幸福感找回来,要回来。首先要知道自己拥有世界级的财富,一定要找到世界级的幸福感。这绝对不只是金钱可以带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