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Singlish来骗新加坡人 台湾人赢了lor!

更新:
2017年12月08日 16:51
骗子
(谢静怡制图)

骗子太有才了。红蚂蚁没有读过行骗手册,但绝对相信,想骗人,先学好当地口音。

“台电信骗子学Singlish 骗走119人逾2000万元”,这是《联合早报》12月5日第五版的一则新闻标题。 

红蚂蚁不是没有同情心,但一看到这个新闻标题还是忍不住笑出咯咯声来,简直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黑色幽默片。

骗子学新加坡口音 太有才了

一句话:骗子太有才了。

红蚂蚁没有读过行骗手册,但百分之百绝对相信,骗人一定要先过口音这一关。要骗新加坡人,学好Singlish就差不多ok啦。红蚂蚁敢拍胸膛这么说,因为曾经在中国大陆与骗子交过手。

好几年前,在北京工作的时候,蚂蚁在住家接了一通来历不明的电话,对方声称是邮局打来的。那位女士说,蚂蚁有一个包裹存放在邮局很久了,一定要亲自去认领,至于详细情况,就要由邮局另一个室的工作人员跟我说。好了,电话转到第二个人去,也是一位女士,她跟我说,包裹里头有违禁品,所以无法送到我家,一定要我亲自去邮局谈谈。至于是什么违禁品,她不能说,哪里寄来的违禁品,她也不能说,然后呢,就开始要和我对个人信息的资料了,说是为了确认包裹是要邮寄给我的。

呵呵,骗子尾巴露出来了。想让我说出银行账号吗?想得美。蚂蚁很少自己淘宝的,新加坡的家人也没说要给我寄东西,神经病啊,我哪里来的包裹?那个烂包裹你们自己收着吧,别浪费我的时间,不玩了,马上挂电话。

20171208lie.jpg
被台湾警方查扣的机房电脑网络设备和手机等犯罪工具。(苹果日报)

说真的,骗子演戏还真是演全套。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电话中可以隐约听到背景声完全就像是一个办公室。有打字声、讲电话声,还有翻纸张的沙沙声,让人真以为就是邮局办公室。但蚂蚁早早就咬定,这百分之百就是诈骗电话。为什么呢?和我讲电话的两个女人,都是操台湾口音!说话就像琼瑶电视剧里的女人那样软绵绵的,一直在那里“嘿呀、嘿呀”,完全不像是平时在北京接触到的大陆人。两个台湾女人跑到大陆邮局去当临时工吗?这都哪跟哪儿呀?

所以,蚂蚁一直记住这个故事的教训:想要骗人,先学好当地口音。

真没想到,才不过几年时间,台湾骗子的智慧这么快就赶上蚂蚁的水平了。还真是跑去学Singlish来骗新加坡人,蚂蚁真心服了。但蚂蚁好奇的是,这些骗子是怎么学Singlish的?一个速成班要上多久才能学会基础Singlish会话啊?

看新加坡电影学Singlish 太魔幻了

再去看了一下联合早报的报道,这下电影情节就更魔幻了。原来嫌犯还真是看新加坡电影学Singlish的!Walao, 蚂蚁我从小看港剧学广东话,但起码也看了十年八载才能讲得这么溜好吗。不要跟我讲,那些骗子看了几天或几个星期的新加坡电影,就能用Singlish去骗人喔,那不是骗子太聪明,就肯定是受害者太傻了。

20171208suspect.jpg
台湾警方此次抓获的诈骗集团主脑陈义中(黑衣者,30岁)。(自由时报)

报道说,骗子刻意使用带有新加坡口音的语言和受害人交谈,再加上假冒的新加坡警察部队官网又做得非常逼真,让受害人登录报案时无法立即辨别网站真伪, 一时大意泄露了个人银行户头资料。还有啊,受害人多为新加坡籍或马来西亚籍华人,职业包括教师、退休警察,以及家庭主妇,还有一名新加坡某大学任教的台籍教授也上当。

赞成!新加坡人比大陆人更好骗啦

晕,大学教授也上当……最最最令新加坡人崩溃的,肯定是接下来这个点:该犯罪团伙原在中国大陆行骗,但随着大陆推动"汇款后24小时缓冲期"措施,银行会向汇款人确认才放行款项,导致诈骗难度加大,他们才转移战场,落网嫌犯还向警方透露,发现新加坡人比大陆人更好骗。

