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无声抗议 却更像一场“总统”追星活动

更新:
2017年09月18日 21:52
陈清木医生抵达芳林公园时,受到明星般的热烈欢迎。(取自陈清木面簿)

上周六的这场无声抗议活动,与其说是静坐抗议,其实更接近“粉红点”(Pink Dot)活动的性质,只不过这回是“黑点”追星活动。

新加坡总统选举随着哈莉玛上周四(14日)宣誓出任新加坡第八任总统而告一个段落。然而,并非所有的新加坡人都能接受这个不战而胜的结局。面簿上流窜着一股暗涌,号召民众上周六(16日)下午4点半到芳林公园“身援”一场以“不是我的总统” #NotMyPresident作为口号的两小时无声抗议活动。

“不是我的总统” #NotMyPresident口号是在今年一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就职前开始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出现的反对口号。这回,新加坡许多网民也借用这个口号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场由社运人士吴家和(Gilbert Goh,56岁)在周二(12日)发起的无声抗议活动,发布隔天只有20人响应,到了周五(15日)就已经有约500人在面簿上表明会出席。

陈清木医生也来声援

上届总统选举候选人陈清木医生上周五也在面簿上发文声援吴家和的这个活动,表明自己将会出席。

 

I will be there..Silent Sit-in Protest A Silent Sit-in protest will be held at Hong Lim Park today Saturday 16th Sep...

Posted by Dr Tan Cheng Bock on Friday, September 15, 2017

陈清木医生在面簿贴文上一开始就写说:“我会出席的……无声静坐抗议”。并与网友分享,他的上一个贴文在两天内就有超过50万人看到。“新加坡人并不是对哈莉玛总统感到不满,而是对我们的政府举行这场不战而胜的总统选举深表不满……我出席这个无声静坐抗议是为了支持那些不满政府剥夺了投票选举总统权利的新加坡人,让他们知道我与他们同在。政府不能再理所当然地不重视人民。”

或许是陈清木医生在写贴文时过于匆忙的缘故吧,短短229个字的贴文里竟出现七个错别字。错别字频率高虽然会给印象分打折扣,却丝毫不影响他所要传达的意思以及号召力。

放眼望去一片黑

周六(16日)下午4点钟,距离无声抗议开始举行还有半小时,芳林公园已经陆陆续续迎来一批又一批身穿黑色上衣、像是在参加一场追悼会的民众,有些还特地为这个场合定制了印有#NotMyPresident白色字眼的黑色T恤衫,在一片黑色中现出零零星星的白。或许也是人们内心的一种反射:虽然失望,但还没彻底绝望。

20170918-NotMyPresident T shirt.jpg
现场有许多人穿上印有“不是我的总统”的黑色上衣。(张丽苹摄)

到了约定的4点半,放眼望去,现场已聚集了好几百名“黑衣人”,目测约有上千人左右。

20170918-He is my number one.jpg
“黑衣人” (张丽苹摄)

自制标语牌

现场大多数民众的年纪偏大,以华族居多。举着自制标语牌四处走动的多是年轻人,当中也有一些是来为学校作业寻找素材的。他们拿着自制标语牌寻找现场民众高举标语遮住脸让他们拍照,累积了一定的照片数量后,就是一篇图片作文(Photo Essay)。年轻的国人也比较喜欢上镜受访。围观的群众哪怕不完全赞同他们的意见,依然给出鼓励的掌声。

20170918-Slogan Bearers.jpg
有不少民众带了自制的标语牌到现场。(张丽苹摄)
20170918-Not my President.jpg
用胶纸自制出“不是我的总统”的标语,用完就可以丢掉很方便。(张丽苹摄)

年纪较大的民众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凑热闹型,自带塑料草席和食物到现场野餐安安静静享受那份参与感;第二类是历史记录人:他们拿着手机、相机、录影机看到什么就拍起来做纪念顺便上传面簿;最后一类则是等待追星型:他们站在公园外围低声交谈等待陈清木医生到来。见面时交换的口号就是:见到陈清木医生了吗?

