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运从徒弟变师父 把MRT甩开几条街

更新:
2017年12月29日 14:57
Singapore MRT Identity Card
(谢静怡制图)

很多身边受访的台北人几乎没有碰过捷运“姑丈”(故障),20年来都没有碰过?还真没有。斩钉截铁。

我叫“MRT”,1987年出生于新加坡,今年已届而立之年,却频频遭逢苦难,百病丛生。

急病,没有乱投医,思前想后转向1996年出生于台湾,昵称“Metro”的小老弟讨教,请他帮助我重振雄风。

他比我晚生十年,我没有越变越好,却让这小子迎头赶上,在软硬体都做得非常出色,甚至被喻为“有灵魂的捷运系统”。21年前,这小子曾到新加坡拜我为师,现在却换我去向他取经。我必须彻底反省,认真学习啊。

MRT曾被冠上“世界级”名号

先简单交代我的身世。先别和那些大爷级的欧洲兄弟比较,除了亚洲的香港(港铁1979年生,2007年把1910年建成的广九铁路和港铁完美衔接)、韩国(1974年生)和日本(1927年生)的老大哥之外,我也算有头有脸,向来以干净、快捷和有效率闻名,甚至被冠上“世界级”名号的交通系统。

1992年,为了保护我双唇不会被粘得开不了口,我的主子还不顾全球人的笑话,硬把无辜的口香糖给严禁了,缔造另一个世界记录。我至今还不明白罚坏人不就好了,口香糖何罪有之?

1987年通车前,一共花了二十年才把我生下来,期间为了生或不生而争论不休,甚至有高官认为当时生我是愚蠢的决定。最终证实这是最勇敢、有远见和实际的国家政策之一,而最大的功劳是“全民总统”,也就是曾任交通部长和副总理的已故王鼎昌先生,他全程参与推动工程,甚至在我生日会那天留下这样感性的话:

“这就像一场从孕育到分娩,长达20年的爱恋。现在宝宝已出生。好吧,说我开心和满意已算是轻言。”

一开始,我还是个小不点儿,只有短短的六公里,五个站,从杨厝港到大巴窑而已。我们最不喜欢说历史,很多人肯定都不记得了吧!据说大巴窑站弄成个俗媚的大黄色是方便那些没受教育的人给认出是地铁站!

当时的碧山地铁站也传来森森的鬼影,增添了鬼话连篇。慢慢的,我茁壮成长,身强体壮,四通八达,目前地铁共有五条路线,全长198.6公里,一共有119个站。

MRT天生注定是苦难的天蝎座?

11月7日是我的生日,难道天生注定我是个苦难的天蝎座,要从容面对炼狱般的磨练?我的命运在近年遭遇连连的事故,尤其是从2011年开始出现技术故障而造成服务中断,到了2015年更是比月事还频密,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时间的耗费无法计量。积累的民怨和不信任感更不可小觑,它真真实实会对未来选票带来负面的影响。

今年还撞邪般的惨遭雷劈、出现淹水和地铁碰撞造成伤人等戏剧性情节,我无语问苍天之余,更是情何以堪,怎么面对一直信赖我,靠我安全运送他们平安上下班出门的全国男女老少?我不想辜负他们的托付。

他们只是想精准的计算出门到抵达的时间,老老实实的能够准时上下班,抵达学校听老师上课,或者心情愉快的去赴一个甜蜜的约会——那么基本和简单的要求都那么难达到吗?

天灾我们躲不过,难道人为的疏失也变成家常便饭,逼得大家习以为常?反省除了要深刻和诚恳之外,学习也找对对象!还好天打雷劈并没有把本心善良的高官们给劈傻了,终究他们还是睿智的把我那能力超群的台湾小老弟找来,给我把把脉,看看诊,把我那腐朽的电线、信号系统以及整体硬件和技术盲点给搞端正。起码我那么盼望。

台湾小老弟有灵魂有人情味

我感怀身世,叨叨絮絮的扯远了,我还是得分享对台湾小老弟的观察。他们有什么是我们没有的?

他有的灵魂,情怀,有“人”性,我们匮缺;他对精准技术和维修的一丝不苟,我们曾经坚持和把关,现在也薄弱了,否则不可能发生水泵故障导致淹水的问题。制度的松散、人为的滥用以及监管的不当,是不是也预示国家更深层的问题?

很多身边受访的台北人几乎没有碰过捷运“姑丈”(故障),20年来都没有碰过?还真没有。斩钉截铁。

台湾捷运一开始也像我们以重罚规定车厢内不能饮食,使之成为习惯,车厢保持干净整洁,没有异味。这点可能是向我这个老哥学习吧,容许我自我感觉良好一下。

台北捷运服务的细腻落实到细微处

在台湾人眼中,台湾捷运干净、便捷、四通八达、价格亲民(转乘巴士还有半价优惠)、低故障率自不在话下,没什么值得吹嘘,但是他有很多细腻的地方是我们没有的。

20171229-For women only.jpg
台北捷运也和日本地铁一样设立漆上亮粉色的女性专用车厢。(互联网)

例如,台湾捷运有女士专用车厢、有脚踏车骑士专用的车厢,照顾到不同的群体。一位来自香港观察入微的朋友说:“硬体大同小异,在空间的配置上,香港地铁基本上是用尽所有空间来载客,但捷运却不是,捷运那种双座位对坐式的座位配置是相对‘个人’的空间。”

在我们地铁弟兄的大家庭里,谁都知道最神气之一就是莫斯科的老大哥,1935年生的还老当益壮,不但事故率低,至今还在增添路线和延伸到更新更远的住宅区。市区的地铁站更是美轮美奂犹如富丽堂皇的地下宫殿,以大理石、吊灯和风格强烈的苏维埃壁画闻名世界。

台湾捷运也有意图为一些捷运站赋予独有的文化色彩,通过捷运站独特设计和内部设计展现其地方色彩。例如到了北投区的捷运站就能感受到温泉区的度假氛围。

20171229-Beitou.jpg
北投捷运站的装饰。(互联网)

在车厢内“做文章”

今年配合世大运的运动精神,台北有关当局还把六节车厢彩绘成不同主题,例如把车厢变成游泳池一般,增添乘坐地铁的新鲜感。观光局和捷运公司的紧密合作和周全思考也是新加坡欠缺的。车厢俨然成为文创的画布,宽大而无限,以及实践丰富思维的地方。

哪天我们也许能在本地车厢里看到农历新年的鲜红装饰、中秋节的七彩灯笼、开斋节的饭团带进地铁,或者在地铁车厢里举行音乐会?又或者出借地铁宽阔的空间给青年创业者,展现他们的创意成果或举行文化活动?

体现高度成熟的公民意识和体恤之情

台湾捷运令人赞许的是人们从来不坐专门留给有需要人士的座位,例如老人、孕妇和小孩,这使得真正有需要的人随时都有位子坐。这样的现象体现人们高度成熟的公民意识,以及温馨的体恤之情。

台湾捷运今年也迎来机场捷运,使得原有的捷运交通系统更为便捷。由于台北捷运的成功营运,之后在高雄也兴建捷运。十年前开始投入运作的台湾高铁更是把全台湾的交通进一步完善。

似乎从我出生到现在,只有已故的王鼎昌把我当一个会成长的人看,让我有“人情味”。或许将来我也可以多一点人文气息和历史内涵。然而在这之前,我一定要把自己变成为一个准时、零故障和创造温馨记忆的MRT。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