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病愈后首访苏州 五天中国行透露什么信号?

更新:
2017年11月27日 22:04
财政部长王瑞杰(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同出席对话会的新加坡留学生合照留念。(财政部提供)
财政部长王瑞杰(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同出席对话会的新加坡留学生合照留念。(财政部提供)

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反正就如王部长说的,“人生中有些事情总是难以预料”,生病无法料,回归也难测,最后谁接班,天不知地不知,只有总理知吧?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26日)刚刚结束中国访问行程,从本地媒体的报道判断,没有什么太劲爆的内容。一带一路、创新与科技、企业交流、苏州工业园区等等,都在可预期范围内,也与王瑞杰的财长身份相符合。

《联合早报》的报道指出,王瑞杰是中共十九大后首名访华的新加坡部长。红蚂蚁倒是想到另一个“首”,这是王部长病愈之后,首次以新加坡—江苏合作理事会联合主席的身份主持召开理事会会议,又在北京清华大学大谈新中关系,让人嗅出一股“强者归来”的味道。部长在明年的内阁调整中是否更上一层楼,在新中事务方面是否将扮演更吃重的角色?

王部长“强者归来” 健康看来无恙 在新中事务将扮演更吃重角色?

蚂蚁查了一下,王瑞杰上一次到江苏主持召开新加坡-江苏合作理事会会议是在2014年。2016年5月,王部长突然中风倒下,12月在南京召开的新苏理事会会议,只能由理事会新方副主席、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顶上。今年新加坡-江苏合作理事会会议在苏州召开,王部长亲自带队出国,随行的还有35家本地企业的逾65名代表,看来部长对外释放的一个明确信号是,我的身体已经康复得很好,不只是“七七八八”,甚至是恢复得“九九十十”了,完全可以应付五天行程。

file6xo2xhegsubnszhy2gj.jpg
王瑞杰(左)与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右)会面。

王瑞杰五天的公开行程相当紧凑。他先在苏州与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会面,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机构(NUS Enterprise)在苏州工业园区设立的“大牌71”起步企业孵化中心主持揭幕。然后,续程到北京出席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和凯德集团联合举办的科技创新峰会,并在会上主持“全球创新联盟(北京)”(Global Innovation Alliance)发布仪式。在北京期间,到访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就新中两国关系发表40分钟的演讲,还同中国高级官员会面,参观电子召车平台滴滴出行等等。

媒体报道说,王瑞杰和娄勤俭会面时,在开场白中忆述与苏州的渊源。王部长说,他曾多次到访苏州,在1997年新中首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起步初期,他就以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的身份陪同李光耀到访。

王部长担任过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

“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

嗯,或许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王瑞杰这番谈话让人不由得想起了,他在第四代核心成员的总理接班人竞逐赛中,拥有这个特殊优势。《联合晚报》曾经引述政治观擦人士赖涯桥副教授说,如果王瑞杰早前没病例,其实胜算高,尤其他曾在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与李光耀先生合作,备受关注。赖涯桥认为,王瑞杰在形象上受到国人的喜爱和肯定,他作风稳定,是三人当中比较成熟的领导人选。赖涯桥还说,王瑞杰至今仍被看好,只要有得力的左右助手,仍有机会出任总理。

行动党内对总理接班人选还未有共识?

接班人议题外界高度关注,但李显龙总理一直卖关子,上周日(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也没有透露接班人选的信息,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行动党内对总理接班人选还未有共识。不过,倒是有个细节引人关注,总理在演讲中提到“未来经济理事会”时,点名王瑞杰(56岁)、陈振声(47岁)和王乙康(47岁)这三位第四代领导人。没错,依序是:(大)王、陈、(小)王。这个顺序只是随口提,还是有另一层特别意涵,红蚂蚁和大家一样雾里看花看不清。

20171127_WTW.jpg
王瑞杰(左)、陈振声(中)以及王乙康(右)。

王瑞杰口风最紧 拒谈总理接班人选

只能说,从媒体的报道评估,在“双王一陈”三位领跑人选当中,年纪最大的王瑞杰迄今口风最紧,始终拒谈接班人选的敏感问题。另两位部长被媒体问及时,多少都做回应,尤其是陈振声部长,他的谈话甚至被外媒扩大解读成,他个人“已经准备好奉召担任下一任总理”。

10月30日在新加坡外国记者协会午餐对话会上,陈部长回答外媒提问时说:“我们所有人都须做好准备,确保一旦有需要肩负这一重任时,能胜任工作。”结果,外电记者将之解读为,陈部长个人已经准备好当总理,相关消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后引起轰动,网民当真以为陈部长“举手”要当总理了。外国媒体后来才将陈部长的意思,从“个人”改成“团队”已经做好准备。

