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地铁也来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如何?

更新:
2017年10月16日 22:57
(谢静怡制图)

在其他国家设置女性车厢打击非礼案件的成效也不明显的情况下,我国地铁若也来设置女性专用车厢,要达到什么效果?

地铁故障延误(这周再加上积水)近来已是家常便饭,任媒体写多少篇文章“挞伐”当局也无法浇熄民众的不满,而要看到实际改善也不是朝夕之间便能达成的事情,所以我们就省点口水吧。倒是笔者最近去了一趟日本(其公共交通之准点与高效让本国系统相形见绌),体验了一回“阴风阵阵”的女性专用车厢,想起了几年前曾经引起讨论的话题:我国地铁需要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吗?

这几年游了不少有类似设施的国家和地区,比如马来西亚、韩国、台湾、中国大陆,但直至一个上班日的下班高峰时段“误打误撞”地搭乘大阪最为繁忙的御堂筋线,才切身体会了一回使用女性专用车厢是什么一番体验。

日本女性专用车厢“阴风阵阵”

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的车厢号是固定的,车厢和月台的乘车口都有明显的标志,但仅仅限于乘车高峰时段,限定时间以外,男女都可以乘坐。一开始随着人流“被挤进”车厢,看着一位位男性上班族走进另一节车厢时还没有什么意识,直至感觉到“咦,怎么人突然这么少”“为什么这节车厢阴气有点重”,定睛一看,哇,我赶上了高峰时期的女性车厢。

秉着“大乡里进城,不看白不看”的精神,细细端详起连扶手把都设置成粉红色的车厢。商家真会找地方打广告,连我等日语文盲都看懂了布满车厢的各类针对女性消费者的广告:帮助消化达致减肥功效的保健品、适合女性人群的啤酒、关西国宝级全女性剧团的最新舞台剧宣传……身处疏疏落落的车厢,隔着车厢门看着旁边那节挤到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列,我享受了好一会身为女性的“小确幸”。

虽有“女性专用车厢” 日本公交非礼案未显著减少

日本的确是“女性专用车厢”的鼻祖,早在1912年便出现,但原因是不少男性歧视女性,不愿与女性共同乘车。二战后出现的女性车厢,则是由于大批女性要出门工作,电车乘坐人数远超设计人数,诸多体力较差的女性和儿童挤不上车,为照顾弱者,于是设置“特殊车厢”。真正因性骚扰设立的女性车厢,则出现在2000年。但时至今日,日本公共交通上发生的非礼案件并没有因专用车厢的出现显著降低。

英国GQ杂志八月的一篇报道也指出,目前尚没有足够多的证据可以证明包括日本、墨西哥、印度等许多国家在内的性骚扰或公共交通袭击案件,会随着女性车厢的出现而有所降低。

而在本地,警方八月底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罪案数据显示,非礼案较去年同期多9.5%,达717起。公共交通是犯案高发地点,达70起。根据《联合晚报》的报道,公共交通非礼案在2015年共有163起。而2011年到2014年之间,这类案件曾从114起,增加到166起。

这样看来,假设今年全年的公共交通非礼案是140件,那么基本和前几年持平,没有见到什么起色。而在其他国家设置女性车厢打击非礼案件的成效也不怎么明显的情况下,我国地铁若也来设置女性专用车厢,要达到什么效果?安全感?舒适感?

这个年代 色狼不一定是男性

不知道你心中有什么答案,反正我搭的时候,并没有因为周边都是女生而倍感安全,要知道这个年代,色狼不一定是男性。至于舒适度嘛,使用人数较少,不用人挤人脸贴在车门玻璃上当然好,但同时我也很不好意思啊,付同样的车资,凭什么我就能享受差别化的待遇?在讲求男女平等的今日,这样的做法不是反过来歧视男性吗?

遏制非礼骚扰 加大刑罚力度更有效

要解决非礼等骚扰案件,提高自身安全意识,立法者继续健全刑罚力度,估计更有震慑力吧。目前非礼罪(Outrage of Modesty)触犯者罪成可被判坐牢长达两年、罚款及鞭刑,或数者兼施,惩罚会不会不够重呢?

国会议员曾提议设“女性专用车厢” 交通部长称难落实

其实政府也考虑过用“女性车厢”这招打击公共交通非礼罪案。阿裕尼集选区刘程强和丹戎巴葛集选区梁莉莉医生等数名议员曾在2015年3月的国会上提议,繁忙时段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当时的交通部长吕德耀回应称,以前已有人提过类似提议,但碍于实用考量,此方案仍无法落实。

他说:“我们从其他国家的系统得到的经验是,女性专用车厢的使用率比较低,意味着更多通勤者将被迫挤进剩余的车厢中,或者只得再等下一辆地铁。”

这是前任交通部长在前年的回应,按照今年的实际情况,错过了这班地铁,可能下班就——没有地铁了(天知道原因)。所以如果诸位觉得有必要再将“设立女性专用车厢”一事提上讨论日程,可以投书各大媒体,让许部长读到。不过听说,他最近有点忙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