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会掀“马来海啸”?(二)

更新:
2017年11月28日 13:22
Mahathir and Najib
(谢静怡制图)

如果非马来选票依然投向希盟,而马来社会也跟着掀起反风,联邦政权是有可能易手的。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对现任首相纳吉不满已久,还没退出巫统之前就一再抨击纳吉。马哈迪在2016年2月底退出巫统后,纳吉连番开刀,将他的副手慕尤丁、马哈迪儿子慕克力、巫统副主席沙菲益阿达等开除出党。马哈迪、慕尤丁和慕克力为在来届大选挑战纳吉和巫统,2016年9月成立土著团结党,主攻垦殖民区和马来区,这些都是巫统的票仓。

马哈迪与纳吉的攻防战

从2016年初至土团党成立初期,纳吉似乎没有把马哈迪的放在眼里。这种情况后来明显变化。

土团党成立初期,巫统认为马哈迪的影响力已不复当年,不足为患。2016年9月,马哈迪与安华达致共识,联手扳倒纳吉。纳吉和巫统似乎开始意识到马哈迪的影响力。12月,巫统大会一方面炮轰马哈迪,指责他为巫统叛徒,另一方面向纳吉表明效忠。

纳吉得到巫统上下忠诚,从今年初开始对马哈迪的攻击作出反击。

20171128-Cranes Forest City.jpg
依斯干达特区的森林城市(Forest City)发展地块上起重机吊臂林立、建筑工程正如火如荼开展。(彭博新闻社)

马哈迪对纳吉政府引进中国投资作出的指责,使得纳吉不得不多次回应。马哈迪先是指责纳吉与中国关系过于密切,让中国成了马来西亚的债主,可能导致中国对马来西亚“殖民”。马哈迪指控纳吉政府计划引进70万中国人到依斯干达特区定居,给他们身份证和投票权,以便在来届大选投国阵一票。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相信这样的指控,但马哈迪的心理战无疑激起柔佛州马来选民的警惕。

要知道,种族课题在马来西亚依然很敏感,尤其是涉及中国投资的问题。种族界限在马来西亚依然分明,族群之间的对立虽然没有1960年代时那么严重,但近年的宗教种族课题让族群之间存在张力。

马来社会选民一直不信任民主行动党,认为民行党是华人政党,有一种民行党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依然有关系的错误印象,以为民行党若成为联邦政府的一分子,会推翻马来人至上主义。

马来社会对华人的来源地中国同样有莫名的不信任,因为中国共产党过去曾向东南亚输出共产主义革命,老一辈对已然解散几十年的马共依然有阴影。

对依赖中国的指控切中要害?

马哈迪的指控使得纳吉和巫统不得不谨慎应对。纳吉回应称没有发公民权给置产的中国人,指责马哈迪的言论是“天大的污蔑”。

巫统基层也对政府对中国的依赖出现焦虑,这说明了马来社会的焦虑感。纳吉2016年底访华招商引资,签署东海岸铁路计划、购买军舰等商业交易,党内领袖要求纳吉作出解释,以缓和基层的焦虑。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近期发表的一篇民调分析文章指出,马哈迪对纳吉政府大力吸引中国投资者到柔州投资的猛烈攻击,可能收到效果,因为三大族群对该州的中国投资的整体支持度都不高。

在柔州马来土著占多数的东部地区(包括丰盛港、东南镇、哥打丁宜、边加兰等),农村和城镇受访者当中分别有53%和52%对中国投资表示不满意,满意的只有42%和38%。在城镇化程度较高的西北部地区(包括巴莪、礼让、峇吉里、麻坡、巴力士隆、亚逸淡、四加亭和峇株巴辖),农村和城镇受访者当中分别有57%和54%表示满意,不满意的有39%和33%。直接受惠的依斯干达特区(包括地不佬、巴西古当、新山、埔莱、振林山、古来、笨珍和丹绒比艾)满意度最高,农村和城镇受访者当中分别有70%和55%表示满意,不满意的有25%和38%。依斯干达特区的农村受访者满意度高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可以直接从土地销售中获得好处。

设皇委会调查陈年旧案反击马哈迪

纳吉不得不对马哈迪展开反击。他的内阁先后成立专案小组和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马哈迪主政期间国家银行亏损高达100亿美元(约142亿新元)的外汇交易案。马哈迪指控纳吉的七亿美元捐款案,巫统则指责马哈迪在位22年一直接受政治捐献。

20171128-Proton.jpg
“普腾”易名为“宝腾”(互联网)

“普腾”易名为“宝腾”                  

纳吉政府也将马哈迪一手建立的普腾汽车公司售予中国汽车公司吉利,既将普腾这个扶不起的阿斗让给吉利改造,也借机打击马哈迪,是一石二鸟的策略。

到得后来,阿末扎希不惜抛出“马哈迪不是纯正马来人”的说法,企图削弱马哈迪的马来民族英雄形象。

要知道,马来人本身并不是血统单一的民族,纳吉和他的父亲、第二任首相拉萨拥有印度尼西亚武吉斯血统,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的祖父母是土耳其人,第五任首相阿都拉的父亲是阿拉伯人,母亲则来自中国云南。

由此可见,马哈迪的威胁已让巫统乱了阵脚,连骂人祖宗十八代的话都翻出来了。纳吉和巫统显然不敢小觑了马哈迪,担心他真的能掀起马来海啸。如果非马来选票依然投向希盟,而马来社会也跟着掀起反风,联邦政权是有可能易手的。

(红蚂蚁明天刊出《马来西亚大选会掀“马来海啸”?》之三,重点分析希盟和巫统如何在柔佛州过招。柔佛是巫统起家的地方,能拿下柔州政权,是对巫统的最大打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