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身刺青看着吓人,竟成了一种艺术?

更新:
2018年04月13日 19:59
Tattoo
(新报)

刺青之风不可长。

一位毕业自南洋理工大学化学系的女生,毕业后陆续在几家健身房担任健身教练。虽然工作稳定,但迈入30岁的她认为,人生应该活出真正的意义。于是,她决定放弃健身教练的工作,当学徒拜师学习刺青。

3月21日《联合早报》副刊一篇由南大通讯员写的报道,介绍了这位高学历的女刺青师傅投入刺青行业的经过,让读者对这个新兴行业多了一些了解。

20180413_girl.jpg
从健身教练转当刺青师傅, 南洋理工大学化学系的女生云思惠第一个练习的对象就是自己。(互联网)

报道最后引述受访者的话说:“比起欧美国家,新加坡社会相对地保守,仍有些人无法接受刺青。但庆幸的是,本地年轻人的思想较为开放,她相信会有更多人认同刺青不只是一种态度的宣泄,更是一种艺术的表现。”

最后这一段话给我不小的震撼。

刺青者,纹身也。祥子一向“保守”,对现在年轻人缺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喜欢在身上随便刺点东西无法理解。年轻人既然在身上刺了花纹图案,当然就不会拒绝别人的目光,他们刺进皮肤里的“艺术”走到哪里,炫耀到哪里。据说刺青纹身像吸毒一样也会上瘾,难怪有些人无法自拔,越刺越多,身上刺满了,就刺到脖子上,诸如此类走动的“艺术品”,我看了觉得挺可怕的,但也只能怪自己“保守”,观念落伍,迟早要受时代所淘汰。

西方社会一向崇拜纹身刺青,男人刺青表示阳刚之气。在美国NBA职业篮球赛赛场上,那些手臂上没有刺上一两个图案或是一两个汉字的球星,便属NBA中的异类。

20180413_leg.jpg
NBA夏洛特黄蜂队的球员杰里米-兰姆 (Jeremy Lamb)脚上的刺青写着:要谦虚。(法新社)

女人在背上、手臂上、小腿上刺青传达的又是什么信息,我到现在还是无法破解。是为了提高性感度,还是为了艺术而牺牲?

20180413_camera.jpg
在去年举行的戛纳影展中,一名在背上刺上相机造型的女宾客穿着露背装出席。(路透社)

在我成长中的“保守年代”,有纹身的人都是坏人,坏人都有纹身。坏人后来弃暗投明,改邪归正,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掉身上的纹身,告别过去身在江湖的日子。听说(我没有切身经验,只能听说)纹身容易,去纹身难,不只是痛,手术后还留下艺术的疤痕。看看现在纹身店刺青馆到处有,也可见从事这种行业的“艺术工作者”为数不少,而且多数是年轻人。

刺青艺术对提升新加坡的艺术氛围和文化指数有帮助吗?时下年轻人的刺青纹身风气越吹越盛,掌管文化与艺术的部门有何高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