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特赦”期让员工“认罪” SMRT内部烂到什么程度了?

更新:
2017年11月04日 18:38
SMRT top leaders
SMRT高管在地铁隧道淹水事件发生后心力交瘁。(海峡时报)

SMRT事件(或者说“丑闻”)有可能是新加坡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公共信任危机。如果处理不当,赔上的将是“新加坡品牌”多年来苦心建立的信誉,新加坡企业、机构和政府的金字招牌统统都要蒙羞。

“招不招?!”

“最好自己‘认罪’,否则被查到的话,有你好看!”

“赦免”,这项据说在中国上古时期的舜就曾实行的古老举措,竟然也在新加坡现代化大企业SMRT里用上,说不定也是首次在新加坡用上。这个爆炸性消息由今天(3日)的《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抛出。

SMRT给旗下地铁职员定下“特赦”期限,凡在今天(3日)前“招认”工作疏漏的员工,公司将坦白从宽,不会处分。报道说,SMRT于几天前发出内部电邮给地铁职员,要求没有遵从公司规定或程序办事的员工坦承疏漏,并设下“特赦”期限。过了“特赦”期限后,SMRT将展开大规模的内部审查,那些被查到在工作上有疏漏的员工会被追责。

烂苹果烂到心了吗?

这消息真吓人。要动用到“特赦”这一招来“利诱”员工自己招供,说明SMRT管理层基本束手无策了。总裁郭木财所说的“企业文化问题”到底蔓延到多大范围,恐怕管理层也没有底。烂苹果是烂到心了吗?SMRT星期二才发声明透露,负责维修碧山地铁站排水系统的工作人员明明没有检查水泵,却在维修记录上注明已完成检修,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一年。消息震惊全国。注意了,欺骗行为长达一年,水泵长达一年没有检查!这是多么严重的敷衍塞责,可能已涉及刑事罪了。

20171103-Bishan tunnel flooding (ST reader).jpg
碧山地铁隧道因排水泵失修而淹水。(海峡时报读者)

整顿工作与时间赛跑 若出人命SMRT万劫不复

要知道,地铁是普罗大众每天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每天少说有几十万人通勤。政府好心就不要再高调宣传打造car-lite(减少用车)社会了,先搞好地铁再说。实在难以想象,如果地铁再有哪个环节的螺丝松脱,该检查的东西没有检查又蒙骗过关,万一不幸闹出人命,SMRT恐怕从此臭名远播,万劫不复。即使管理层集体自动辞职下台,“割腹”行为也会被人指为做秀,公众的信心从此挽不回来。

SMRT现在必须跟时间赛跑,赶紧在下一起事件发生之前,采取行动把出事(不管大事小事)的几率降到最低。这或许是为什么,公司祭出了“特赦”大招,要在最短时间内揪出害群之马。那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最好快点举手招供,然后把他们做不好或不尽心做的工作赶紧修正过来。红蚂蚁相信,大部分SMRT员工还是很专业尽责的。但要知道,SMRT的官网列出它有超过9500名员工,不可能这近一万人全部都审问一番吧?所以用“特赦”来利诱员工自招,在最短时间内扫去盲点,这未必是一个坏招。

当然,脑筋动一动,马上就能想到有更大的问题来了。在社交媒体上,网民的反应就很好的概括出“三问SMRT”的质疑:

一、“特赦”真的能有效利诱SMRT员工招认吗?

“如果你招认,你现在可能不会被惩罚,但你在公司的前途一定受影响。”

二、难道说SMRT过去一直都没有进行内部审查,第三方独立审查与监督也缺位吗?


“内部审查?好。在故障发生的时候,那些内部审查员在哪里?为何没有事先查到问题?还是说,那些故障是在最后一次审查之后,下一次审查之前的那段时间内发生的?不管怎样,祝他们好运,希望他们知道查什么,查哪里,怎么查,该查谁,为什么要查。”

三、SMRT管理层是否更应该带头“自招”(“ownself confess”)?

“审查应该要从最顶层到最底层展开。这包括政府部门和最高管理层。一旦发生问题,它可能是从顶层开始传下来的。让维修团队当替罪羔羊,这种做法难以服众。”

这“三大问”个个点到要害。

是什么顽固的“企业文化”魔咒?

