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比以前更不快乐,政府会关注吗?

更新:
2018年03月16日 18:56
快乐
(谢静怡制图)

你快乐吗?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联盟公布了“2018年世界快乐报告”,新加坡的快乐指数排名从去年的26,下滑了八个位置到第34名。

20180316_happinesstable.jpg
(谢静怡制图)

这份报告针对全世界156个国家与地区,由受访者评估本身的幸福感,并根据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预期健康寿命、政府清廉等六个标准,得出结果。前十大快乐国家依序为:芬兰(取代去年冠军挪威)、挪威、丹麦、冰岛、瑞士、荷兰、加拿大、新西兰、瑞典、澳大利亚。亚洲国家或地区之中,以色列排第11、台湾26、新加坡34、马来西亚35、泰国46、日本54、韩国57、菲律宾71、香港76、中国86。

新加坡虽在亚洲国家或地区中排第三,但名次比去年低得多,甚至比排第二的台湾相去甚远,所以并不值得高兴。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世界快乐报告自2012年推出后,新加坡从当年的第33名,隔年2013年提升至第30,再接再厉晋升到2015年第24,以至2016年的“巅峰”第22,但2017年却开始下滑至第26,再在今年滑至第34的新低点。

成绩不理想,因为调查不准确?

媒体访问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恩赐,以及新加坡行善运动秘书处总干事袁国栋博士,两人皆认为,快乐排名虽下滑,却不表示国人一定变得更不快乐。

诶?听起来很怪对吗?快乐指数比去年低,若不是表示国人比较不快乐,难道还能反过来表示国人比较快乐?我们就来看看他们怎么解释。

袁国栋说,快不快乐,也取决于调查进行时受访者的心情,以及个人因素(包括受访者个性,是乐观还是悲观等等)。他也指出,新加坡目前面临第四代领导人不明确的问题,也可能普遍影响了国人的心情。

其实很多调查都会存在“盲点”,或者足以影响调查精准度的外在因素。尤其是抽样调查,如这个世界快乐报告,就“仅”是依据各国当地3000名受访者采集整理出来的结果,就真的只是“抽样”,只能做为一个指标。

就像电视节目收视率调查,是不可能挨家挨户去计算到底有谁在哪一个时段看哪一个节目,能做到的,只有根据一个方程式来给予笼统的统计,所以电视收视率的数目不是绝对的,不像电影票房,可以确实地一张张通过电脑计算出来(院商造假票数则另当别论)。

回到袁博士指出受访者可能有被外在因素影响的论点,当然这是对的,世界快乐报告也确实只是一份抽样调查,但我们总不该每次在成绩不理想时,就归咎于调查的外在因素,而认为调查不准吧?那反过来说,如果有一天新加坡的快乐排名进入前十大,甚或前五大,我们会不会也同样地说,或许是因为受访者刚好都心情大好,又或3000名受访者刚好都是乐观者呢?答案显然是不会。如果所有调查都要因为外在因素的“干扰”而被置疑,那就根本没有做调查的必要性了。

不过,陈恩赐副教授倒是有提出,如果把工作压力、工作不安、生活费和对未来的担忧考虑在内,他不会对国人比过去更不开心感到惊讶。

除却个人生活上的不开心,去年普遍让国人不爽的“大件事”,保留制民选总统和地铁大故障,应该是跑不掉的其中两项。其他的该包括公积金在退休后能提取的现款越来越少,生活费和医疗费越来越高、水费等各种费用涨价而薪水却没涨,诸如此类的“传统问题”。

而这些归根究底,几乎都可以说是因为政府一如既往地不太听取民意,总是以“大家长”姿态施行政策。新加坡快乐排名下滑,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示执政党政府的支持者,可能也并不快乐。

领导人,你们快乐吗?

不晓得我国政府高官们对这次的报告结果,有什么想法?会有人重视或关注吗?总理或部长会在他们的面簿,声言一定要致力于让新加坡的快乐排名明年回升吗?我很想看到这样的贴文,但相信不会有。是的,这方面我比较悲观(还是应该说是务实?)

写到这里,突发奇想,媒体何不借此访问我们的总统、总理,以及各个部长?

题目就是:你快乐吗?为什么?作为一国最高领导层的一员,你们不可能,也不可以不快乐,尤其当你们都说,你们就是为了服务国家、社会和人民才从政的,那既然你们在做着自己最想要做的事,就不该不快乐,对吧?

但是我们也知道,有钱不一定快乐。还有高处不胜寒,也可能导致不快乐,所以你们要是不快乐,或许我们可以理解。要政治正确的话,最理想的答案当然是快乐。那你们快乐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想听听你们怎么回答。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