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有六家倒闭 本地的共享单车还能玩多久?

更新:
2017年12月05日 13:32
bike
(联合早报)

在未来一年,本地共享脚踏车市场的竞争必定愈发激烈,那些资金积累不足的创业公司或许也将面临像中国的酷骑和小蓝一样的危机。

本地的共享经济又有新动作!据《联合早报》今天的报道,本月12日,本地将推出首个大规模电动车共享计划BlueSG。这也将成为继巴黎之后,全球规模第二大的电动车共享计划。怎样,心痒痒了吗?

看来,可供共享的交通工具,“体型”似乎已越变越大。上个月,我国政府还宣布将在明年探讨试行“随需而至”(on-demand)的无人驾驶巴士服务,用于加强新镇的衔接性。不晓得日后共享交通工具会不会也进一步扩大到巴士、甚至是游艇和飞机呢?

噢,好像想多了。

共享交通工具要普及,首先必须确保服务的可持续性,至少不能随随便便倒闭。

中国网上最近刊登了一则“6家共享单车已倒闭,你的押金还在吗”的文章被传得风风火火,本地许多共享脚踏车用户也开始人心惶惶。现在又冒出一个新的共享电动车计划,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连与红蚂蚁为邻、天天开轿车的摩登婶也不禁开始担心本地共享经济会否遭殃。

中国共享经济遭遇瓶颈?

近日,中国众多共享单车之一——酷骑单车,被爆出“退还押金难”问题,以致数以千计的用户连日来蜂拥到北京酷骑单车总部追讨押金。由于排队人数众多,甚至惊动了警方到场。

酷骑.jpg
押金难退,酷骑北京总部排起千人长队。(互联网)

据中国国内媒报道,酷骑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该平台用户量达1000万人,按每位用户支付298元人民币(约60新元)押金计算,换言之公司拥有近30亿元人民币(约6.12亿万新元)押金。

无独有偶的是,即酷骑单车之后,小蓝单车团队也宣布解散。据广州日报报道,本月15日,有小蓝单车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拖欠员工工资继续拖欠至2018年2月10日。

有消息称,公司拖欠供应商货款近2亿元人民币(约4100万新币),员工工资未结清,用户押金无法退还。小蓝单车目前已经全面退出杭州,App也一直处于登录错误的页面。

曾经风风火火的共享单车,如今竟落入如此田地。这会不会是本地目前仍处于风风火火阶段的共享单车服务的可预见未来呢?红蚂蚁不禁替本地的共享脚踏车企业捏一把冷汗!

事出何因

红蚂蚁先找来了几张照片给读者们看看:

郑州.jpg
这是在郑州的一个空院内,当地政府将随意停放的脚踏车全部堆集于此。(互联网)
杭州.jpg
这是在杭州城南的一处空地,堆满了共享脚踏车,数量触目惊心!(互联网)
厦门.jpg
这是在厦门一处安置被收缴单车的“坟墓”,由于场地太小容纳不了如此数量的单车,所以启用了起重机来积压放置。(互联网)

据中国媒体报道,厦门当局就共享脚踏车乱停放的问题,于11月初展开第一轮共享脚踏车整治工作,计划借此减少一半厦门岛内的共享脚踏车存量。

这样的场景,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依红蚂蚁来看,这说白了就是市场饱和,已见顶!多家共享脚踏车企业为了抢占更多市场份额,无限制投放,这样的恶性竞争,造成了这种供过于求的现象。如今中国许多城市街道被各种各样的共享单车占据,乱停乱放,影响了市容市貌,不得已得由大老板出面干涉,这才有了图中如此壮观的景色。

自2016以来,中国就掀起了一股共享单车热潮。从摩拜单车(Mobike) 到 ofo,再到小蓝、小鸣等五花八门的共享单车品牌,大家都想要帮助你完成“最后一公里的路”。但见到这些照片,不禁让人质疑,真有那么多“最后一公里的路”吗?

市场是残酷的,“付费玩家”玩得风生水起,“普通玩家”则注定被淘汰。据悉,中国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摩拜和ofo,在过去一年里已经完成17亿美元(约22.86亿新元)的融资,占据了中国接近95%的市场份额。而剩下的均由町町、酷骑等其他共享单车企业瓜分,拿不到那么多筹码,退出游戏是迟早的事。

两大共享单车行业巨头摩拜和ofo,不仅来势汹汹,而且胃口还不小。在攻下了大部分中国一、二线城市后,它们还搞了本护照出海,将足迹延生到了其他国家,其中就包括了新加坡。

本地市场也饱和了吗?

