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宝岸外海事涉贿赂:清廉经商不可承受之重

更新:
2018年01月02日 11:38
吉宝岸外
根据新加坡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所发布的消息,KOM在2001年至2014年间,以5500万美元进行贿赂,以赢得巴西国营石油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的13份合同。(路透社)

游走法律边缘是海事业公开秘密。

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简称KOM)贿赂巴西国营石油公司案无可避免已经“政治化”。工人党籍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通过面簿贴文表示,将在来临的国会复会时就此事提问。他也不忘挖苦执政党议员,表示对他们无一人准备提问的集体失语让人惊讶。

KOM是政联公司,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贿赂丑闻之一”,政府自然无法置身事外,最少这也牵涉是否管理失当的责任问题。对政府而言,是一场可大可小的公关危机。尽管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发出声明,但就如毕丹星所指责,并没有透露相关的实质信息。无论有多好的理由保持沉默,显然都不是政府回应选项中的上策。

事件之所以成为关注点,除了政联公司涉及贿赂的丑闻性质外,更因为新加坡一贯所标榜的清廉价值。《联合早报》评论员吴汉钧说:“新加坡作为世界最清廉国家之一,其政联公司吉宝企业的子公司KOM进行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贿赂行为,且没有被我国一直引以为傲的反腐体制所发现,委实让人遗憾”,代表了国人的普遍感觉。

被台湾文人李敖形容为“傻”的新加坡人,正因为新加坡人循规蹈矩,照章办事。这其实是奉公守法的美德,只是偶尔异化为不知变通。但无论如何,遵守法律,包括在存在大量灰色地带的商业领域,已经是新加坡人内化了的价值。政府不但从小教育,不时宣传,而且坐言起行,把任何哪怕是小贪小贿的案子一律严惩不怠,逐渐培养起了某种价值标准——人们已经不光是害怕惩罚(包括罚款、坐牢、丢饭碗乃至身败名裂),而是打从内心鄙视贪污舞弊,把这种犯罪升华为道德上的不屑。国际清廉排名年年上榜的佳绩,更从正面积极肯定了这种道德律。所以如果工人党对KOM案毫无表示,反而可能导致政治自伤。这是为何笔者一开始就认为此案必然“政治化”的原因。

游走法律边缘是海事业公开秘密

在一定程度上,KOM只能自认倒霉。类似游走法律边缘甚至踩线的行为,据说是利润丰厚的海事业的公开秘密。到中国或东南亚国家经商的新加坡人都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甚至一些西方商业管理课程,都坦率地把在特定国家经商所必须的贿赂,当做必要的成本对待。所以KOM只是入乡随俗,尽管这么做同时也是犯法的事。

吴汉钧在文章里指出值得反思的一点,他说:“KOM作为世界最大的岸外钻油台建筑公司,已形同国际政治里的‘大国’,难道这个‘大国’就真的没有议价能力,而必须接受其他“小国”的游戏规则同流合污?”更为重要的是,他以新加坡的外交原则为喻,强调新加坡一向坚持独立自主,拒绝接受他国摆布;为何在外交上能够说到做到,自己也同样坚持的清廉从商却说一套做一套呢?这恐怕也是政府需要认真看待的问题。

回到上述的公关危机,无论有什么难言之隐,政府保持选择不向民众开诚布公,可能将加剧自地铁瘫痪以来一连串关于“问责”和“领导层担当”的联想。李显龙总理在人民行动党大会上指出,在今天的许多西方民主国家,信任基本上已荡然无存。他说:“我们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在新加坡发生。行动党必须始终执行对绝大多数新加坡人有利的政策。我们必须一直稳住阵地,贴近新加坡人,维持他们的信任和信心。选民必须知道,行动党是属于他们的政党,会为他们的利益服务。”政府如何向公众交代KOM事件,不妨视为是提升朝野互信的第一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