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校霸凌事件,看潜在社会问题

更新:
2017年09月20日 15:03

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我国在社会、教育、价值观等等方面都有着潜在,甚至令人担忧的问题。

上星期发生的圣希尔达中学学生霸凌事件,因为现场“实景”视频网上流传,让国人不只是通过媒体报道,也亲眼目睹了事件经过,进而引发各方讨论。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我国在社会、教育、价值观等等方面都有着潜在,甚至令人担忧的问题。

学生骂脏话和打架如家常便饭

从视频中看到,两个体格较大的学生,一边口操脏话,一边冲向一个体格明显较小的学生,轮流围殴后者。其他学生只让在一旁围观,无人阻止。从有人“冷静地”录下整个事件,也可想见他们对这样的情况可能见怪不怪。

先说讲脏话的部分,这其实在我国青少年之中,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我自己在住家附近,就经常听到无论是在组屋楼下聊天,或球场打球玩乐的十多岁少年(主要是男生)将脏话当口头禅一样,“出口成脏”,非常流利自然。尤其是F字开头的四字母英文脏话,更是无时无刻地挂在嘴边。数年前南大毕业典礼上,曾有一名演讲的毕业女生在台上将F字脱口而出,事后居然有不少网民认为那不过是一种“情绪助语”,没什么大不了。没错,语言是约定俗成的,但直至目前为止,F字的用途虽然已超出它的本意,多了许多引申意,却也还没有到能登大雅之堂,可以广泛使用于正式场合的程度。

当然,洁“口”自爱的学生还是占大多数的(没做过正式调查,但希望是这样),只是滥说脏话的学生比例,以及脏话作为日常口头用语越来越普遍被接受的情况,还是相当地令人担忧,这是家长必须时时提醒甚至告诫孩子的,责任并不在学校,也没有理由浪费资源要求教育部设计几堂课专门教导学生别讲脏话。

再来,就是学生打架问题,老实说,处于血气方刚年龄的中学生(尤其是男生),打架是相当难以杜绝的一种冲动行为。以武力解决问题,从来就是人类无法禁止的处事方式之一。当然,那是不正确的,所以才要从小就教导并灌输孩子,打架并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制造更多问题。这,同样是需要家长和学校双管齐下,不能只推给任何一方负责。

本地学校霸凌事件不减反增

打架之外更不能容忍的,应该是霸凌。打架我们还可以勉强说是建立在双方对等的情况下,霸凌却是“霸者”在自知处于绝对优势下,强制被欺凌者屈服的恶劣行为,是人性中极其黑暗的表现。资深社工林丽萍在接受媒体访问表示,过去十年,本地学校霸凌事件不减反增,而且增加了至少10%-20%,这对十年来社会、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都有卓越发展,而且一直朝着优雅社会迈进的新加坡来说,难以令人接受。

资深辅导员凌展辉在答复媒体时,也承认这是让人堪忧的情况,并指出本地学校可能碍于来自家长的压力,而无法对犯下校规的学生给予严厉的处罚,以儆效尤,无形中间接地令学生更加肆无忌惮。比如前阵子校长没收学生手机事件,家长竟然发律师信给校长;还有一些家长认为是小事或情有可原的犯错事件如迟到等,孩子一被处罚,家长就到教育部投诉,而如果教育部站在家长那边,就会让校方非常难做。

至于学校霸凌事件,若是被媒体公开,校方又处理不当,就得面对社会舆论压力,甚至学校名誉因而受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难怪校方可能在事故发生后,选择息事宁人。就如这起圣希尔达中学的事件,一开始时校方也是不愿置评,直到视频传开,社会反应越来越大,校方才公开讲话。

学校霸凌事件绝对是教育部需要在不久的将来尽快解决,或至少降低数目的问题,希望我国唯一拥有两位正部长的教育部,能在这次事件后,认真检讨与探讨,而不是老在专注搞什么学校硬体科技,或出国比赛争第一,让我们回到教育的根本吧。

没职权就不该插手?

打架和霸凌之外,视频中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里头有一个成年人,目睹整个动手事件,却只是开头讲了类似“好了啦,好了啦”试图劝架,然后在打架的三个学生无视之后,继续“观战”,打架是在一分多钟后由另一名高大学生成功制止的。

圣希尔达中学副校长陈玉玿回答媒体询问时说,该名旁观成年人,“只是一名外部机构的实习者。因不是学校的正式老师,没有经过必要训练的他无权处理这样的突发状况,所以他只是口头尝试叫学生停止打架,没有进一步作为。”这样的解释,看起来冠冕堂皇,但实际问题多多。

首先,劝架是需要经过训练,才能做出的行为和反应吗?我们的先贤孟子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他举的例子是路过看到一个掉落井里的小孩,是人都会自动要去救他,需要什么训练呢?或许你会说,该打架事件并非关乎生死人命之事,但要是不加以劝阻,谁知道最后会不会演变成流血事件呢?难道要等到该名被欺凌的学生受伤了,事态非常严重了,才上前阻止?

陈副校长也提到,该男子并非学校工作人员,所以“无权”处理,言下之意,就是男子“凭什么”处理学校发生的事故。那如果你在游泳池或海边,见到小孩溺水,会游泳的你,会因为你不是救生员或泳池工作人员,而无法僭越去救人吗?

从该男子的角度来看,当然不能说他袖手旁观,因为他曾经试图阻止,但软弱无力的口头劝止,是人都知道是不可能劝得住在火头上动手的人的,所以他劝了等于没劝。在确定劝架无效之后,他站在原处观望,显得手足无措。对此,某些网民说得没错,如果他自己没能力制止,为什么当下不快点去找老师或其他在校工作人员求救?这是不是可以解读成,我国成年人当中,有一定的数量缺乏临场解决问题的能力,甚至缺乏危机意识?是什么样的教育下,培养出这样的成年人呢?

遇到突发状况 还照章办事吗?

从学校,或者说代表学校的陈副校长的解释来看,在突发状况发生时,她着眼的却是职权与授权的问题,显示了我国政府部门,以及公务员经常为人诟病的照章办事,按本宣科的处事方针和态度。什么都go by the book(照章办事),这与我国政府提倡的thinking nation(思考型国家)理念根本背道而驰,可惜我们看到的是,作为手握哺育与指导下一代重任的一校副校长,却遵循着这种死板的概念。在这样的教育下,以后是不是人人在处理任何事,包括意外的时候,也要先自问有没有相应的职权,才肯出手(帮忙)呢?如果不是职责所在而出手,是不是即使帮对了忙,也要遭受非议呢?

陈副校长也回答媒体说,学校严正看待所有的打架事件,并有信心老师能够控制并纠正学生的不当行为。她对老师有信心当然是好事,但经过此事,我对这位副校长能否带领出优良的下一代,没有信心。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