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最后一只北极熊安乐死 它解脱了网民心碎了

更新:
2018年04月25日 19:54
Happy 27th Birthday Inuka
伊努卡去年12月26日庆祝27岁生日时,动物园为它送上一个特制的冰雪蛋糕和一张巨型贺卡。(联合早报)

再多的心理准备也抵不住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爷爷级的北极熊伊努卡(Inuka)今早9点半“安乐”地离开了人世。它走的时候,你我的一天才刚开始,它的一生却经已结束。

20180425-Bear Cub small.jpg
伊努卡刚出生时,体重只有500克,一岁时就长到30公斤。(保育集团)

1990年12月26日在本地出生的伊努卡,今年27岁。以人类年龄来计算,已达70多岁高龄,不但超过了野生北极熊15到18年的平均寿命,也超过了圈养北极熊的25年平均寿命。它也是全世界第一只在赤道国家出生长大的北极熊,一生中从未到过北极圈。

伊努卡的名字在北极圈原住民的因纽特语里的意思是“沉默的追踪者”(Silent Stalker)。有别于其他喜冷不喜热的北极熊,伊努卡很爱晒太阳,经常默默追逐阳光,还特别喜欢做日光浴,所以它有一个可爱的小名叫“太阳熊”,也是参观动物园的小朋友们的最爱。

20180425-Sun Bathing.jpg
爱做日光浴的伊努卡。(联合早报)

伊努卡过去五年陆续出现关节炎、耳部感染等老年病。它的肌肉萎缩症状更是随着年龄增长日益显著,下腹也出现伤口,相信是失禁和复发性尿道感染所致。

去年12月的某一天,伊努卡突然一早开始昏睡,直至傍晚才醒来。自那以后,它就开始服用止痛药,到了生命结束前已经在服用最强药效的止痛药,但是再多的药物也帮不了它。

20180425-Inuka Mouldy.jpg
伊努卡4月初与前来看它最后一眼的人们互动时,显得老态龙钟行动缓慢、身上也长满青苔。(联合早报)

今年初,它的情况急速恶化,到了4月初的体检,关节炎的恶化已导致伊努卡在行走时姿势僵硬再也抬不了腿,四肢尤其是脚掌严重受伤流血。由于体型庞大,受伤后,后腿的脚掌已无法承受自身重量,只能拖着身体前行,不但增加新的伤口,旧伤口也一直无法康复。唯有潜入水里,伊努卡的行动才稍微灵活些。

20180425-A Day in Inuka Life.jpg
《联合早报》3月5日为伊努卡制作了一个图片报道,阐述它一天的生活。(联合早报)

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今早召开记者会公布伊努卡的死讯时透露,由专业兽医和管理员组成的看护团队今早7点为伊努卡打了全身麻醉进行身体检查,体检结果不容乐观。

看护团队在上午9点半做出艰难的抉择,集体同意不要唤醒伊努卡,让它在全身麻醉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注射一种最适合熊科动物的化学药剂,在睡梦中安乐死。

红蚂蚁认为这次保育集团的对外沟通做得相当到位,伊努卡可能会被安乐死的消息两星期前就被各大媒体报道。线上线下的民众该骂的也骂过,到动物园看它最后一眼的也看过,道别也道别过了,按理说早该做好心理准备。但今早听到伊努卡离世的消息,红蚂蚁和许多网民一样依然怔住了,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疼。啊,就这样走了?

伊努卡的死,不少网民在心碎的当儿也上网发一发怒火。

一方面是认为看护团队擅自决定让伊努卡安乐死很不合乎道德。毕竟伊努卡不会说话,无法自行选择。为何不让它多活几天,顺其自然死去?

这名网民说:

“实在太伤心了!上星期一下午我才刚看到他在游泳和散步!虽然可以看出它已经衰老,但我不相信它的情况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必须强制让它安乐死!有时我真的很不理解人类。你们所说的人道理由是什么?你会基于人道理由让自己亲生孩子安乐死吗?我严重怀疑。在野外,有很多动物都是自然死亡,为什么你们不能让它自然死亡……你们所谓的人道理由我真的难以接受!安息吧,熊兄,没法给予你正义,我感到很抱歉!

