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服于淫威之下?性骚扰往往与权势挂钩

更新:
2017年10月26日 22:54
Harassment
(谢静怡制图)

职场性骚扰难以杜绝,主要就是因为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是无法改变的情况。

好莱坞巨头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丑闻披露,揭发他数十年来利用职权,对女艺人威逼利诱,以逞兽欲。在女明星纷纷现身指控下,哈维性骚扰案已成定局。日前,传出哈维自己的公司Weinstein Company董事一致通过炒他鱿鱼,结局大快人心。

都是潜规则惹的祸

娱乐圈性骚扰事件多如牛毛,好莱坞之外,新世纪东方梦工厂的韩国也不少。韩国娱乐圈盛行练习生制度,凡要圆明星梦的人,大多得经过严苛的练习生训练,动辄数年甚至十多年后才可能获得出道机会。

在当练习生的艰苦过程中,准艺人们不仅经常透支体力,女练习生还可能面对娱乐公司高层的性骚扰。如年前某韩国娱乐公司李姓高管就因涉及对旗下女练习生实行“潜规则”而被捕,据悉当时在场的27岁线上女团员竟主动宽衣解带“示范”,后也因涉嫌协助犯案而一并起诉。

两年前女子韩团Leader’S传出不仅收入被经纪公司朴姓老板独吞,还经常遭受他的性骚扰,更被威胁不听话就开除。此团在纷纷扰扰之下最终不成军。而八年前轰动一时的韩国女星张紫妍上吊自杀事件中,她留下的遗书指控经济公司逼她陪睡近百次,连父母的忌日也不能幸免,还被逼玩5P,不顺从就惨遭毒打,震惊全国,甚至国外娱乐圈。

韩国以外,曾以一首“有怪兽,有怪兽”走红的台湾女歌手徐怀钰,三年前签下新经济公司后玩失踪,据传就是因为经济公司负责人不停暗示性骚扰,才逼得她人间蒸发躲了起来。但是但法院认为徐怀钰无法证明遭骚扰,不能无故拒绝经纪公司安排的演出或活动,判她败诉要赔龙演200万元新台币(约9万新元 )

其他各地也时有女艺人爆料遭受“潜规则”迫害,包括导演、制作人邀请女演员到他们房间“聊剧本”等等,不听话的就会被剥夺演出机会。

本地数年前就发生过梁智强涉嫌性骚扰女艺人事件,当时有不具名女艺人声称曾被梁智强要求履行潜规则。但梁智强接受媒体访问时称,由始至终,他只有一段婚外情。虽然梁智强事后为婚外情道歉,也沉寂了一些时候,之后却依旧当他的梁导,继续导戏,继续赚钱,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像此类“一下就被大众遗忘”的后续发展在娱乐圈很普遍,当事人最终可以全身而退。

体坛教练向学员下手

体坛也有性骚扰事件,而相当普遍的就是教练侵犯选手,同样是建立在权势与淫威的情况下发生。

韩国前女排球国手就曾站出来指控,在当球员时遭主教练强奸,更夸张的是,该教练离职后,接任的教练依然对她做出同样兽行,甚至其他队友也遭受同样际遇,虽然如此,却没有人愿意说出来。

韩国某高中的女子篮球部也传出过性丑闻,其篮球教练制定值日表,每天要求不同女队员为他按摩,乘机蹂躏她们。令人不敢置信的是,事件揭露后,该教练虽被学校永久除名,却没有受到其他惩罚,还依旧在另一间学校继续当女篮教练。他甚至在接受采访时厚颜无耻问说“与队员有肌肤之亲有什么不对?”另一位干过同样兽行的教练竟公开表示,只要他们想干,就能对队员为所欲为。

韩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体坛性丑闻也比比皆是,如巴西女泳手玛拉尼昂就曾向媒体透露,自己从九岁开始训练就不断被教练性骚扰。她还声称此类事件在巴西游泳俱乐部很常见,而且巴西游泳协会一直在包庇。

网上传最易被性骚扰职业

海外网站上流传最易遭受上级性骚扰的职业,除了上述提到的艺人及学生/学员榜上有名之外,还包括:

秘书 – 毫无悬念,手操开除大权的老板上司,要逼女下属就范很容易,女职员为了保住饭碗,甚至升级加薪的机会,往往被迫忍气吞声。企业机构越大越难进,就越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形。典型的屈服于淫威之下。

教师 – 别以为学府是传授教育的地方,就一定正气凛然,刚也说过了,校园内的课程辅助活动就会有可能发生教练性骚扰学生的丑闻,而学生以外,女教师被上级骚扰的情形也并非没有。

销售员/经纪人 – 也是相当典型的例子。本地曾发生过此类相当大宗的性丑闻,占据报纸头条好几天,都是因为在交易中男客户与女销售员有了接触,继而进行“更进一步”的另类交易。我也亲身听闻身为财经经纪人的女性朋友说,她们这一行几乎都不接受男性任职,因为绝大多数男性客户都只愿意跟女经纪人合作,而女财经经纪人一般也都颇有姿色,越漂亮就越可能在这行捞得风生水起。她们经常得在下班后应客户要求出席饭局,几乎等于变相陪酒,而这名女性朋友也不只一次遭到男客户毛手毛脚,还被询问“下一步的可能性”。只要她拒绝,该客户就不再与她联络。

护士 – 除了一些男病人可能会对女护士起猫猫之意,男医生也可能借着工作之便对女护士下手。尤其医生职衔权力越大,就越可能在犯案后被包庇,以免影响医院声誉。

空姐 – 坊间经常传闻这一行的“私生活”相当开放,主要是因为飞到国外后住在旅店里,潜意识中会有一种解放的感觉。姑不论这方面的真实性,空姐遭受性骚扰却真实存在,比如我就听说过航空公司高管或飞机师,会向空姐出手,遭遇到性骚扰的空姐一般都求救无门,即使反应给公司,也被要求当作没事发生。当然空姐绝对可以向伸来的咸猪手say no,但据说接下来的升级可能就无望了,而且还会被指派比较繁琐辛苦的工作。

职场性骚扰难以杜绝,主要就是因为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是无法改变的情况。唯一能期望的,就是身居上位的人能专业,并具道德感;处于可能被骚扰状况下的女性,要更勇敢拒绝,甚至揭发这些社会所不容的恶行。而社会要做的,是绝不姑息养奸,对犯下兽行的无良者给予最严厉的惩罚。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