王乙康今年7月接受《每日新闻星期刊》(Berita Minggu)专访被问及领导班子交接事宜时说,我国第四代领导班子正处于加深合作和促进彼此了解的阶段,由谁来担任新团队的领导尚言之过早。王乙康说:“这个过程到了某个点,我想就会有个领导人浮现。无论这个人是谁,我都会支持。”王部长答得委婉含蓄,但总算是大方得体做了回应。

王瑞杰在康复后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的采访时,坚持不谈总理接班人问题。据记者的描述,问王瑞杰还是下任总理人选之一吗?他笑而不谈。至于第四代领导团队核心成员之间,是否已经到了讨论谁出任“同侪之首”的阶段,他仍是不谈。记者再试问,康复后是否愿意继续以任何形式为新加坡服务?他终于回应:“是的,我想‘以任何形式(服务)’的说法,是重要的表述方式。因为我很感激我在新加坡所拥有的一切,我也认为我们各尽本分,为人民打造更美好的未来是重要的。”

王部长坚持不谈总理接班人,只谈如何服务新加坡,高招,红蚂蚁服。一切还未成定局就不公开掀底牌,不公开表露志向,不掉入媒体提问的陷阱,也避免谈话被“扩大解读”或误读的可能。当财政部长的人算盘必然打得精,王部长果然处事沉稳,连媒体要打个耸动标题也难。

就像媒体报道的那样,王部长的对答能力完全不像是中风过的病人,而且还一度昏迷六天,肺部也受感染,因插管而无法言语,醒来后只能靠手写沟通。他对苏醒后的头几天记忆模糊,曾挣扎起身,还以为自己正在办公室开会。从一个躺在床上的病人回归到一个能出国访问和主持会议的部长岗位,王瑞杰快速康复的过程不可不谓是奇迹。

从倒下到回归 奇迹般康复

红蚂蚁整理了一下,王部长从倒下到回归的几个关键时间节点:

2016年5月12日:内阁会议召开时,突然昏倒,送院后被诊断出是因动脉瘤引起中风

2016年6月25日:住院45天后出院,王瑞杰在面簿上载办理出院手续及感谢医疗团队的视频,他明显消瘦,但口齿清晰,步伐稳健。

2016年8月22日:正式复工但避免公开露面,若需要开会,就把与会人数控制在10人以下。

2016年11月27日:淡滨尼集选区大型民众设施综合站“淡滨尼天地”开幕,王瑞杰通过视频惊喜“亮相”。

2016年12月1日:病愈后首次出席未来经济委员会会议,表示新加坡必须有信心面对经济挑战。

2016年12月13日:首次接受本地媒体《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的联合访问。

2017年2月20日:首次踏入国会议事厅发表财政预算案。

2017年5月5日:第一次出国公干,到日本横滨出席亚行理事会第50届年会,接着出席亚细安加三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下半年,他还随李总理访问德国和中国,还出席了华盛顿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2017年10月29日:在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杨益财的陪同下,花了近五小时走访摩绵—经禧区。这是王部长病愈后历时最长的社区活动之一。

2017年11月22日:访问中国五天,先后到苏州和北京。

红蚂蚁整理出以上资料之后,不禁好奇地想问一下:45天就出院,一年不到就出国公干,如此奇迹般的康复,王部长是怎么做到的?他是吃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复建运动?孤陋寡闻的蚂蚁要坦承,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康复得这么快的中风病人。

咖啡店阿伯:当新加坡总理的人,要懂经济啦

从国家的层面来说,王部长康复神速是好事,内阁里面多一个人才,就多一个脑袋嘛。2011年从政至今,王部长先后担任教育部长、财政部长、并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领导“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会,还领导SG50庆祝活动和未来经济委员会,每一个都是要职,可见总理对他十分信任。年纪虽然比40多岁的小陈和小王都大,但胜在作风稳健,又当过金融管理局局长,有很好的财经背景。咖啡店阿伯“扯大炮”的时候,总会扯到历史,1985年新加坡经济衰退,步入政坛不久的李显龙被委任为经济委员会主席,就面对了一场振兴新加坡经济的大考。所以,那些押宝大王的阿伯总爱说,“当新加坡总理的人,就要懂经济嘛”。

去年12月初的行动党中委会选举,王瑞杰虽然大病一场,但仍获得干部支持,推选为中委。有分析认为,那是他慢慢回到新加坡政治核心的迹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客座副教授巴斯卡南曾推测,王瑞杰将出任“过渡总理”,率领团队参加大选的次数不会超过一次。

天不知地不知,只有总理知

好啦,蚂蚁啰啰嗦嗦写了那么多,必须要坦承,关于接班人选的推测啊,信号啊、迹象啊,都是坊间七嘴八舌瞎起哄的,专家学者的推断也不一定就准啦,现在说什么都太早。至少要等到明年的内阁调整,外界或许才能从中看出一些端倪。反正就如王部长说的,“人生中有些事情总是难以预料”,生病无法料,回归也难测,最后谁接班,天不知地不知,只有总理知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