哈,最后那句话,红蚂蚁是在台湾的联合新闻网抓来的,新加坡主流媒体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写进报道,这句话才是金句啊!蚂蚁虽然是新加坡人,但完全不觉得被冒犯,新加坡人确实比大陆人更好骗。新加坡人的头脑太直太呆了,什么东西都是A点到B点直线滑行,大陆人可以从A到C到F再拐到D,然后才去B,脑袋像蜘蛛网那样缜密而复杂,真是玩不过啊。新加坡人长期生活在一个保姆国家,说得好听一点,人们的生活政府样样都细心照料,说得不好听,人们的生活政府样样都细致干预。所以啊,大家都在温室里呆太久了,脑袋变得很迟钝又单纯,忽悠几句就像中了中邪似,上当啦。

新加坡人比较好骗,红蚂蚁猛点头赞同,但心中还是有那个迷团:骗子到底是怎么学Singlish的?是看了什么神奇电影啊?蚂蚁上网搜寻了半天,还是找不到有任何媒体报道这方面的信息,只能靠猜。相信是看了梁志强的电影,《小孩不笨》、《新兵正传》等等学来的,这么一个速成班肯定至要两个星期,因为Singlish真的不容易学。

Singlish不容易学 “啦~叻~啰”傻傻分不清

蚂蚁在台湾工作时,好友为解蚂蚁的思乡之情,经常会掺几句Singlish,但味道总是不对。例如说,Lah, Leh, Lor, 这三个语助词,新加坡人讲起来跟放屁一样自然,台湾朋友怎么用都不对。

比如说,一句简单的:吃了没?Singlish讲Makan Liao? 就可以了。但她总以为后面要加个语助词才算Singlish,但又用得不恰当。Makan Liao ah?也是可以的,但如果说成“Makan Liao Leh? 或 Makan Liao Lor? 那就不对味了。还有,很有星洲风味的那句话,You know or not?(你知不知道)或者是 You know meh? (你知道咩?)如果是知道,那就说know lah或者know ah,如果讲“know leh或者know lor 又不对味了。

台湾朋友总爱问,到底什么时候用啦~叻~啰?蚂蚁真的不会教,因为从小讲到大,一开口就自动生成,不用多想一秒。蚂蚁建议,那帮骗子被放出来后,应该去公开授课,让有兴趣的台湾民众都学学。

防骗子 用kopi和teh出考题

为了帮大家防骗子,蚂蚁想到一个妙招,以后如果再接到奇怪的电话,不妨用咖啡店点饮料的用语去考考对方,“假新加坡人”一时半刻肯定招架不住。

听好了。你就这样反问他。

  • 咖啡不要糖不要奶,Singlish 怎么讲?(答案:Kopi-O kosong)
  • Kopi Si Siew Dai 是什么来的?(答案:咖啡加奶,糖少)
  • Kopi Gao是什么东西?(答案:厚咖啡/浓一点的咖啡)
  • Teh O Kosong是甜的还是不甜的?(答案:茶不要糖不要奶)

如果统统都不懂,你就跟他讲:“Walao eh, buay tahan leh, you everything also don't know, blur like a sotong still want to play play.I hoot you then you know”(哇啦,真是受不了叻,你什么都不会,像章鱼那样糊涂,还敢耍把戏,我打你你就知道)呵呵,一定把骗子气得呱呱叫。 

Singlish就是这么特别,这个民间语言很乡土又富有活力,它借鉴了马来语、闽南语、广东话、华语等等,搅拌在一起就成了一杯“新式英语”风味茶。除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外,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速成班上学会,即便学会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融会贯通、运用自如。

未来经济 让“共享”机器人去骗钱

写着写着,红蚂蚁的千里眼突然看到一个未来赚钱(骗钱)的景象。

新经济时代不是流行“无人”,“共享”、“AI”吗?聪明的诈骗集团未来可以这样玩。不需要再让骗子去上什么语言速成班了,直接买下十几、二十台机器人,找高手来写一写电脑程序,让AI机器人可以同时说上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独特口音的语言或方言。要骗某一个国家的人,就按一某个按钮,让机器人集体打电话就可以了,完全做到“无人”境界。被警察抓到了,就说是机器人的错。再问下去,就说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大家一起“共享”机器人。

怎么样?这个赚钱(骗钱)计划很棒吧?找机器人干活,大家就可以在家里摇脚啦,damn shiok(很爽)。不过,如果被mata(警察)抓到就jia lat(惨)了,千万不要说是红蚂蚁jio的hor。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