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直播国会辩论这么难啊?

更新:
2018年01月04日 20:42
傅海燕
国会领袖傅海燕(左)致函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右),指他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一事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执政党“两缺”:缺乏自信,对选民也缺信心。

行动党和工人党再为国会录像剪辑不当一事过招,风波升级至一方要求另一方道歉的地步。

新年伊始,国会这么快就要上演道歉戏码啦?看来2018年不太平静。

国会录像剪辑惹风波 “白衣人”和“蓝衣人”交锋

20180104par.JPG
新加坡国会大厦。(路透社)

上回是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大战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这次轮到国会领袖傅海燕上阵,对象同样是贝理安。傅海燕指贝理安的指控"扭曲事实",若不纠正将误导国会,傅部长还要求贝理安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扭曲了什么事实,又做了什么虚假指控?

白衣人和蓝衣人一来一往,口水多过茶。快快讲就是,贝理安去年2月20日电邮新传媒询问,为何找不到2月间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部分录像。(潜台词是,为何电视台漏播部分国会辩论画面。)新传媒在同天回复他,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称完整录像已在2月18日上载到网上,即贝理安发出电邮的两天前。但是,贝理安不知怎么的,去年11月7日在国会上却说,新传媒是在接获他的信函之后,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所以,争议点是:新传媒是主动修正,还是被动修正?新传媒是自己发现录像不完整,于是赶紧主动修正,然后再发出完整录像。还是说,新传媒是接获贝理安的信函之后,发现不妥才被动地去修正?

红蚂蚁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暗藏什么玄机,但如果单纯地看,未必如网民猜想得那么复杂。一个合理猜测是,贝理安在2月18日之前,就看到新传媒发出的录像,发现有部分片段没有播出,心里有些不满,但他没有马上给新传媒发电邮。新传媒发现录像不完整,自己修正了,并在2月18日将完整录像上载到网上,但是贝理安没有发现修正版已上网,2月20日还给新传媒发信函。

2月18日是一个什么神奇日子呢?

红蚂蚁查了一下,2月18日是一个星期六啦。因为是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但电视台一年365天都在工作,工作人员也就在这神奇的星期六悄悄地将完整录像挂上网。但贝理安没有发现,还在两天后给新传媒写信。然后呢?然后就掀起了2018年国会第一场骂战。

网络舆论分成两派

在面簿上扫过一圈,果然就分成两派声音。行动党支持者要工人党勇于认错,不要整天只想着歪曲事实,捞取政治资本。工人党支持者反咬行动党企图模糊焦点,因为工人党议员将在1月8日国会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贿赂案提问,所以行动党搬出陈年往事来反制。

新传媒、工人党、人民行动党三方都应好好解答网民心中的疑问。新传媒不妨清楚说明,所谓“技术故障”是什么故障?这种故障虽然没有地铁故障那么扰民,但已经严重到足以掀起政治骂战,那拜托讲清楚。贝理安如果记性不好,就麻烦去查一查记录,自己到底是哪一天发信函给新传媒,如果真搞错了,请在国会上清楚交代来龙去脉,然后道个歉。政府也请说清楚,为何就是坚持不做国会直播呢?到底是避忌什么东西?

剪辑录像难呈现辩论过程 直播最干脆

有了国会直播,大家以后自己都有眼睛看、有耳朵听,朝野也不必再为"虚假指控"和“扭曲事实”等行为争辩,省时省力。

毕竟,做者无意,看者有心。电视台即便无意偏向某个政党,在剪辑的过程中有时为求紧凑而删掉这个头、砍掉那个尾,整体效果难免会给人留下某种特定印象。电视录像或国会摘要一经过剪辑,往往很难完整地呈现国会提问和辩论过程,电视台有时可能还无端端要背负立场不够中立的罪名,所以直播是最干脆的。

哪个议员经常不出席,哪个议员对议题认识不足,哪个议员经常打瞌睡或一直在滑手机,哪个部长答非所问或思辨能力差,法案是不是获得充分辩论才获通过,甚至是国会议长在“主持”过程中是否有欠公平,全部都被外界看光光,一切都阳光透明。如果电视直播太贵或者占用正常电视频道太浪费时间,可以搞网络直播吧?不是吗?

官方:直播国会会议的需求不大

20180104chee.jpg
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视频截图)

徐芳达去年11月在国会上给的解释是,国人收看直播节目的需求不大,就连重大演讲如常年的财政预算案,直播观众人数还不到当天收看新闻摘要的一成。上网看直播的人更只占所有观众的1%以下。因此,政府认为直播国会会议的需求不大。  (据说,电视台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直播过国会辩论,后来因为收视率欠佳而取消。)

行动党在国会中占有压倒性绝大多数席位,我们的国会会议和辩论很多时候闷到抽筋,偶尔遇到大课题如地铁故障、李家事件才会擦出小火花,少人看国会辩论也很正常。但是人少,不一定就完全没有啊。哪怕只有1%的人看,只要它有教育意义,能够加深民众对国会运作的了解,认识到国会会议和辩论是怎么展开的,同时认识到他们手中的一票将决定国会怎么组成,那么这个直播还是有意义的。

国会议事不是九点档连续剧

更何况,国会辩论不同于一般的电视连续剧,它是一种非竞争性的公共产品,直播不直播,不能凭收视率或点击率定生死。国会会议直播与否,如果与收视率或点击率挂钩的话,那等于把国会议事拉低成九点档连续剧的层次,这是不是对神圣的国家议事殿堂太不敬了?

曾经有评论认为,万一真的全程直播国会辩论,很可能会成为善于“表演”但无实际才干的“做秀政客”滋生的温床。红蚂蚁认为,这两者没有必要关联,选民的素质高不高才是关键。遇上高素质选民,任何“做秀政客”都必须收手,因为任何无聊的表演都会被一眼看穿,这无形中也能提高国会辩论的素质。

选民素质胜过一切 直播国会让“做秀政客”收手

有网民还担心说,直播之后可能会像台湾立法院那样打架。不会吧?新加坡选民基本上务实保守,议员敢打架,下一届估计就选不上,而且,都说了,选民素质胜过一切。新加坡选民素质不差,口味也不辛辣,中选的反对党议员绝大部分都是作风稳健型的。这年头,你看到哪个搞绝食或街头运动的被选上吗?

据《联合早报》报道,台湾立法院去年开始"零时差"电视转播议程,网络直播早在2009年就有了。根据英联邦广播协会的一项调查,全球有至少60个国家直播国会会议,例如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所以,直播国会并不是什么罕见的做法。那是什么特殊情况,使得新加坡国会辩论这么难直播呢?

执政党“两缺”:缺乏自信 对选民也缺信心

红蚂蚁想起了小时候听家中长辈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中获胜后进入国会,因为他能言善道,思辨能力强,国会辩论才开始有点小热闹。由此联想到,除了官方说的少人看之外,不全程直播国会辩论或许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执政党对自己信心不够(担心辩才不如人),二是对选民信心不足(担心素质差的选民会助长议员做秀)。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