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会掀“马来海啸”?(三)

更新:
2017年11月29日 15:50
Johor
衔接新加坡和柔佛州的新柔长堤。(联合早报)

柔州虽然是国阵的定存州,但其实该州有不少摇摆议席,若非马来人不变,10%至15%的马来选票转向,州政权就可能易手。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与现任首相纳吉的攻防战在明,暗地里希盟和巫统在柔佛州不断过招。

在西马,除了雪兰莪、槟城和吉兰丹,柔佛和吉打是来届大选的必争之地。马哈迪的其中一个策略是希盟多拿下一个州政权,以此来撼动纳吉在巫统党内的地位。纳吉如今在党内的地位虽看似稳如泰山,但来届大选如果表现比2013年还差,包括失去更多国会议席和州政权,党内肯定还有人会唯他是问。

20171129_malaysia.jpg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和现任首相纳吉明里暗里在柔佛州不断过招。(谢静怡制图)

希盟在这两州实力较强,可与国阵争长短。吉打是马哈迪老巢,他儿子慕克力是吉打前州务大臣,民联曾在2008年赢得吉打州政权,可见希盟有实力在来届大选冲击国阵吉打州政权。

国阵希盟暗中争夺柔佛

柔佛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柔佛是巫统起家的地方,能拿下柔州政权,是对巫统的最大打击。在柔州制造反风,是掀起马来海啸的第一步。

20171129_table1.png
(谢静怡制图)

以人口来看,柔州是马来西亚第三大州,仅次于雪州和沙巴。柔州人口结构混合,马来族占人口的54%,华族占33%,印族占6%,其他7%。

20171129_table2.png
(谢静怡制图)

在过去三届大选,国阵在柔佛的支持率呈现下滑趋势,从2004年大选的77%,下跌到2008年的63%,再跌到2013年的54%。民联/希盟方面,除了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支持率不断上升。民行党从2004年的9%,上升到2008年的13%,再到2013年的16%;伊党从2004年的12%,上升到2008年的17%,再到2013年的24%。公正党在2004年仅有2%,2008年和2013年维持在6%的水平。

柔佛王室和苏丹

20171129-Johor Sultan.jpg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今年10月携妻子拉惹查丽苏菲雅和大儿子依斯迈一起出席文莱苏丹的皇室晚宴。(路透社)

巫统的内斗、柔佛王室和苏丹对政治领袖的批评,以及提出的“柔佛族”(Bangsa Johor)概念,无疑使得巫统和国阵丧失一些支持。尽管如此,马来西亚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今年6月进行的调查显示,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的支持率还是相当高,达65%。马来人和印族对他的满意度分别达到84%和71%,华人则只有36%。

柔佛州有不少摇摆议席

20171129-Mu You Ding.jpg
慕尤丁(互联网)

被逐出巫统的慕尤丁曾担任柔佛州务大臣,他在柔州政坛可能还有影响力。默迪卡中心民调显示,慕尤丁都在柔州的支持率有41%,支持度不俗。本届大选,他将带领土著团结党出征柔州,希望能联合其他反对党拿下柔州政权。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Felda Global Venture)涉舞弊,损失惨重,而柔州有不少垦殖民,舞弊案可能令他们损失惨重。反对党能否炒热这个议题在大选取分?目前看来不容易。

柔州虽然是国阵的定存州,但其实该州有不少摇摆议席,若非马来人不变,10%至15%的马来选票转向,州政权就可能易手。

柔州议会有56个议席,拿下29席即可组织政府。16个议席有少过45%的马来选民,例如士姑来、士乃,华人选民比率较高的区基本上是希盟囊中物;14个议席有超过70%的马来选民,是巫统的强区。

有26个议席的马来选民比率介于45%至70%,属于混合选区,是大选的必争之地。此外,国阵控制的17席和希盟的11席,多数票都少过3500票,选民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些议席都可能倒向另一边。

柔佛在来届大选中的重要地位

这些情况使得柔州成为来届大选的主要战场之一。

马来西亚智库民主与经济事务机构执行长旺赛夫(Wan Saiful)11月初在ISEAS的一场座谈会上分享了他最近到柔州考察的结果,以及ISEAS委托马来西亚默迪卡中心今年中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

他说,土团党和国家诚信党都默默在柔州进行渗透,其中诚信党已经瘫痪伊党在柔州的区部和支部机器。有伊党党员承认,该党在来届大选若能拿下一个州议席,就算是幸运的了。

土团党在柔州的策略是静静拉拢年轻选民的支持。该党认为,吸引巫统党员跳槽加入该党并不重要,最好巫统党员留在党内,但把票投给土团党。这样的策略有没有效,只能等大选来评断。

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支持率有相当大差距

民调也发现,柔州马来人和非马来人对于哪些议题更值得优先关切,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这使得族群之间对于该支持哪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判断。

民调要求受访者排列以下四个议题的优先秩序:马来/少数族群权利、领袖素质、经济表现、治理与服务提供。马来人的排序是马来人权利、治理与服务提供、领袖素质和经济表现;非马来人的排序是治理与服务提供、经济表现、领袖素质,最后才是少数族群权利。

由此可见,柔州马来人依然非常重视哪个政党可以保障马来族群的权利,其次才是治理与服务提供,经济表现排最后,而非马来人更重视治理与服务提供、经济表现,自身族群权利排最后。

换言之,马来人更倾向于把选票投给巫统/国阵或伊党,对于主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民行党和希盟,他们会认为这威胁到马来人权益。即使土团党和国家诚信党打着可以保障马来人权益的旗帜,但因为与民行党靠拢,也未必能轻易获得马来选民的信任。

这也就是调查结果显示柔州马来选民依然支持巫统和国阵的原因所在。

两个民调结果截然不同 形势依然难以捉摸

20171128_ISEAS.png
(谢静怡制图)

ISEAS民调结果显示,柔州马来选民喜欢国阵的有65%,不喜欢的有21%,喜欢巫统的有67%,不喜欢的有19%。在反对党方面,喜欢希盟的马来选民只有14%,不喜欢的高达69%,喜欢土团党的有21%,不喜欢的有60%,喜欢诚信党的只有13%,不喜欢的高达69%。

20171129_yesornotable.png
(谢静怡制图)

71%马来选民认为,民行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政党,22%持反对意见;62%马来选民认为,希盟被民行党控制或主导,25%持反对意见。由此可见,大部分马来选民对民行党持有刻板印象,希盟要鼓动10%至15%的马来选民转向,或者将伊党的20%至25%支持票拉过档,以掀起马来反风甚至海啸夺取柔州政权,面对一定的阻力。

20171129-INVOKE.png
(谢静怡制图)

不过,据当今大马报道,亲公正党组织INVOKE今年中进行的全国民调显示,包括沙巴和砂拉越土著在内,马来族及土著对国阵和希盟的支持率分别是35%与36%。

两个民调结果截然不同,形势依然难以捉摸。可以说的是,柔佛马来选民的投票倾向似乎没有出现大的变化,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很可能依然是巫统的堡垒区,但混合选区的情况依然不明。马来海啸会不会在柔佛,乃至全马各地出现,非马来人对希盟的支持会不会退潮,目前都难以下定论。(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