红蚂蚁认为,第二点尤其引人深思。“特赦”新闻让人最不安的是,这说明SMRT过去一直都没有完善地进行内部审查,也缺少第三方独立审查与监督,管理层到中层管理似乎不掌握底层运作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郭总裁说过,公司有“企业文化”问题。但郭总接手已经五年了,如果说这种烂文化是“历史遗留”的问题,是前任“重零售、轻技术”留下来的问题,那么新总裁接手五年后都改不了,这到底又是一种什么顽固的“企业文化”魔咒?

是阿兵哥那种“吃蛇”(偷懒)、很会“骗”的作风传入SMRT了吗?这种文化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而形成的吗?还是底层员工就是那么不受管束,还是他们普遍士气低落是另有原因的?SMRT应该出面好好说明,让公家机关和私人企业甚至是小商家都能从反面教材中学习,避免新加坡出现太多SMRT。

应设立“举报”机制 让员工向第三方反映情况

另外,如果情况实在太复杂,如上下联动或横向联动的关系千丝万缕,还是说底层员工有怨气又投诉无门,那能不能设立一个向独立第三方投诉的“举报”机制?让SMRT的员工在“认罪”的同时,也能向第三方真实反映一下内部情况?红蚂蚁不是鼓励人们“自相残杀”,只是觉得不能只让站在第一线的技术员工(负责维修碧山站水泵系统的经理和职员已被停职)扛责,也应该让他们有机会发声,我们现在只听到管理层说这个那个,他们平时表现又如何,能让员工说一下吗?

与员工签字 “特赦”必须说到做到

还有,如果“特赦”真要发挥功效,SMRT应该白纸黑字地与员工签字,承诺在“特赦”期间不对员工进行惩罚,而且管理层也必须是“特赦”对象。如果管理层自知有失职之处,最好自己带头先“认罪”,起个好榜样。当然,如果“特赦”有效,SMRT面对的另一尴尬问题是,“认罪”的人太少,外界一定质疑数据有问题;“认罪”的人太多、太吓人,那该如何做公关危机处理啊?

特赦未必无效 港英政府曾用得好

在东方国度和社会里,印象中用“特赦”用得很好的要算是港英政府。1974年,香港成立廉政公署,以彻底打击公职人员和警察贪污腐败的问题,此后在警队内挖出近20个腐败集团,数名高级警司被捕,数百名各级警员被捕或被通缉,造成人人自危的恐慌局面。

1977年10月下旬,1万多名警察联名向警务处长控诉他们对廉政公署的不满,表示政府如不制止此事,他们将集体罢工。港英政府于是在1977年颁布局部特赦令,停止追究警察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下的一切腐败行为。这一特赦令让绝大多数闹事的警察得以解脱。有分析认为,香港今天的廉洁与当时港英政府的政治智慧和巧妙处理是分不开的。

所以,红蚂蚁认为,不能马上否定“特赦”的效应,但关键是,管理层不能除外。

SMRT强调,将采取一系列措施纠正薄弱环节,包括在必要时,对管理和维修团队做出适当调动。

SMRT主席佘文民也说:“SMRT绝不容忍监督及维修方面的失误,不管是对管理层或职员,都不会容忍任何不诚实及失职的行为。不论职位多高,所有负责的人都将受到严厉纪律处分。” 但愿佘主席说到做到,不管职位多高,该罚的要罚,该走的要走。

20171103-The bow of apology.jpg
SMRT主席佘文民(右一)鞠躬道歉。左起为SMRT总裁郭木财和SMRT董事经理李遴伟。(海峡时报)

SMRT丑闻 新加坡建国以来最严重公共信任危机?

红蚂蚁有一种感觉,按事件发展的节奏,SMRT事件(或者说“丑闻”)有可能是新加坡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公共信任危机。如果处理不当,赔上的将是“新加坡品牌”多年来苦心建立的信誉,新加坡企业、机构和政府的金字招牌统统都要蒙羞,对内对外都是。新加坡曾经在第一代领导人的带领下书写“从第三世界走向第一”的传奇故事,现在给SMRT这么一搞,还有脸去见江东父老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