不知道读者是否了解,本地共享脚踏车市场短短一年内也出现七家业者。常年居住在新加坡的小蚂蚁就好奇了,才区区600万人口不到的弹丸小岛,出现这么多家竞争者,这块饼够分吗?

摩拜单车新加坡总经理孟繁星于今年10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就曾透露,经过公司市场调查,共享脚踏车的领域还在快速增长。

同时另一共享脚踏车企业oBike的创办人石一也指出,他们的目标是将本地四分之一的公共交通使用者转换成他们的用户,距离这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据悉,三巨头oBike、ofo和摩拜在本地各有至少1万辆脚踏车。它们之所以能够大批引进脚踏车争夺市场份额,主要是靠有大笔资金作为后盾。

据《联合早报》的消息称,摩拜和ofo在近期E轮融资活动中,分别获得6亿美元(约8.11亿新元)和7亿美元(约9.42亿新元),可见"过江龙"财力之雄厚。而oBike最近在B轮融资中也获得了4500万美元(约6058万新元)。

今年5月刚参与游戏的本地业者GBikes也认为本地市场还有发展空间。其首席财务官谢长恩就指出,“去年在新加坡劳动队伍为360万人,若以每10人中有一人使用脚踏车,那新加坡可容纳超过30万辆脚踏车。新加坡容量如今还没到一半。”

各位游戏玩家都在给市场下“迷幻药”!

GBikes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它是本地成立四年的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G的子公司,初步融资获得2000万新元,年底前也准备推出3000辆脚踏车。

但红蚂蚁却觉得,在未来一年,本地共享脚踏车市场的竞争必定愈发激烈,那些资金积累不足的创业公司或许也将面临像酷骑、小蓝一样的危机。

当然,那也只是红蚂蚁的浅见,这游戏该怎么玩,能玩多久,终究还是老大说了算。

新加坡政府做了什么?

《联合早报》的消息称,为了促进共享脚踏车及其他相关的共享经济发展,新加坡两个政府部门、数个市镇理事会就与五家共享脚踏车业者签署谅解备忘录,共同推动共享脚踏车的良性运转和智慧管理。

谅解备忘录是什么?它是政府部门与业者共同协商拟定的一份合同,是各方都认可并达成共识的结果,因此在执行方面遇到的阻力和障碍会较小。

其中,陆路交通与管理局LTA就给了共享脚踏车企业宽限期,要求他们处理本地脚踏车乱停放现象。但效果如何?

红蚂蚁给大家看一段视频:

最近一起破坏共享脚踏车案也是丑声四溢。《联合早报》日前报道,一段时长13秒的视频显示,女子把一辆共享脚踏车推入沟渠后,她的男伴也把停在人行道旁的另一辆共享脚踏车同样推入沟渠,两人过后若无其事般离开现场。

ofo.jpg
占据了组屋楼梯间和走道的共享脚踏车。(联合早报)

也有网民在面簿上贴文指出,义顺环路第448座组屋6楼,有居民的单位外摆放着多辆脚踏车,而且又将两三辆ofo共用脚踏车带回单位外,占据了楼梯间和走道,引起邻居不满。

eastcost.jpg
被随手丢弃在东海岸公园的共享脚踏车。(联合早报)

还有网友拍下了共享脚踏车在东海岸公园抢地盘一幕。

这就是政府所谓的管制!

与中国一样,众多破坏市容市貌的例子,不胜枚举。这或许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该来的总是会来!资金压力与运营等方面等问题终究会推动市场的重新洗牌,本地的共享脚踏车平台迟早也会迎来倒闭或整合浪潮。红蚂蚁认为,中国早已出现了类似现象,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本地政府也应该预测到这一情况的发生,要么助其一臂之力,将公司并购,要么将共享脚踏车及企业数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避免乱停放或破坏现象愈演愈烈。

不过,某些现象不是靠条规就能解决,真正根深蒂固的,还是民众自身的心态。红蚂蚁在此也想提醒一下广大用户,以中国目前出现的现象引以为戒,不要让自己的押金也打了水漂。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