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啊纳吉,你为何不马上“跑路”?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纳吉 najib
纳吉无语问苍天。(法新社)

三问纳吉

马来西亚大选一夜变天,纳吉败选原因固然值得深切讨论,焦点也放在纳吉倒台后将面对的下场,但在等待希盟政府风风火火的调查时,相信更多人对纳吉的行为纳闷不已,恐怕也只有他本人才能解答众人的疑惑。

虽然纳吉依然不时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帖文,但主要都在反驳或质问希盟政府的发言,没为大家释疑,于是涌现不同的揣测,当中最想问纳吉的三道问题又是什么?

●一问为何不马上逃出国?

执政者一旦倒台,除非是高风亮节,不怕秋后算账,否则肯定潜逃国外,邻国泰国不就正是最好的例子?前首相英叻仿效哥哥达信,在稻米渎职案宣判前潜逃出境,还毫不避讳在全球各地趴趴走,最近还有人爆料说她是用一本欧洲国家护照,并获得长达10年的英国签证。

选前每个人都认为纳吉应该会安排好后路,就连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也公开说:“(若希望联盟胜选)我听说有人计划逃走了,我要坐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大门口当保安,我看到‘那个人’,还有一个因为太重而被抛在后头的人。”

20180605najib and rosmah air tix.jpg
5月11日晚,互联网流传这张照片,显示一架私人飞机的航程信息,乘客名字就是前首相纳吉与夫人罗斯玛,行程就是12日早6点从马来西亚梳邦机场起飞,前往印尼雅加达。(互联网)

结果,媒体真爆出一架私人飞机的航程截图,乘客名字正是纳吉夫妇,计划在5月12日早上6时飞往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引起公众到机场围堵,试图阻挡纳吉上机。纳吉本人则在面簿上宣布要出国旅行,但最终因被政府禁止他夫妇出国而作罢。

20180605 rosmah arrives at macc.jpg
久未公开露面的罗斯玛今早抵达布城的反贪会接受调查。(路透社)

问题是,有人落跑也这么慢且高调的吗?

比较合理的推测是纳吉没想到自己会输。他的一位智囊团成员透露,选前纳吉预估国阵将获得133个国席,与2013年大选的成绩相去不远。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在观察到选民踊跃投票后,还表示国阵要赢得142个国席,犹如探囊取物。

媒体更爆料罗斯玛对“国阵大胜”的预测深信不疑,在选举结果未出炉前就拨电给不少国阵领袖的夫人报喜,声称133个国席已在囊中。纳吉的私宅当晚也为庆祝胜利而架设了白色帐篷和跑马灯,而祝贺广告也准备好将在国阵控制的报纸上刊登。

只能说是“物以类聚”,一味报喜不报忧,或者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只是明知自己的麻烦事不小且不少,曾是一国之首的纳吉竟然没有两手准备,还真是有点天真。

纳吉设计回复:我是真的没想到会输,那真的是晴天霹雳,我还连连眨了无数次眼睛才相信看到的大选结果,不然我怎会六神无主到两度拨电给安华求救?其实除了他,我想不到还可以打给谁了,马哈迪又没空听电话,身边的人都一直误导我,害我一直在穿“国王的新衣”。

●二问为何藏巨款在家?

如果一问的答案是纳吉没料到自己会输,既然都没为自己安排逃亡路线,又怎么可能想到或认为有必要在选前把财物运出国?唯一表现得较有头脑的应是“狡兔三窟”,但同样动作太慢,败选后才来乾坤大挪移,轻易被他人识破。

20180605 najib house boxes.jpg
马国警方从纳吉及家人的公寓中搜出大量名牌包包和行李,行李中装有好些国家的货币。(中国报)

开票当天就有人报警说一辆官车把至少50个爱马仕柏金包搬到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警方接着顺藤摸瓜,从柏威年三个公寓单位搜284盒名牌包包及72个行李。其中,35个行李装有26个国家的货币,共1亿1400万令吉,余下37个行李多藏着珠宝与手表,惟其价值尚未鉴定。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些财物是在大选成绩出炉后,自知大势已去的主人从官邸和私邸秘密转移到该处。

