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Harapan Victory
希望联盟获胜后隔天,马来西亚新首相马哈迪(前排左三)携希盟主要领袖召开记者会。(法新社)

民主政治必然产生民粹主义?

言论版曾经有文章强调“民主制度的终极目标是政党轮替”,道出新一代时尚的民主概念。

耄耋之年重做冯妇的马哈迪认为,大马变天或能启发新加坡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当然不是为了新加坡人的福祉,而是处心积虑希望我们产生平庸政府效应。

马哈迪创造了大马政党轮替,和台湾李登辉从国民党吃里扒外,把国民党从朝政变成在野有些相似。

20180618-Harapan Victory02.jpg
希盟公布领导层名单后召开记者会,特地为反对派领袖安华留了个空位(左二)。前排右起为土团党主席慕尤丁、民行党代主席陈国伟、希盟主席旺阿兹莎、希盟总主席马哈迪、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星洲日报)

马哈迪是心理不平衡政客,他极度不服输却面对现实的无奈。

新马分道扬镳后,从两家航空公司到两个政府的表现一目了然。更让他不服气的,是南方这个小岛出现一个世界级政治家李光耀。

李光耀是高明的政治家,他的政治立场只有意识形态分歧,没有个人恩怨成份。马哈迪则把政治搞成个人恩怨,今天他的政治敌人绝大多数是他过去同属政党的同志,而马哈迪今天竟然要“启发”新加坡人搞变天?

20180618-LKY and Mahathir.jpg
马哈迪2008年在布城卓越领导基金总部接见到访的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右)。这是两人在2001年之后,再次见面。(星洲日报)

他们都是巫统党员却互相厮杀得你死我活,马哈迪撵走安华再对付阿都拉,纳吉成为他最后搬开的石头。

党魁身负政党团结或分裂重任,马哈迪肢解巫统在先才有今天的改朝换代。

除了民行党,希望联盟关键人物都出自巫统。马哈迪把过去党内党外政敌捆绑在一起,这种貌合神离团队乃领导工作之大忌。

哲学家柏拉图说,民主政治必然产生民粹主义。

马哈迪擅于市场语言,是搞民粹的高手。他把国产汽车普腾售股中国买家说成纳吉政府“贱卖国产”,而事实上这个烂摊子他是始作俑者,马来西亚没有生产汽车的客观条件,普腾只是他老人家众多大白象工程之一。

纳吉政府把烫手山芋解除了,马哈迪把它转化成哗众取宠工具,竞选时把自己包装成爱国情怀英雄。

马先生以为他能够以同样方式蛊惑新加坡人,他太小看我们了也太高估自己了。

马哈迪和李登辉可谓异曲同工,从背叛自己所属的政党开始,一步一步将执政党搞垮。

缺乏完成大我精神的党魁,采用了不够高明的政治手腕,就会造成政党四分五裂风光不再。

马哈迪一手创造的变天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mahathir.jpg
马哈迪上周五在首相官邸举行开斋节门户开放活动,吸引约8万人出席。(星洲日报)

马国变天后,几时轮到狮城?

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新加坡人当然不例外。

二十年前日本台湾相继出现政党轮替,结果经济发展停顿二十年,“欢笑以后代价就是冷漠”。

再看看西方国家,那些政党轮替无数次的民主毕业生,国家治理得很好吗?

我国独立以来一个政党招揽全国优秀政治人才交出特优成绩单。

人民可以通过选举改朝换代,和平移交权力是民主的真谛,然而盲目推崇政党轮替,滥用选票消灭精英扶持平庸,小聪明误国蔚然成风比比皆是。

如果当权腐败在野清流,人民选择政党轮替则美事一桩。反之,刻意制造政党轮替效应,无疑重蹈“全盘西化”覆辙,那才是真正愚蠢的误国殃民。

总而言之,马哈迪的当务之急是搞好自己的国事不辜负人民的委托。

至于新加坡几时变天,就无需他老人家操心费神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