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纵容 养出欲望都市里的“靠爸族” 

更新:
2018年04月02日 23:31
狄莺和孙鹏与儿子
台湾艺人狄莺(左)与儿子孙安佐(右)及先生孙鹏(站在后方)的合照。(互联网)

养出一个扬言攻击学校的小孩。

这两天一扭开电视看台湾新闻播道,就看见宝岛艺人狄莺和孙鹏的独子在美国闯祸的新闻。本地人可能对狄莺不熟悉,这则新闻反而让我想起多年前她大爆当年拍戏时如何狠踹蓝洁瑛,在节目上大做效果糟蹋已经精神失常的蓝洁瑛,给人留下了观感不佳的印象。现在自己的宝贝儿子出事,媒体挖出不少她过去洋洋得意炫耀怎么宠溺儿子的片段,看来孩子会在海外招摇发出恐袭的“玩笑”遭逮捕,不单单是年轻不懂事而已,言行有亏的父母自己的身教要负上很大责任。

“妈宝”的养成在少子化的社会一直是常态,过去还说慈母败儿之余还有严父的管教“补救”,现在即使出身没有含着银钥匙,周遭没有富爸爸的“靠爸族”还真不少。过了三十岁还向父亲伸手要钱的不只是余祥铨(余天的儿子),近日一名学生刚从国外毕业回来,已过而立之年的他马上要求父亲把老车换成崭新的轿车,还没找到工作就非得以车代步不可,老父反而从此要起早摸黑搭巴士上班。

父母管教不严 “靠爸族”好逸恶劳

我们常在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好逸恶劳,遇到挫折就容易钻牛角尖想不开,其实真正造成问题的往往是父母的纵容,不该倒因为果。记得十多年前,本地曾有一名小六生因父亲不肯买“哀凤”给他,结果赌气跳楼身亡。当时这则新闻引起社会哗然,国人都在惋惜小小生命的骤逝,死者父亲甚至自责痛悔不已,买了一台崭新的iPhone给儿子陪葬。当时没人敢谴责小死者的愚顽,不幸的事件没有导向教养的观念问题,反而渐渐助长了孩子对父母予取予求的现象,因为人们都说悲剧不能重演。

说到“死者为大”,不觉想起清明将至,又到了扫墓祭祖的时候。今年纸扎品推陈出新,一箱箱的冥钞已过时,孝子贤孙们如今可以花真金白银买一座纸糊的“银行”,烧给祖先阖府也在泉下富甲一方。频频在路上把人撞成重伤的电子滑板车,阳间开始退烧却在阴间另有市场,在琳琅满目的纸扎品中成为新玩意。一面大声疾呼环保,一面大肆焚烧黄纸,有传那是东汉蔡伦发明纸张之后兄嫂仿造的劣质纸,但几千年下来依然是华人不能扬弃的陋习。商人脑筋动得快,任何时兴的奢侈品也能用纸“依样画葫芦”,希冀在地下的亲人享受不虞匮乏,华人在物欲方面的无限想象远超任何族群。

先天优势不是自己本事

弗论何种肤色,生与死是每个人的大事,可是个别心态却大相径庭。相对于其他民族,华人对生前死后最看不开。为人父母者有些把缺憾寄托在孩子身上,以为尽量在物质上满足就是爱孩子,结果给社会制造一个不定时炸弹;为人子女者总以为办一场风光的丧事就是大孝,其实对故去的人一点好处也没有,只是给生者挣面子罢了。什么时候当父母的才能了解,多制造一个生命来世上分享资源,把孩子教养成什么样子不是自家的事而已,行差踏错是要社会付出代价的。什么时候“靠爸族”才能明白,先天的优势不是自己的本事,不是彩衣娱亲就想父母连星星都为你摘下来,圆满的人生还是要靠自己去打造。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