20170918-picnic.jpg
静坐的人们(张丽苹摄)

陈清木医生到场

下午5点10分,陈清木医生兑现承诺在必麒麟街上段下车后步行进入芳林公园。

他一出现,立即有眼尖的民众高声欢呼:“陈清木总统来了,您才是我们真正的总统!”这样的口号一出,一呼百应,人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高喊陈清木医生的名字,争着与他握手、拍照并献花(其实只有一束花),俨然就是追星族才会表现出来的热情。

20170918-Cannot see tan cheng bock.jpg
围观的群众太多,根本看不见陈清木医生。(张丽苹摄)

陈清木医生也没有让等待他的民众失望,面带微笑与大家一一合照,并听取他们向他申诉总统保留制度的不公平,他才是大家心目中的总统等等。对此,陈医生都以微笑回应。见到残疾人士和小孩时,他也特地停下来慰问并合影。

有几名中年男子见到陈清木医生时异常激动,忍不住跑过去紧紧拥抱他,然后与他脸贴脸一起自拍,陈医生也泰然处之笑得很灿烂。

有些民众还特地邀请他到临时“总统府”坐上“总统宝座”。原来那只是在草坪上放置了一张小小的蓝色帆布椅子,前面放置了三张纸卡写着:“我们正在哀悼民主、公正、平等、社会和谐、宪法权利、以及我们神圣的国家信约的死亡。总统“保留选举制度”让我们成为了像朝鲜那样的国家。在这个演说角落,我们却不能发出声音,实在太可笑了。”

20170918-The Makeshift Istana.jpg
临时“总统宝座” (张丽苹摄)

虽说是无声抗议,现场还是有不少民众站出来对着人群发表自己的看法,说得好与不好都有掌声。公园正中央的草坪上放置着两张巨型白色布条让民众“畅所欲言”,写出自己心中想要说的话。围观的民众远远比趴着写字的人多。

20170918-Slogan banner number one.jpg
白色布条一(张丽苹摄)
20170918-Slogan banner number two.jpg
白色布条二(张丽苹摄)

有意思的是,在这样一个用社交媒体发起的活动上,多数的道具都很原始,属于低科技非数码产品。人们的心声毕竟不是消耗品,不像数码产品那样刚把字打出来就已经过时了。许多严肃的话语,还是必须用手写出来让大家一起围观讨论,才能起到抒发情绪的作用。

陈清木医生在走过这些白色纸张时并没有停下脚步,因为想与他拍照的民众实在太多了。他的保镖一直在前方忙着开路,高声喊道:“好啦,让一让,还有没有人想跟陈医生拍照?不用过来,我们会过去。”这种招徕手段最是有效,整整一小时拍照的人群络绎不绝、陈清木医生也来者不拒,满足了众人的需求。

陈清木医生一走 人群立即散场

6点20分,陈清木医生宣布:“好啦,我要走了。”这一宣布立即引来民众的热烈欢呼与鼓掌。那些还没与他拍照的民众纷纷抓紧最后机会与他合照,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陈清木医生上车离开。

20170918-Bye guys.jpg
(张丽苹摄)

陈医生当晚9点半在面簿上发表了短短的贴文和几张照片,说他“在芳林公园得到了非常热情的招待,这是一场非常平静的静坐聚会,表达了新加坡人对总统选举‘不战而胜’的不满。”

 

A very warm reception at Hong Lim park. It was a peaceful sit-in gathering at Hong Lim Park .The sit- in protest was...

Posted by Dr Tan Cheng Bock on 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组织这场无声静坐抗议活动的吴家和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出席活动的民众“并不是要针对马来群体”或者针对哈莉玛总统。他们只是反对今年总统选举制度在宪法上做出了改动,形成了保留选举制度,最后变成“不战而胜”的结局,新加坡人连投票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一再强调,“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并没有针对任何族群。”

上周六的这场无声抗议活动,与其说是静坐抗议,其实更接近“粉红点”(Pink Dot)活动的性质,只不过这回是“黑点”追星活动。

现场工作人员曾一度拉出许多麻绳,想发动群众站在绳子旁摆出一些黑色英文字母的造型让无人机进行高空航拍。无奈民众追星情绪高涨,对与陈清木医生合照更感兴趣。陈医生一走,大家也立即散了。

或许在许多人心中,总统选举尘埃落定后只要有个途径能透透气、让心声得以抒发,追追星、有个群体支持,就够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说得再多、也不会对总统选举的结果有任何改变。所幸的是,“黑点”最后并没有变成“污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