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暖男”:“小红点”国防部长为何成“空中飞人”?

更新:
2017年11月29日 19:09
Minister Ng Eng Hen visiting India
黄永宏部长在印度访问期间试飞了由印度空军少将A.P. Singh驾驶的印度自制“光辉”(Tejas)战斗机。(黄永宏面簿)

大国国防都讲究软硬,更何况是小国?因为小,所以不能只有硬,更要有软,非得由国防部长亲力亲为不可,参加派对、露露脸、跳跳舞。否则“促和平、保平安”就只是个口号而已。“小红点”向来是讲求言行一致的。

“小红点”的国防部长真的很忙。

风尘仆仆的黄永宏部长目前正在印度访问。在这之前,他已经到过泰国、美国、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连远在中东的战乱国家伊拉克都去了。红蚂蚁算了一算,近半年内,黄部长已经外出访问八次了;相比之下,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它的国防部长也不过外访11个国家,其中包括出席区域性论坛。

黄部长59岁,年纪不轻了,干嘛还要当拼命三郎啊?

没办法啦,这就是国防部长的分内工作。部长这么飞来飞去,是为了交朋友,帮新加坡交朋友。

因为国防有一项“双D”原则————Deterrence and Diplomacy( 威慑与外交)。也就是增强军事力量与搞好防务外交,把国防想象是人的话,增强军事力量就相当于“练肌肉”,防务外交就是“搞PR”。要做好国家防卫的公关工作,当然是要“一把手”亲自出马当“空中飞人”了。

国防“双D”:猛男身手+暖男性格

国家就跟人一样,你不欺负别人,也不想别人欺负你,那就要做到这两点:

一、锻炼好身体,最好练到八块腹肌和两块二头肌的好身材,不用出手,就能把坏人吓跑。如果真有坏人搞事,至少还有还手的能力。

20171129_muscle.jpg
(谢静怡制图)

二、天天展笑脸,全球走透透交朋友,积极扩大“朋友圈”,降低别人对我们的敌意。没大事发生的时候,把关系搞好,一旦危机发生时,至少还有江湖朋友帮忙。

这听起来不就是猛男身手+暖男性格的混合体吗?

出国参加“派对” 新加坡“舞功”还不错

要把肌肉练好,那就多多上健身房。要广交朋友,那就多串门子,参加大大小小的“派对”。

出国参加派对当然就要学会跳舞,而且到不同国家去,还得跳不同的舞曲,穿不同的服装。一下要穿燕尾服展示绅士风度,一下要穿运动服小露胸肌,够闷骚,但不风骚,不能有失国体,又要与各国的圆舞曲跳得圆满。不能踩到对方的脚,也不能被对方踩,对谁都不能过分冷,更不能过分热,一切要拿捏得刚刚好。

当然啦,不只是国防部长,任何部长出国参加派对,都要练好这身本领。

“小红点”分别与中美印“跳舞”

新加坡的“舞功”还可以,与舞伴的关系也没有搞砸。从9月到11月间,和中美两大国都跳了舞。黄部长在北京与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热情拥抱过,在华盛顿与美国海军部长斯潘塞会晤过。 

20171129-Ng Eng Hen and Chang Wan Quan.jpg
黄永宏部长(左)在北京与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热情拥抱。(互联网)

接着,部长又到印度访问三天,今天才结束行程。活动包括出席新印第二届防长对话会,参访卡莱昆达空军基地并和参与新印两国空军演习的人员交流。据《海峡时报》报道,黄部长还穿上飞行服,坐上印度自制的“光辉”(Tejas)战斗机,亲身体会战斗机的飞行感觉。

20171129-NEH selfie on plane.jpg
黄部长在面簿上发帖文说:“我把我的性命交在A.P. Singh少将手里45分钟,坐着“光辉”(Tejas)战斗机在两万尺高空中翱翔……即使进行G转弯和不断凌空旋转也非常平稳,所以我还能轻松自拍了几张照片。”(黄永宏面簿)

部长也是印度以外,第一个体验这一款战斗机飞行性能的外国部长。据《海峡时报》报道,黄部长坐完飞机后说:“Tejas是一架很好的战机,不过我不是机师。机师是空军少将A.P. Singh,他开得非常好,感觉就像是坐汽车。”

《联合早报》报道的侧重点则是,新印海军签订双边协议,进一步推动两军合作与联合演习。随着协议生效,新加坡武装部队将成为唯一海陆空三军都和印度签有双边协议,并在印度和印军一起训练的军队。

不止这些,“小红点”参加的“派对”还有很多很多,有时跳跳“双人舞”,有时要跳“18人舞”。甚至,有时自己做东当主人,广邀新朋友和老朋友参加我们的派对。大家定期咬咬耳朵,广结善缘。红蚂蚁把一部分列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几个朋友一起开派对(多边框架)

一、亚细安国防部长会议(ASEAN Defence Ministers’ Meeting,简称ADMM)这个多边够厉害了,一共有“十边”。这个机制成立于2006年,是东南亚最高级别的防务与安全合作机制。我国明年将接下亚细安国防部长会议轮值主席。

20171129-ADMM.jpg
十国代表与亚细安秘书长出席了今年10月在菲律宾举行的第十一届亚细安国防部长会议。(法新社)

