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免费新闻,还是愿意付费读高质量报道?

更新:
2017年10月31日 23:38
新闻网站
(谢静怡制图)

TMG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倒下的本地独立媒体。

本地又一个时政网站倒了。

英文时政网站“The Middle Ground”(中间立场,简称TMG)宣布由于资金无法支撑采编团队长期运营,将在近期关闭。

由《海峡时报》前副总编辑默乐(Bertha Henson)设立的TMG,从成立伊始,就没有为了满足广告客户的点击率而主打花边新闻吸引读者眼球,反而是瞄准了严肃的时事和社会政治课题,主打新闻加工报道与深入分析。

TMG另一位负责人叶光荣在上周六半夜时分发布的博文《感谢,但我们实在走不下去》写道:“我们的抉择,意味着我们不会如其他平台那般,能吸引大批读者并享有很高的传阅率,而这些都是广告宣传的必须品。不幸的,一个扎实的新闻团队需要上万元的运作经费,TMG难以长期维持下去,除非偏离我们极为重视的核心价值。”

可以想象,要采访、要写分析稿、要修饰文字等各种环节,一篇高质量的文章肯定要耗掉不少工序、时间和金钱的,这些都是打造高质量时政网站的成本。一个好的时政网站没有“金库”做后盾,最后也只能是倒下。读着叶光荣的那篇文章,觉得很心酸,作为本地相当知名的独立媒体,TMG的文章常常在媒体人圈子中广泛传阅。但按叶光荣的说法,原来这个靠公众募捐而运营的网站只有200多名捐款者,每月筹得的资金仅约3000元,远远不够每月1万5000元的目标。

TMG的前世今生可谓“多灾多难”。网站的前身叫“Breakfast Network”,由默乐在2013年10月注册成立,结果隔月就接到媒发局的要求,要求在类别执照计划下注册,承诺不接受外国资金,以避免外国利益透过新加坡媒体控制或影响本地政治。默乐直接以注册后将面对诸多难处为由,选择关闭网站。

“今生”的TMG在满足监管机构的各种要求后在前年5月再次起跑,标榜“中立”立场(尽管很多人不这么认为),在报业控股出身的主笔默乐带领下,对准国会、政事等议题针砭时弊,还有对政治人物的专访,引起关注。谁知犀利过头玩出火,在一年后武吉巴督补选的前一天,刊登含有民意调查的文章而违反选举法,被警方严厉警告。

本地社会时事网站困难重重

唉,小红点上的独立媒体真的不容易混。能想起来的,光是在过去的两年,起码就有两家英文时政网站因无法筹足资金而宣布结束运作。一家叫Six-Six新闻,撑了不到一年;另一家是由前官委议员维斯瓦(Viswa Sadasivan)成立、主打视频的Inconvenient Questions。

《今日报》曾引述一项由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所作的研究称,直至今年8月,在大约240个于2015年大选前后设立的博客和社会政治网站中,多达35%已经处于荒废状态,也就是超过一年没有更新,主要原因是缺乏资金。

TMG宣布即将关闭的消息传出后,大家纷纷关心起其他那些仍坚守在网络前线的“难兄难弟”。本地时政网站中经营时间最长的“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赶紧跳出来说自己募得的数额虽然没有TMG高,但仍会做下去。他们目前每月主要有两个收入来源,一是从众筹网站Patreon筹集的895美元(约1220新元),二是来自订阅读者的135元,合计约1355元,还不够支付一位全职记者的月薪。

谈钱伤感情,那么我们来谈谈内容吧。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孙婉婷博士去年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随着人们接触新闻的方式更多元,再加上社交媒体会过滤掉转载率不高的信息,本地时政网站面对的竞争将更激烈。

她是这么说的:“读者不会忠于某个平台,而是会透过社交媒体获得讯息……这表示网站除了要提高内容素质,他们的内容也要让读者产生共鸣,以便达到更高的转载率。”

免费网站:钱从哪里来?

红蚂蚁用八个字来总结一下孙博士的话:内容为王,优胜劣汰。无论是文字还是视频,内容要够出色,才能得到更多人的注意。按照传统方式,有了人流量和点击率,广告商可能就跟着来,这是其中一种内容变现的手段,但这意味着媒体得向广告商负责,甚至时不时要写一些软文,当然其中的“佼佼者”,会让你分不清究竟是新闻还是宣传稿。有了广告商背负采编团队的工资和运营的成本,读者就可以读免费的新闻。

另一种免费读新闻的的渠道,就是看传统媒体。不少报业控股和新传媒旗下的网站和电视都是免费的啊,但是我们挑剔的读者观众又嫌这些体大量大靠裁员投资房地产支撑媒体业务的“巨无霸”太偏颇老大哥,常常说政府好话,久了又抛弃传统媒体。

好啦,他们当中不少人转而依赖社交媒体获取新信息。有志之士(无论抱着理想还是商业动机)看准了要做不靠政府不靠广告商、不偏颇任何一方的独立(中立)媒体,从读者出发,发出“草根的声音”。精明的读者一方面当然连连叫好,但问题是,光说不做,只给“精神上的鼓励”,不给点物质上的支持,你让那些记者编辑摄影设计师等等吃西北风养家糊口吗?

默乐对此有感而发。她在作出TMG关闭决定后告诉本地媒体,“人们不能指望专业的作品是免费的……如果你不为新闻付费,那么其他人就得为它(新闻)付费。” 

我们写这篇文章不是要读者你来给我们红蚂蚁钱,我们也还正向高质量的内容方向努力。只是想请各位想想,我们是否愿意,为了优质新闻内容付费,为了不受制于投资者及广告商的政治立场和利益关系的媒体产品供应者,掏出我们的荷包,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毕竟说到底,一分钱,一分货。免费的东西,不一定是最好的。

TMG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倒下的本地独立媒体。在本地做独立媒体不容易,但我们需要更多像默乐、叶光荣、维斯瓦这样的人,来推动本地独立媒体向前发展。说不定哪天岛国能出现一个像香港传真社那样的,完全由在地公众集资,从公众利益出发,坚守独立诚实报道原则的中立媒体。

红蚂蚁不是在做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