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败类” 在外国人看来就是“无厘头的异类”

更新:
2018年03月14日 15:14
巨婴vs精日
(谢静怡制图)

人有人格,国有国格。

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一个新的词汇:“精日”。它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泛指在精神上把自己视同为日本(极右翼)的人。它并非官方词汇,而是互联网上一部分人给予某个特殊群体的称谓。

这个词汇的出现是因为近两年发生了几次受到中国社会和官方抨击的“精日分子”举止言行事件,包括,“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大和民族武士道精神”,或“公开侮辱(中华)民族英雄、革命先烈”,“拿民族伤痕开玩笑”等。

今年2月份,一名自称“获得财务自由”的上海青年男子在微信群中发表“南京(大屠杀)杀三十万太少”、“侮辱了怎么样”等言论,警方对其予以行政拘留5日。3月3日,该男子又跑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拍摄有侮辱性语言和低俗词句的视频并上传网络,侮辱向上海警方举报以及批评他的网友。他随即又被南京警方处以拘留。

据BBC新闻网报道,“精日”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军服迷”,“动漫迷”,“为了做网红”等等。此外,对于出生成长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年代的一些年轻人来说,早已无法体会什么战争的伤痛感。报道说,从很多“精日分子”的举动来看,他们可能更多受到当下一些流行文化的影响,或出于对当下现状不满,或出于经济利益考虑,才可能做出违反主流文化的“幼稚、荒唐”举动。

从中国的媒体讨论报道看,他们主要存在于网络之中,主要借着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作秀,散播言论、发布视频,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网民的关注和声讨。有不少网友就留言说,这人真的是“想红想疯了”、“无底线炒作”。

在中国两会(人大、政协年会)期间,“精日分子”被中国外长王毅斥为“中国人的败类”后,38位中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提案委员包括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冯远征、成龙等知名人士。贺云翱还说,“人有人格,国有国格。公民依法享有人格尊严权,国家也同样拥有国格权,民族同样拥有民族尊严权”。

“精日”人群多不多呢?据中国环球网报道,在主流媒体报道中,除了几例事件,关于该群体的资料少之又少。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热点,“精日”群体长期游离在公众视线之外,若隐若现。甚至可以说是极少数。

倒是,中国社会存在着另一类人群,他们的行为获得更多媒体曝光的机会,那就是“爱国巨婴”。根据网上资料,这一群人有三种特征:

1)  不分场合、时间、地点,上纲上线谈民族情怀、爱国之心;

2)  动不动扛出中国当保护伞,不管占不占理,反正都有使馆来善后声援;

3)  动辄抱团,没事加戏,把民事纠纷上升到外交矛盾。

王毅.jpg
(互联网)

“爱国巨婴”现象从何开始不好说,但相信与中国崛起有很大关系。另外,还记得王毅去年在“两会”记者会说过这么一句话吧?“哪里有困难和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中国外交官的身影,哪里就会有五星红旗在飘扬。”这一表态相信也激起不少中国人内心的爱国情怀。

电影.jpg
《战狼2》、《红海行动》电影海报。(互联网)

接着,去年7月由中国演员吴京所主导主演的爱国电影《战狼2》上映了。该片不仅成为中国史上最卖座国产英雄片(56亿元人民币,约11亿新元),大红大紫了一把,而且还在中共十九大会“加强思想道德和文化建设情况”的记者会上得到赞扬。今年2月,同类型爱国影片《红海行动》随之上映,票房和口碑双丰收。截至3月12日,累计票房已突破33亿元人民币(约同6.85亿新元)。

显然,这样类型的电影,“燃情”是主要的,“真实性”则变得次要。电影在对现实进行的艺术升华的同时,也培养了国人的爱国情操。然而,这也导致影片的后遗症逐渐浮现出水面。一部分的中国民众对国家的依赖出现“扭曲的心态”,一些哗众取宠的行径,使得这样的爱国情怀变了质:

一、机场闹事事件

2018年1月25日,日本东京成田机场

由日本东京飞往上海的捷星航空GK35次航班,因目的地降雪而导致航班被迫取消。180名搭乘该航班的旅客中,5名日本籍旅客自行离开机场,175名中国旅客滞留登机口。期间,中国游客在与机场警员发生冲突,竟一度合唱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进行抗议。

2018年1月30日,伊朗德黑兰机场

 

当日,德黑兰遭遇二十年不遇的大雪,机场关闭,约240名中国旅客滞留。一段视频显示,乱哄哄的机场里,一群中国乘客激动地不断高喊“中国”,引发众多外国人围观。中国使馆连夜介入,发表声明呼吁游客冷静。

二、巴厘岛火山危机事件

238fd58496cf6f140d4a43c367a6040c.png
中国驻登巴萨总领事馆在峇厘岛伍拉莱国际机场设立的“中国游客咨询中心”现场。(图片由中国驻登巴萨总领事馆提供)

印度尼西亚峇厘岛阿贡火山去年11月底喷发,当地机场紧急关闭,造成1万7000名中国旅客滞留。尽管峇厘岛存在明显危险,但还是有游客执意前往。据报道,外交部从去年9月起先后发布了12次预警,提醒中国游客当心峇厘岛火山爆发的可能性大,但还是有大批游客不听劝告。

28ebd18cb96d48dfb79fc2bae911e4c2.jpeg
(中国驻印尼使领馆截图)

事件掀起中国社会对公民“任性”出游的讨论。舆论批评,事件暴露出中国游客对自身生命的不负责,以及对公共资源的滥用。

有网民说:“在他们眼里,公共资源就是我家资源,想用就用,于是大摇大摆地去做死,出了问题就找政府,政府不解决就骂它不作为。政府解决了就视为理所当然,丝毫不觉得麻烦别人是件愧疚的事。”

也有网民说:“这是一种‘巨婴式公民心态’,他们剥离自己对自我的主体责任,完全把自己交给国家,像个孩子一样要求国家照顾。”

另一方面,也有学者说,政府的“战狼式”宣传太成功,也可能导致国民对“强大的祖国”产生过分依赖。为此,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就发文痛批国民丑态,称这些人动不动就呼唤祖国帮忙,是“社会主义巨婴”,同时也提醒中国游客别动不动在海外自导自演《战狼》续集。

究竟是自身格局不够大?还是是因为内心的自卑,怕被欺负怕吃亏,才导致巨婴现象的泛滥?

红蚂蚁认为,国家虽为后盾,但祖国不是你的保姆,没必要照顾你的需求,毕竟国家警力资源也是有限。是,你如今能出国旅游了,维权意识提高了,不想再吃眼前亏了……这些岁月静好,其实是意味着有人在其他地方正为你负重前行,只不过你没看到罢了。

“爱国巨婴”和“精日分子”都应该要意识到一点:你可以选择爱自己的国家或爱别人的国家,但行为不要走极端。多为别人着想,不要只想着自己爱干嘛就干嘛。“爱国巨婴”那股看似爱国热情、实为盲目冲动的行为,其实给“强大祖国”增添不少麻烦。“精日分子”不顾别人感受的滑稽行为,在中国外长看来是“中国人的败类”,在外国人看来是“无厘头的异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