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

更新:
2017年12月19日 20:26
陈清木
(商业时报)

这位政坛老将在下一届大选中,会不会继续和人民行动党纠缠不清?或许会,也或许不会,毕竟这当中还是有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尴尬。

两次与民选总统宝座失之交臂的陈清木医生似乎已从“总统梦”中醒过来,有意转向担任另一角色————培养政坛新秀的政治导师。

陈清木上周六(16日)应公民组织“新加坡的未来”(Future of Singapore)之邀,在国立大学发表公开演讲。在对答时间,这位退休国会议员自无缘参选总统选战之后,首次透露了个人未来的规划。他表明,目前不会组织政党,但很乐意栽培有意从政的人。

目前不组政党 有意担任跨党派政治导师

他说:“我会教他们打赢选战的艺术……我希望能当一名导师。我有知识、有信息。我知道新加坡是怎么运作的。”他强调,任何政党的人都可以找他,包括行动党的人,他要培养那些可以成为好议员的人,那些会把新加坡利益摆在首位的国会议员。他还透露,“有好些人已经和我接触了,我会和他们见面。”

现年77岁的陈清木过去代表人民行动党六次出征亚逸拉惹单选区,次次都以七八成以上的高票当选,战绩彪悍。2011年,他在民选总统“四角战”中,表现神勇,仅以0.34%的微差败给执政党属意的重量级人选、前副总理陈庆炎,让行动党吓出一身冷汗来。

今年的总统选举,陈清木老早表态要参选,但随着国会去年修宪改变民选总统制并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他也失去了参选资格。好些阴谋论支持者认定,行动党被2011年的总统选战成绩吓坏了,今年启动的“保留选举机制”其实就是变相的“防陈清木条款”,目的是要关上陈清木参选的那扇门。

下一届总统选举将在2023年举行,不论是否保留给少数种族,陈清木届时将是83岁高龄,英雄迟暮,廉颇老矣,恐怕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保留选举机制”真的是为了防堵陈清木,那这一记阴招确实有效。

“总统梦”碎后,陈清木不得不面对老年参选和当选几率不高的残酷现实。但看来他也不愿从此过上清闲的退休生活。往后即便不亲自披挂上阵,他也要改当一名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政治导师,继续贡献自己的余热余辉,通过栽培政坛新秀,将自己的政治理念传播出去。

扛起反对派大旗 担任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

不过,陈清木的拥护者明显有更高的期望,他们希望这位政坛老手能出面整合新加坡政坛的反对势力,由他来扛起新加坡反对派的大旗,充当类似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角色。当天演讲有约150人出席,好些人在提问时都表达了这个期盼。

陈清木表明目前不会组新政党,但他对未来选项持开放态度。他认为,新加坡的反对党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要打,“很多人都有强烈的自尊心,他们不会要放弃自己的位子。”不过,他也强调,如果所有政党都能走到一起,他不介意担任导师,“当你们的中立人士,看看你们能否取得谅解”。

嗯,虽然陈清木没有明确表明想要当“反对联盟召集人”,但上述这段句话是不是多少也透露出,陈医生并不排除当反对派阵营的政治导师?又或者说,如果反对党能够团结起来,他不介意当个中立超然的反对派阵营“军师”?

效仿马哈迪和李登辉?

红蚂蚁在现场听了陈清木表明志向后,马上联想到两个亚洲国家和地区的政治人物:一位是92岁的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另一位是94岁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他们都曾经当过最高领导人,但最后都与他们领导过的政党撕破脸,另起炉灶后,反过来与曾经所属政党对着干。陈清木不是想追随这两位政治老人的步伐吧?

李登辉与国民党翻脸,投向台独立场鲜明的台联党怀抱,并成为该党精神领袖。马哈迪更神奇了,卸任多年后,在2016年推动成立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之后还加入反对派希望联盟,成为希盟主席,要在来届大选中与纳吉领导的国阵较真。

政治导师下一步是反对派联盟召集人?

