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智慧国容不下Airbnb?

更新:
2017年10月30日 10:12
airbnb

市场也是讲究平衡,不可能双方都互利互惠。政府该做的应该是如何在新兴行业跟传统行业之间做一个取舍,而不是一直想要做一个权衡,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新加坡口口声声说要打造智慧国,发展共享经济,可讽刺的是,政府却立法杜绝短期房屋共享的行为。明文规定私宅“短期共享”的时长,最低不能少于3个月,政府组屋的最短租期也不能少于6个月,而且还不能按天算。违反条例者,将可能被罚款不超过20万元,或判坐牢一年。

一声令下,粉碎了许多国人的“发财梦”。

许多本地居民本来还想将多余的房间短期出租给这些游客,但看到这样的条例,哪里还敢租出去!试想,有哪位游客会在这弹丸小岛上游玩3个月或半年?

其他的共享项目,例如共享单车,私召车等新兴行业,都跟得上“智慧国2015计划”的脚步,还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唯独短期房屋共享的模式,却让政府望而却步,迟迟不肯放松管制。

全球最大的短期房屋共享平台爱彼迎(Airbnb)自2008年在旧金山成立后,2012年就将新加坡作为其亚太区总部。从那时期起,新加坡就掀起一股短期租房热。 

即使知道按天出租房子在新加坡是不合法的,新加坡爱彼迎平台上还是有业主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公开招徕客人。事实上,若要找出这些业主的房屋并不难,上爱彼迎网站一搜即可,但是,政府并没有将这些屋主一网打尽。这不就说明这块市场是一个灰色地带?

政府官员持观望态度

其实在不同场合下,一些本地政府官员在字里行间,早已暗示这个共享行业在本地并非没有生存空间。

去年五一劳动节群众大会的演讲,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指出,我国需面对产业、工作和劳动队伍这三个领域的改变所带来的挑战。

李总理当时说:“所有这些新的生意方式(如淘宝,Airbnb和Uber),都破坏了我们老的模式和流程,以及我们现有的公司……我不认为我们能阻止这个现象,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试图阻止这个现象。”

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今年2月在国会上,也分享了像私人召车服务Uber与Grab等颠覆性服务已在本地普及,禁止住宅共用平台爱彼迎在本地发展,等于无视这类平台受欢迎的程度,进而影响旅游业,未必是明智之举。

黄有光说:“据媒体报道,Airbnb拥有超过100万则招租广告,涵盖139个国家、3万4000座城市,服务了超过2500万名旅客。难道我们真的要禁止这家公司在新加坡营业?”

由此可见,关于短期房屋共享在本地是否能合法化,政府还是留有一丝可商量的余地。

反之,爱彼迎东南亚地区主管郭罗宾(译音)对爱彼迎在新加坡的发展前景颇具信心。她坚信,新加坡政府会逐步放宽条例,让短期房屋共享合法化,就像日本在今年6月已经宣布立法,让所有屋主都能短期出租自己的房子。

Airbnb魅力何在?

据爱彼迎最近给出的数据,(在该平台上)游客平均会停留3.6个晚上,而来新加坡旅游的游客通常会停留4.1个晚上。其中,有四分之三的游客会选择住在居民区,因为这能够让他们更加接近、并体验本地原汁原味的生活。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联合晚报》就表示,爱彼迎早前透露,逾半数屋主都是开放自己的住家与他人共享,而对许多国人来说,每年平均出租41个晚上,能赚取约5100元的租房收入,能够有效帮助他们抵消房贷、电费以及其他日常开销。

投诉音浪此起彼伏

其实我国政府持观望态度,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近年来有不少居民经常向政府打小报告。他们称,自从有了爱彼迎之后,邻居家总会有一些陌生人进出,让他们备感苦恼,影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方博亮用2010年至2016年的市区重建局和爱彼迎的公寓与共管公寓数据整理出来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显示,“ 只要大楼里出现多一个Airbnb屋主,那栋楼在那个月的售价就会下跌0.7%。如果大楼里有两个Airbnb屋主,那房地产售价就会下跌时1.4%。”

这是因为一旦公寓里的“移动人口”增加,公寓内的共享设施例如健身房和游泳池也会变得更混杂拥挤、环境也有可能出现更多垃圾,直接影响房价。

《海峡时报》也报道说,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今年8月曾透露,政府在今年的前7个月内就接到了415起房屋短租的投诉案例,平均每天近两起。按照这个增长速度,到了今年年底,政府将会收到711起投诉案例,这个数字与2015年同比超过377起,与2016年相比则超过608起。

引狼入室

除了噪音、环境和楼价问题,爱彼迎的模式也被不法之徒钻空,用来作为犯罪平台。

《海峡时报》本月25日报道了一起牵扯到短期房屋共享的罪案。报道称,本地有一对年轻情侣,于去年9月至今年3月期间,多次通过短期租房网络平台Airbnb和Home Away,在全岛各地租房,并趁屋主离开后洗劫屋子。

这对情侣小偷刮走各式各样的物品,其中就包括电脑、相机、结婚戒指、易通卡和球鞋等。他们把偷走的财物卖掉或典当套现,再把钱花在用餐、打游戏上,以及预定接下来的短租房间,继续偷窃。干案期间,共有18人的财物被偷,总值4万1183元。

不法分子无孔不入,短期房屋共享服务似乎正好为这些心术不正的人提供多一个犯罪平台。

严重影响酒店行业

不仅如此,新加坡《联合晚报》也曾报道,本地经济学家指出,到访新加坡观光的外国游客数量持续逐年增加,然而酒店的接待人数不升反降,这意味着非正式短期租约盈利正在增长中。

很明显,经济学家所谓的“非正式短期租约”,无疑又是将矛头指向了短期房屋共享行业。

但在另一方面,据彭博社引述的可靠消息称,单在2016年,爱彼迎的全球总收入与2015年同比,增加了超过80%,它正在愁如何将31亿美元的资金拿来投资跟并购。

据了解,爱彼迎除了从屋主那头收取一小笔费用之外,还会从住客所支付的每一笔房费中抽取6%至12%的佣金。

干脆利落做出取舍

或许,政府也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爱彼迎提供的数据来看,短期房屋共享明明是一盘利大于弊的生意,纵然发生了诸多令人难以接受的行为,但是在利益与民意的驱使下,政府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真的会勉为其难放宽条例也说不定。

资深证劵分析师指出,共享经济模式或许能为新加坡吸引到另一块原本不会来玩的旅客。虽然此产业对我国经济的贡献可能会持续温和,但其潜力相当庞大,能造福到平常碰触不到观光客的周遭店家。

无论如何,共享行业跟传统行业就是一种相互迁就。

市场也是讲究平衡,不可能双方都互利互惠。但就目前看来,短期房屋共享仍处于初期,也是有很多可以完善的地方。但为了完成智慧国的愿景,笔者认为,政府该做的应该是如何在新兴行业跟传统行业之间做一个取舍,而不是一直想要做一个权衡,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