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出霸凌,校长部长反应让人失望

更新:
2018年03月13日 14:00
学校霸凌
(互联网)

动粗的学生被怎么处罚了?

多得手机、互联网与社交媒体的蓬勃,我国校园霸凌事件得以上网,让大家有机会看到现实中发生的“丑事”,有关当局如何应对类似事件,以及公众与网民们如何回应。

今年想谈的是上月9日发生在维林中学的那起霸凌事件。一名男生在课室遭另一名同学用椅子丢砸,还被拳打脚踢,全程都有其他同学在场,但不仅无人阻止,其他同学还在旁起哄。从视频一开始就听到有人喊道“要有贡献”,可以猜想动粗的学生是在同学们的怂恿下“行凶”。

校长回应太含糊

《联合早报》2月20日引述维林中学校长苏玛迪(Abdul Harris Sumardi)说,涉事的五名中三学生已接受辅导,校方也已就事件“采取合适的纪律措施”。

这样的回答,毫无意外地引起家长和网民的反弹,几乎一面倒地认为校长的处理过于轻描淡写。

什么叫“合适的纪律措施”?校园霸凌事件不能说是小事,尤其视频传遍网上后,大家不再只是通过第三者口述或笔录,如今是人人都“亲眼”看到事态如何严重。因此,家长和公众绝对有权知道,校方最终采取了什么样的“合适纪律措施”,含糊带过的官方回应,只会让人觉得处理方式过于草率,而且有企图大事化小之嫌。

辅导有效吗?

至于维林中学校长提到的辅导,也有许多网民不以为然,有网民认为受害学生的家长应该报警,也有网民质疑这么重手的霸凌事件,岂是“温柔的辅导”所能驾驭改善的,甚至认为校方应该实行“痛感教育”,让动粗的学生受到应有的体罚。

我们的父母辈,甚至我们自己这一代,当年求学时,若是在学校犯了校规,挨老师骂或打之后,回家都不敢说,因为说了不仅不会得到“安慰”,反而还会被父母臭骂一顿。对上一代的人来说,孩子被教师处罚,一定是因为孩子顽劣,所以在家还要“帮助”老师强化处罚。

但曾几何时,人权意识暴涨,社会施行爱的教育,严厉的处罚成了昨日黄花,取而代之的是口头上循循善诱的辅导。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辅导绝对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完全地仰赖辅导来解决非常问题,最终只是不得其法的做法。

维林中学霸凌视频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动粗学生如何地穷凶极恶,打人不眨眼,根本是把对方当成血海深仇的仇人一般对待。这样的暴行,如果是成人所犯,肯定逃不过牢狱刑罚,可能还会被判打鞭。那霸凌学生是否也应该受鞭刑,以儆效尤呢?

部长应该出面

维林中学霸凌事件曝光,去年9月圣希尔达中学也发生过校园霸凌事件,同样被人拍成视频放上网。对这两起事件,教育部长,以至整个教育部,都不曾做出任何反应。是部长太忙于其他公务,不知道发生了这两起事件?还是这都属于小儿科事件,无须惊动大部长出面说话?

我国众多部门之中,唯有教育部有两位正部长,希望两位教育部长不只是在得到什么学术比赛冠军,还是荣获什么全球第一的智能化教育体制时,才出来接受掌声和表扬。我们也希望,在校园霸凌事件发生时,教育部长能够有担当地站出来,做出让人信服的回应和措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