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球风雨飘摇,掌舵团队难辞其咎 

更新:
2018年09月05日 14:30
新加坡乒乓总会卓建南李玉云
新加坡乒乓总会(STTA)常年大会将在本月15日举行,前少年国手卓建南博士(右)将向乒总现任会长李玉云(左)发起挑战。(郭跃男制图)

新加坡乒乓球为什么做不到?

印尼亚洲运动会在风雨中落幕,我国团队表现被评一个B,相对于派出我国历来最大团队的企图心,其实差强人意,不如预期。其中尤其是乒乓队的表现,简直呼应了风雨飘摇的天候,在观众看来,甚至只有C或不及格。而看到其他小国的表现相对亮眼,不得不质问:我们为什么做不到?

20180904_yumengyu.JPG
新加坡乒乓球女将于梦雨在刚结束的亚运会乒乓球赛中获得女单铜牌。这是新加坡乒乓球队在本届亚运会的唯一奖牌,比上届三枚铜牌的成绩逊色许多。(SPORTSG)

我国曾经投入巨大资源也牵动全社会关注的乒乓队,除了于梦雨险胜获得的一枚铜牌,全军覆没,令人无法接受。时值乒乓总会9月15日改选在即,乒乓队的表现更应该引起关注。
  
今年乒总改选,爆出扎扎实实的挑战,一支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叫3H,以曾经的少年国手卓建南博士(Toh Kian Lam)为首,要挑战已经掌舵两任四年的李玉云(Ellen Lee)团队,却因为自感胜算不大,而爆出许多内情,令人侧目。如果3H团队的说法没有夸大,那外界就能明白国家乒乓队为何近年表现每况愈下了。由于事情涉及公款使用与责任透明的问题,更令人不得不密切关注。

20180904_singaporetabletennis_3H.jpg
任职于南洋理工大学的乒乓球爱好者卓建南博士(中)和其余八人组成“3H团队”,于2018年8月11日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竞选新加坡乒总领导权。(联合早报)

这支挑战团队由多名志愿者组成,他们都是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共同点是热爱乒乓运动,对我国乒乓队的表现和前途忧心忡忡,对于现任团队无法拿出改善的战略深感不满,因而希望有机会依据自己的专业,领导乒乓团队,为国家队的未来规划更好的训练与发展计划。然而,他们的想法在面对现有乒乓总会的组织章程时,却很可能无法胜出选举。
  
根据他们的面簿专页SG Table Tennis,Regain Glory,Restore Pride在8月24日所披露,现任乒乓总会的执行委员清一色来自基层组织。其中六位:会长、署理会长、荣誉秘书、荣誉财政、副荣誉秘书和副荣誉财政,都来自同一个兀兰选区,另外有三位来自油池选区。


  
面簿贴质问:“在我们的认知里,基层组织和基层领袖的职责是照顾该区的居民,带给他们福祉,为何捞过界,全数过档去管理体育总会呢?”
  
他们提出一项在外人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乒乓总会就应该由积极从事乒乓运动的个人和团体去管理,否则,由外行管理内行,成绩若不往下掉,那应是奇迹!”
  
贴子最后揭露:“我们发现为什么基层组织尤其是公民咨询委员会和民众俱乐部管理委员会成员不大可能退出乒乓总会,因为这一来这些基层组织的执委就没有民间总会或者团体可以代表,他们不代表任何团体,也反过来不能参加来临乒总的理事竞选了。”

36700100U.jpg
前国会议员李玉云(60岁)已在今年3月表示,将寻求第二次连任新加坡乒乓总会会长一职。(新明日报)

乒总共有19个理事需要竞选。现有41个团体完全会员,每个会员有一张票,但每个会员可以派两个人竞选。现在的情况是油池区跟兀兰区占了19个理事中的12个。其中,基层组织占了投票团体的66%选票。一个很大原因是历任会长引进的都是相关的基层组织。
  
然而如此一来,乒乓总会变相等于人民协会的附属机构。令人瞩目的是,现有各个体育总会,只有乒总是这样的组织结构。其他总会的组织章程明定,会员必须经常性从事相关运动,也是排除外行人充内行,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但乒总的章程完全没有这项要求,历任理事会都不去修改章程使它合理化,不知原因何在。但这却是外部竞争者无法打入乒总管理层的主要原因。
  