二、亚细安加八国防长会议(ADMM-Plus)机制设立于2010年。除了亚细安十个成员国外,也纳入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新西兰、韩国、俄罗斯和美国这八个国家。这个多边更牛,十加八,一共有“18边”。ADMM-Plus初期每三年召开会议一次,目前每两年一次。在这个多边框架下,各国可通过互访和军演来加强军事合作与交流。

三、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与英国之间的五国联防安排(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简称FPDA)。这个多边虽然只有“五边”,但历史非常悠久。五国联防安排设立于1971年,至今已有45年历史。这是在英国撤出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大部分驻军后,设立的区域防卫架构,主要是为当时独立不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提供防卫。

20171129-Five Ministers.jpg
五国联防安排的签约国,即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英国和新加坡的海军总长,在今年5月中旬举行的亚洲国际海防展览及会议的场边与黄永宏医生(右二)会晤,共同重申各方将遵守致力推动五国联防安排的承诺。(新加坡国防部)

和个别朋友单独开派对(双边机制)

一、新加坡和美国海军自1995年起就举行代号"联合备战与训练"(Cooperation Afloat Readiness and Training Exercise,简称CARAT)的海上常年双边联合演习,旨在促进两国的防务合作和协同能力。泰国皇家海军参加了今年的演习。

20171129-CARAT Singapore.jpg
代号“ 联合备战与训练”(Cooperation Afloat Readiness and Training Exercise,简称CARAT)的新美海军大规模演习于2016年7月19日展开,为期约两周。时任新加坡海军舰队司令柳俊泓准将(左)与美国西太平洋后勤群指挥部第73特遣队指挥官赫尔利(Brian Hurley)少将在樟宜海军基地主持CARAT演习开幕仪式。 (联合早报)

二、新加坡和中国在2008年签署防务交流和安全合作协定,使防务交流正式化,并于隔年首次举行双边陆军“合作”演习(Exercise COOPERATION)。2014年,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访问中国,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会晤,就加强两国防务领域的合作达成“四点共识”,双方同意逐步增加“合作”演习的训练项目类别、规模及频率。2015年,首度举行双边海军“中新合作2015海军演习”。

20171129-Singapore and China.jpg
新加坡与中国海军首次举行“中新合作2015海军演习”。(联合早报)

三、新加坡和印度海军自1994年举行“SIMBEX”军演,增进两军互信和了解。演习范围和规模不断扩大,不仅涵盖潜水艇对抗战事演练,也融入海事安全、海对空以及海对地的战斗练习,今年海上部分的演习在南中国海展开。新加坡空军和陆军也定期与印度军队举行演练。

20171129-SIMBEX.jpg
2015年5月,代号“SIMBEX”的新加坡海军部队和印度海军联合展开的常年双边海战演习在南中国海举行,为期七天。(联合早报)

自己做东开派对(大规模论坛)

自2002年起,新加坡就做东,招待出席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简称SLD )的本区域及其他地区的国防部长、军事将领、高级官员、学者等。这个由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主办的活动今年迈入第16个年头,它给国防领域的官员和学者提供一个交换意见,形塑区域军事准则和促进各国交流的平台。

20171129-Shangrila Dialogue.jpg
今年6月3日,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左起)参加了由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奇普曼博士(John Chipman)主持的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第三场全体大会。巴基斯坦总参谋长哈亚特(Zubair Mahmood Hayat)和加拿大防长沙贾安(Harjit Singh Sajjan)也在这场题为“亚太危机管理的新挑战”的论坛上发言。(联合早报)

小国“巧国防” PR部分不可少

对了,李显龙总理本月中旬在亚细安峰会向新加坡媒体小漏口风,印度总理莫迪明年将到访我国,出席一年一度的区域安全论坛香格里拉对话。

不要小看红蚂蚁啊,蚂蚁曾经偷偷爬进去这个SLD,见识了大场面,也见到了不少大人物。他们都在干什么呢?有的发表主题演讲,有的针对热门议题提出观点,有的忙着接受媒体采访。其实啊,在蚂蚁看来,大人物借这个场合咬咬耳朵,探探风声才是最重要的。

说了这么多,终于明白为何小国的国防部长要经常飞来飞去了吧?大国国防都讲究软硬,更何况是小国?因为小,所以不能只有硬,更要有软。为显示我们重视这个软的PR部分,非得由国防部长亲力亲为不可,参加派对、露露脸、跳跳舞。否则“促和平、保平安”就只是个口号而已。“小红点”向来是讲求言行一致的。

搞好公关(外交):护企业、护国武器

写到这里,红蚂蚁才猛然想到,连国防都要搞PR了,更何况是个别企业呢?我们看到不少企业公关失败的个案,结果是搞到形象大坏,影响企业运作。

国外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例子就是联合航空了。这家美国航空公司硬是要求已经坐进机舱的乘客让位,并强行把人拖下飞机,视频在网络上疯传,重创形象。至于本地,呵呵,红蚂蚁想到的就是最近走衰运的地铁公司。

所以说,国防有“防务外交”,企业有“企业公关”,笑脸交朋友和建立言行一致的良好形象,这些大原则可都是防身、护企业、护国的武器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