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被射杀 赌城血案无法改变美国枪支泛滥威胁

更新:
2017年10月06日 16:12
(互联网)

美国国会已经被拥枪团体所绑架,宁可无辜民众日日处于遭枪杀的威胁,也不愿意丝毫收紧过于自由放任的枪械政策。无他,武器制造商的利益高于人民的生命安全。

知情的美国人都清楚知道,10月2日发生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血腥屠杀案,将不会改变美国枪支泛滥威胁。尽管社会充满悲情,那无辜丧命的59人和500多名伤者,最终只会成为美国枪支管制辩论里的又一组冰冷数据。

从政15年,刚卸任的美国民主党众议员史蒂夫·伊斯雷尔(Steve Israel)在惨案发生后撰文《拉斯维加斯屠杀之后 什么都不会改变》,就以行内人的身份,揭露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美国枪支泛滥刹不住的三大原因

伊斯雷尔列举了三个原因来说明他为何悲观。第一,代表拥枪团体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也因为内部竞争而出现激进化现象,持中庸之道只会失去支持。第二,国会选区划分的办法导致一贯支持拥枪的共和党中间派政客无立足之地,任何主张妥协的人都被视为叛徒而落选。第三,一般民众已经变得麻木不仁,失去推动控枪的动力。

他在文中还举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例子。民主党议员在国会动议,那些名字在恐怖分子嫌疑人名单上的,应该被限制自由买枪。伊斯雷尔说:“如果你因为太危险而被禁止登机,你也应该因为太危险而不被允许购买攻击性武器,超过八成美国民众持有这个常识性立场。”结果动议被共和党所否决。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更禁止美国政府研究枪械暴力,可是却愿意拨款40万元研究瑞典式按摩对兔子的效用。

拥枪团体把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当护身符

以NRA为代表的拥枪团体一直把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作为护身符。1791年12月15日通过的第二修正案说:“一支纪律优良的民兵对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保障了人民拥枪的自由。

同任何激进团体一样,NRA等对第二修正案采取的是原教旨极端主义的解读方式。第二修正案有其历史背景,一是当年的美国没有常规军队,主要依靠民兵自卫,所以有此修正案方便随时动员。二是基于对暴政的恐惧,允许人民拥枪来随时反抗有可能沦为暴政的新政府。三是当年还没有完善的治安条件,民众随时得面对强盗或印第安人的威胁。

同时,在今天采取原教旨立场解读第二修正案,也没有看到当年民众所拥有的枪,是每分钟只能发一弹的滑膛枪,杀伤力远没有今天一分钟能发射上百发子弹的攻击来复枪恐怖。赌城屠杀凶手所使用的,正是改良后的枪械,威力接近机关枪。

NRA每年砸2.5亿美元宣传和活动 还给国会议员打分

会员约300万人的NRA每年花费2亿5000万美元(约3亿4160万新元)宣传和活动,它更给所有国会议员打分,根据他们拥枪的立场分A等到不及格的F等。这个打分制会影响议员在竞选连任时的得票率,所以对国会的禁枪行动起到很大的反制作用。

此外,由于选区划分由政客主导,所以就出现了不公正的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现象,将对立政党的选民集中划分到少数选区,让对方在这些选区大比例获胜,而在余下的多数选区里,己方则以微弱优势获胜。这就出现了了所谓的安全席次(safe seats)。由于共和党同民主党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彼此党内立场激进的候选人更容易在党内初选获胜,接着在这些安全席次里当选,结果导致两党的中间温和派民意代表遭到淘汰,持极端立场的民意代表竟然成为国会的主流。

美国主流民意支持枪支管制 国会却完全否定

虽然美国社会眼下已经处于严重的分裂状态,但在枪械管制这个课题上,民众却有相当的共识——当然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希望更严格的枪支管制。

20171006_gun.png

民调机构皮尤(PEW)今年6月公布的调查显示,民主党与共和党选民各有高达89%同意“限制精神病患买枪”,完全没有分歧。在“禁止飞行黑名单或观察名单者买枪”,民主党选民有85%支持,共和党选民也有高达82%支持。“对买枪者做背景审查”,民主党选民有90%支持,共和党选民也有77%支持。可是,国会却完全否定上述做法。

美国国会被拥枪团体绑架

换言之,被选入国会的美国民意代表,在拥枪课题上并不代表主流美国民意。国会其实已经被NRA等利益集团所绑架,宁可无辜民众日日处于遭枪杀的威胁,也不愿意丝毫收紧过于自由放任的枪械政策。无他,武器制造商的利益高于人民的生命安全。

美国社会是个非常宠爱孩子的社会,2012年康涅狄格州发生的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学枪击案,20名介于6岁到7岁的可爱小生命被夺走,6名教职员丧命。当时的奥巴马总统在记者会上落泪,呼吁国会收紧拥枪政策,结果仍然一事无成。所以期望赌城屠杀案会有所不同,无疑痴人说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