乒乓总会理事绝大部分与乒乓运动沾不上边,他们对于这一运动的训练、比赛所知不比一个乒乓观众更多,对于代表国家的运动未来的发展与计划,也拿不出具体措施。这件事看似乒总内部问题,但乒总和其他体育总会一样,主要资金来自纳税人所给予的拨款,如何善加利用,乒总管理层必须接受公众问责。

15500c00U.jpg
新加坡乒乓总会会长李玉云(中)与乒乓球队员冯天薇(左起)、于梦雨、周一涵、陈丰和高宁合影。(海峡时报)

回顾我国乒乓运动表现,早前的共和联邦运动会,我国三大女乒主力冯天薇、于梦雨和周一涵被22岁的印度选手玛尼卡完封兵败,周一涵也在刚过去的韩国公开赛中败给玛尼卡,其中透露的讯息,是团队青黄不接的险恶局面。青黄不接的局面在男队尤其明显,这次亚运会,男团完全组不成队,只派得出高宁一人参加男单和混双,这是多大的事儿啊!
  
接班团队在乒总的工作中几乎不见踪影。根据3H团队出示的资料,2012年至2013年,共有18名球员在东南亚青少年锦标赛夺牌,但短短几年过去,今天只剩下林叶和周哲宇。其中,林是归化球员,周在当兵。其他球员为什么没有继续征程?职司国家乒乓运动的乒总有探讨、有提出对策吗?

20180904_chew.JPG
周哲宇是新加坡本土球员,因服兵役而缺席本届亚运会。(联合早报)

3H团队的资料还显示,即便是归化球员,世界排名的表现在过去几年也是严重滑坡。于梦雨从第10滑落到46,林叶从第34滑落到75,周一涵从第49掉到107,男队的高宁从第11掉到60。这支挑战的团队因此质问:“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国各体育总会表面上是民间团体,但执政党议员长期领导各总会是事实。如果这些议员对该项运动有兴趣、有能力参与讨论,再纳入完整的专业班底,借助其议员人脉,为总会发挥筹款、规划未来等等,应该还可以有表现。
  
然而如果一个总会纯粹变成议员的“山头”,大量引进自己的基层支持者,只为占据一个职位,一方面对该项运动的发展无从有深刻的认识与规划能力,另一方面虽然声称是义务工作,但对于运动本身的专业而言,却毫无疑问是一种亵渎。纳税人每年拨款给该总会,全民投身支持该项运动,却因为领导团队的无知与无能,不但浪费资源,还不能带来任何荣耀,这是社会无法接受的。

MOS06_RUSSIA-_0530_11.jpg
2010年,新加坡在俄罗斯举行的世乒赛女团决赛中,以3比1爆冷击败此前已八连冠的中国女队,捧起新加坡史上首个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团冠军。图为时任国家乒乓球女队主教练周树森(左起)和五位队员王越古、于梦雨、李佳薇、孙蓓蓓和冯天薇开心庆祝。(路透社)

小白球运动曾经是新加坡人的共同记忆,也曾在一段时间里,借助归化人才的献身,为我们带来荣耀,然而与此同时,我们看不到乒总有持续性的培育本土人才的行动计划,完全不像其他总会。近几年的表现更是大幅滑坡,专责拨款的体育理事会对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有必要向社会大众提出解释。
  
如今,好不容易一个任期结束,原有毫无表现的团队却表示要继续参选,并且很可能借由带有偏差的组织章程,将一支专业的团队排挤出去,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对奉行任人唯贤的社会来说,完全无法让人接受。
  
根据乒乓爱好者对体育界尤其是乒乓球界的观察,3H团队的指控不是空穴来风,也越来越令人担心,现任这支没有表现也外行的团队一旦连任,不仅现有球员老化,本土球员继续消失,他们下一个两年任期继续无作为,也势必将影响未来10年新加坡的乒乓运动表现。但人民可是年年拨款,他们也将继续代表新加坡,民众对乒乓的热情也将被持续糟蹋。这是我们的国家队应该有的待遇吗?这样的团队,还有资格管理国家队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