既然纳吉夫妇反应缓,行动慢,就别再追究为何没把财物早早藏好或移出国,比较好奇的反而是为什么把大笔现款放在家里?这不是电影中交赎金时的一两个“占士邦包包”或几个“红白蓝胶袋”就可装下的钞票,这可是过亿元的现金。

曾有人这样估算:马国通行最大面值的货币是100令吉,把一千张100令吉绑在一起,可形成一块“钱砖”,它值10万令吉;再把钱砖排成10乘20的面积,大约就像一张单人床的大小,它就有2000万了。这样叠个五层,高至成人的膝盖,看来就像一张单人床的高度,就有一亿令吉了。

在这个提倡无现金的时代,纳吉可真是反其道而行,有说是政治献金,那肯定也是不懂科技的土包,不知道网上转账,甚至也不知道支票的存在。

纳吉设计回复:不是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吗?用现金堆砌出床啦,椅子啦,坐一坐,摸一摸,看一看都让人振奋,是我自我激励的最佳方式。同理,爱妻就要用包包和珠宝来保持心境开朗,才能驻颜有术。至于地点,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若我还是首相,还有免费随扈帮忙jaga呢。

●三问纳吉可认错?

在开票当晚得知败选时,两名在纳吉位于大使路的私宅陪着纳吉的“军师”听到他嘀咕:“难道人们真的很讨厌我吗?”

若以上的媒体报道属实,纳吉恐怕到现在还不了解为何自己是全民公敌。换言之,他对过往所涉及的一马公司和蒙古女郎等丑闻仍坚持清白,坚持自己是无辜的,否则断然不会不懂自己和罗斯玛所招惹的民怨有多深。

20180605 najib and rosmah.jpg
警察进屋搜查,纳吉和罗斯玛累得睡在沙发上。(互联网)

被禁止出国,只能留在国内的纳吉还得面对警方的搜家调查,肯定知道自己涉及什么案件,只是从他不时在网上的帖文看来,纳吉似乎不认为自己有重大过失。尤其是当马哈迪和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国债达一兆,若每天摊还100万令吉,需要2739年才能还清后,纳吉批评政府领导没有放下“在野党心态”,发言不慎,还认为两人并未提供详情支撑,扰乱大马金融市场。。

林冠英则搬出数据,指单是联邦政府债务与政府担保债务,已占国内生产总值65.4%,但若加上政府须为“公私合伙”项目的租赁合约付款,此数额达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两者相加,债务总数为1兆零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80.3%。

纳吉接着“恭喜”希盟政府因无谓之举扰乱市场,导致股市大跌,还创下连续14天外资撤走的记录,还说(在他掌政时期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50.8%的水平仍远低于敦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时的103.4%。

20180605 najib xinhua.jpg
设计独白:我很烦,不要再问了。(法新社)

一来一往,纳吉指责政府选择性公开或隐瞒信息,甚至大言不惭地说对方危害马来西亚,只是纳吉也太宽以待己,严以律人了,没检讨自己,就开始指责别人,也不问问自己是否也有隐瞒之嫌,只挑自己有利的来说,更忽略到底谁是马国债台高筑的祸首。

按逻辑推理,纳吉真的是清白的,否则怎能如此“正义凛然”的跳出来主持正义,不然就是在巫术锻炼下懂得自我催眠,深信自己是被迫害的,不是自己的错,全是他人的错,就算你把证据放在面前,也会认为是捏造来陷害他的。

纳吉设计回复:我没错,没公开债务是不想影响金融市场,至于丑闻则是马哈迪他们联合全球多国一起来陷害我的。为何你们要相信希盟这些坏人,明明就是我带给你们繁荣昌盛的马来西亚,推行了多少前无古人的大型计划,一心为民竟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真是六月飞霜啊!

220518 najib 8.jpg
(互联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