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生子由国家设立机构照顾?人连禽兽都不如

更新:
2017年10月11日 16:08
(海峡时报)

卧龙先生提出“兴起就做爱,孩子交国家养”的建议现在听起来像是一派胡言,但或许有那么一天,这个点子还真派得上用场。因为,人正变得越来越像机器,机器变得越来越像人。

拜读卧龙先生上周四的文章《生?还是不生?关键是谁养啦 》,不得不感叹,世界变了样。

卧龙先生点破了当下一个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婚前性行为。我们也不必假装卫道士去苛责,年轻人想干嘛干嘛,大叔大婶根本阻止不了。你唠叨是你的事,他或她的荷尔蒙旺盛,性冲动说来就来,怎么可能刹得住?为了避免在心智和经济能力都不足的情况下闹出人命,倒不如给他们灌输避孕知识更实在。其实也不必灌输,那些懂得保护自己的少男少女早就上网参考资料或买书来看了,还用你操心吗?

卧龙先生就是看准了这点,认为应该把年轻男女一时兴起大搞“床上运动”的坏事转为好事,鼓励他们不要避孕,最好是怀上多胞胎,记得千万别打掉,不然就白白浪费一夜战斗之欢,务必把孩子生下,为提升国家人口替代率效劳。

那女方把孩子生下后怎么办?十几、二十几岁的小情侣怎么当爸妈啊?如果男方不负责任,女方生下小孩后,爹不认账怎么办?没问题,照生,卧龙先生说,孩子交给国家机构去养!

养老院和婴儿院大不同 关键是谁付钱

卧龙先生的建议其实有一定逻辑。就像家中长辈或父母年纪大了,家人如果真的照顾不来,可能会把他们送人到养老院去,然后定期去探望。既然我们能光明正大地把家中老人交托给非亲非故的第三方机构去照顾,为何婴孩就不能呢?既然能有老人院,为何就不能有婴儿院呢?

不过啊,老人院和婴儿院还是有区别的。首先,老人院的费用还是家人自己承担。当然,肯定也有个别赖账或故意遗弃老人的个案,或者只承担费用、不去探望老人的不孝子女。但无论如何,愿意承担费用本身是一个最基本的责任感的体现。

母亲和代孕女没两样 婴儿中转站变成婴儿遗弃站

按卧龙先生的建议,国家机构将承担照顾婴孩的所有花费,包括盖大楼、买床位、请保姆、清洁阿姨,奶粉钱等等。父母在婴孩身上完全不花一毛钱,那就是完全卸责,连对孩子最基本的责任都没有尽到。那么,生下孩子的母亲和代孕女有什么两样?除了借用子宫和肚皮之外,这个母亲与小孩还有没有情感联系?如果没有,那么婴儿院和孤儿院有什么两样?

卧龙先生说,这样一个机构主要是给未来的主人翁适当的照顾和教育,它不阻挡亲情的连系,只是一个中转,功能是让年轻人生命力最旺盛的精华岁月,在伦理道德规范的正常交往之外,免于性爱之外不必要的现实顾虑。

美其名说是免除现实顾虑,其实就是变相鼓励年轻男女不避孕性交甚至随便滥交。反正,搞出人命有国家承担,完全没有后顾之忧,那还不多爽几下?甚至不附带任何感情的一夜情,也可以当做是晚饭后甜点,纯粹为了满足性欲。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敢担保婴儿中转站不会变成婴儿遗弃站?

动物都会保护小孩 生而不养 禽兽不如

我们知道,在动物世界中,妈妈都会保护小孩,鸟类经常使用各种方法来保护自己的卵和幼雏不受野兽的侵害,老鼠妈妈会按时把自己那些到处乱爬的子女们弄回窝里去,雌性鳄鱼把卵产在河岸上并且十分警觉地守护着它们,不让它们受到野兽侵害。动物都懂得保护小孩,人类如果不担起照顾自己亲骨肉的责任,那真是连禽兽都不如,人和毫无情感可言的机器人有什么两样?

还有,最糟糕的是,生育率提高了,人口替代率提升了,但一大堆没爹没娘理会的孩子,会制造多少社会问题?一方面,劳动力和脑力有着落了,另一方面,很可能出现道德观念有偏差的年轻一代,他们会不会重走父母的老路,一时“性”起后,怀孕生子把小孩交由国家去养,这样的循环如果一代代这么传下去,那笔开支肯定成为国家填不完的无底洞。

上周的国会新闻,卫生部表示将积极探讨是否放宽条例,允许年轻女性冷冻卵子,以便日后可以透过体外受精,生育自己的孩子。卧龙先生说,这就让人联想到冷冻卵子这一具有宗教和道德争议的措施也加以考虑,说明政府已经束手无策。

这一点,笔者倒是同意。生不生小孩,政府早已束手无策,这倒不能怪政策,毕竟生不生小孩更多是个人选择,而不是外在因素所能够左右。在政策选项上,个人倒觉得冷冻卵子会比“婴儿中转站”来得可行,虽然也具争议性,但至少当事人为自己制造的生命负责。

人变得越来越像机器 机器变得越来越像人 

世界真是变了样。前些时候新闻报道称,全球首款真正意义上的性爱机器人Harmony在美国造出来了。它拥有完整的可升级人工智能系统,这意味着与机器人相处越久,它会变得越来了解你的需求,互动起来让更感体贴。 奥地利也厉害,开发者做出了一款性爱机器人“萨曼莎”,据说比妓院里的妓女更受当地人欢迎,它不只会说多种语言,还会发出呻吟声,模拟女性高潮等。

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最终会变得多怪诞,但既然连做爱这种人类最原始需求也可以与现代AI机器人结合,那么貌似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卧龙先生提出“兴起就做爱,孩子交国家养”的建议现在听起来像是一派胡言,但或许有那么一天,这个点子还真派得上用场。因为,人正变得越来越像机器,机器变得越来越像人。

未来世界有可能是这样的:人类分成两大类。一种是愿意与人类继续做爱的,在女方怀孕生子后纷纷把孩子交给国家机构去养;另一种是不愿再和人类做爱的人,他们纷纷找上机器人来解决生理需要。在大街小巷,我们将看到婴儿中转站和老人院并存;在购物网站上,性爱机器人和床褥当一个配套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