TCB.jpg
陈清木医生在2016年3月11日召开记者会宣布 有意参加2017年的总统选举。(联合早报)

陈清木对政治导师的角色感兴趣。这个角色的微妙之处在于,它有可能为陈清木创造更大的空间,最终让他当上反对派联盟召集人这个更大的角色。我们不难想象,如果各个政党有更多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愿意拜他为师,这将逐步形成一股力量,假以时日当这股力量积累到一个爆发点时,一切或许就水到渠成了。不过,红蚂蚁并不看好陈清木能排除万难,要落实拥护者的梦想成为反对联盟召集人,还有重重难关要过。

作为曾经连续多届高票当选的国会议员,陈清木的基层工作肯定做得非常好,与选民能打成一片。红蚂蚁的亲戚过去住在裕廊西时,也多次到陈清木的亚妈宫诊所去看病,对陈医生的仁心仁术赞不绝口,完全没有精英阶层的架子。他在行动党内也是较具自由派和反对派色彩的议员,以犀利的辞锋和独立的见解赢得同僚敬重,还曾公开反对过教育分流制的政策,以及不顾党督约束,投票反对官委议员制而接到党督的警告信。

话虽如此,对比李登辉与马哈迪这种分量的“精神导师”,陈清木作为一名前后座议员,层级和格局似乎都低了一些,要被所有反对派都接受并拱出来做联盟召集人,肯定难度很大。而且,陈清木自己也说了,本地反对党各打各的算盘,谁也不愿意让步,能不能走到一起还是个问号。

当政治导师 刘程强是否更具资格?

还有,不管陈清木个人魅力有多大,他在捍卫亚逸拉惹单选区的时候,始终都在行动党旗帜下作战。他的票仓里有多少人是投党(因为支持行动党而投陈清木)?多少人是投人(因为支持陈清木而投他本人)? 投党投人的比例又是多少?红蚂蚁相信,这当中不能完全排除行动党的品牌效应。如果作为一名政治导师只是单纯指导政坛新秀如何打赢选战,如何当一名好的国会议员,那么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是否还更具资格?刘程强长期以来就是在反对党旗帜下竞选的沙场老将,不只完全与行动党品牌没有瓜葛,还要时时预防被行动党突袭,可谓身经百战。

陈清木演讲出席者 年轻人寥寥无几

另外,以出席陈清木演讲的公众年龄层判断,八九成都是中老年人,好些人也已经满头白发,年轻人寥寥无几。演讲是在大学里举行,按理说应该会吸引不少大学生出席,但现实情况正好相反。当然啦,也可能是因为现在正值学校假期,所以出席的青年学子较少,不能就此下结论说陈清木的年轻支持者不多。但如果说,陈清木团队是以中老年为主,而支持者年纪确实又偏大的话,那么以他为首的这股政治力量恐怕就难以成气候了。毕竟,在政治上争取不到青壮年选票的反对力量一般难有太大作为。

想当政治导师,只要有人愿意拜师学艺就可以了,想当反对联盟召集人还得先过反对党大佬们那一关。就像陈清木自己说的,“首先要被人接受才行,不是说自己想当就当……让我再想想,现在不排除任何选项”。

陈清木:第四代核心领导班子  同一个模子出来的

陈清木在回答与会者提问时,对现任政府和第四代核心领导班子做出了犀利又中肯的评价。他批评,第四代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剪裁出来的,想法都十分类似。对比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有林金山、韩瑞生和拉惹勒南等已故老臣子,背景不同,各有所长,那样的领导层才是理想的组合。他也鼓励新加坡人摆脱恐惧和听话心态,感觉政策有问题,就要质疑政府,红蚂蚁对此举双手赞同。

陈清木也老调重提,预测哈莉玛在这届民选总统选举中“不战而胜”势必冲击下一届大选。他说,新加坡人觉得他们投选总统的民主权利被剥夺了,政治家如果希望看到改变就要利用这一点,只有选民发出强烈信号,投票把更多反对党议员送进国会,变革才会发生。是不是真是如此,红蚂蚁认为不好太早下判断。毕竟,选民是善忘的,政府只要给多点“甜头”,选民都分到好处,大部分人都不会把总统选举有没有得投票当回事。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站着两个半小时滔滔不绝,虽然主持人好几次建议休息十分钟,陈清木都拒绝照办,还称自己不需要休息,虽然前阵子因为打高尔夫球而伤到膝盖,但已无大碍。这位政坛老手相信意在凸显自己老当益壮,就像个政坛不倒翁。他在演讲中也多次提及,最容易做的是放弃,显然他个人不愿就此放弃。

可惜的是,2011年的总统选举是陈清木最好的出击时机,微差落败后,只怕是再也等不到一下个黄金时机了。这位对未来选项持开放态度的老将在下一届大选中,会不会出来竞选,继续和人民行动党纠缠不清?或许会,也或许不会,毕竟这当中还是有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尴尬。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