另一方面则是呼吁保育集团千万别再引进新的北极熊,毕竟让北极熊长期生活在新加坡这种热带国家,十分残忍不人道。

有网民直接在保育集团面簿帖文上留言说:

“永别了伊努卡,我们会很想念你的。WRS(保育集团),请你们千万不要再引进北极熊,全世界都在面临气温上升,把它们关在这里(新加坡)很不人道。”

上述留言截稿时得到220多个点赞和表情,也引起网民热议。红蚂蚁咬了咬所有主流媒体的面簿账号,网民对伊努卡安乐死的留言更多是希望它能够安息,一路走好。

据《联合晚报》报道,保育集团的首席生命科学官兼副总裁曾文豪兽医博士在今早的记者会上解释说,野生动物老了之后通常就不能动,慢慢死去,但伊努卡在动物园的照料之下,所以动物园必须为它作出决定。

20180425-WRS.jpg
左起: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兽医部副总监马修医生、集团首席生命科学官兼副首席执行官曾文豪兽医博士、伊努卡管理员兼动物园动物管理副主任(食肉动物)莫罕。(联合早报)

曾博士说:“我和团队今早做了让伊努卡安乐死的决定,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难过的一天,但对伊努卡来说,这是很好的一天。这是对它正确的决定。”

他还说:“我们虽然想让伊努卡一直留在身边,但我们最终的责任是确保它的生活素质。在无法继续做到这点的情况下,更宽仁的做法是让它从长期痛苦中解脱。”

红蚂蚁不是兽医,但经常看野生动物纪录片里年老体力衰竭的野生动物,十有八九都被其他肉食动物盯上,成为它们的腹中餐。被圈养的伊努卡这几天气色虽然看起来不错,但身上长着青苔又行动缓慢的它,难免会唤起网民深深的同情,认为动物园没把伊努卡照顾好让它长青苔又生病,现在还擅自决定它的生死,根本就不尊重生命。

红蚂蚁想,他人的痛苦我们最多也只能想象,永远不可能真的切身感受。如果伊努卡真如看护团队所诊断的,正在承受巨大的痛楚和折磨,我们换位思考从看护团队的立场出发,最终会不会也同样做出“安乐死”的抉择?这个可能性相当大。

保育集团也在记者会上证实,他们不会再引进新的北极熊,伊努卡的“家”将在接下来几个月改建成海狮展览馆。早在2006年,动物园就对外宣布不会再饲养北极熊,伊努卡会留在新加坡是因为它在这里出世。

20180425-With mum Sheba 2.jpg
伊努卡的父母是分别来自加拿大和德国动物园的Nanook(那努克)和Sheba(喜娃)。图为伊努卡小时候与妈妈喜娃玩耍的情景。(保育集团)

2008年,动物园曾一度考虑在伊努卡的妈妈喜娃自然过世后,将它送去温带气候的动物园。不过,动物道德与福利委员会权衡轻重后认为,伊努卡并不适合搬家,最终决定让伊努卡继续留在本地动物园终老。

伊努卡被“安乐死”,最伤心的就是过去两年半一直在照顾它的管理员莫罕(41岁)。身为“保姆”的莫罕昨天一早就陪伴着伊努卡,确保它过得平静舒适。

莫罕说:“我们都是人,所以(今早的)那一刻令人情绪激动,但我们理解这是从伊努卡立场出发而做下的决定。”

许多网民也对莫罕对伊努卡无微不至的照顾感到动容。

这名网民留言说:

“任何父母都不该承受亲手埋葬自己孩子的痛苦。这是今天动物园员工必须承受的悲痛。他们在伊努卡出生那天就一直看着它成长。如果没有绝对的必要,我相信他们不会选择死亡。我对动物园,尤其是伊努卡的管理员们表示哀悼。你们已经做得很出色,尽心尽力地在照顾我们这名热带小子。”

伊努卡虽然走了,但这个事件仍未尘埃落定。保育集团今早也宣布伊努卡不会埋葬在动物园,而是会探讨是否要保留“部分伊努卡”作为教育用途。

都说“死者为大”,可怜伊努卡死后还不能入土为安,这是许多网民不能接受的。更何况,如果动物园今后不再饲养北极熊,为何还要将“部分伊努卡”用作教育用途?这个环节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变成下一个在网上引爆的公关危机。接下来就看保育集团如何接招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