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莉玛六年总统路会多坎坷?

更新:
2017年09月15日 22:00
哈莉玛周四(14日)在就职典礼上正式出任新加坡第八任总统。(联合早报)

根据李总理的讲话重点,哈莉玛应该会在社区性职责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特别是“团结全体新加坡国人”。 

本周“热词中的热词”——哈莉玛。她既是热锅上的蚂蚁,也是刚坐上热辣总统宝座的人。

官方从宣布唯一合格参选人到提名、当选、宣誓就职,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四天,第八位总统就这样诞生了。说是“民选”总统,但民众到底在哪个环节实际参与了?有吗?好像没有,这回真是硬生生往人民喉咙塞东西。

“保留选举”和“不战而胜”引发双重不满,前者违背唯才是用的原则,后者剥夺了选民投票的权利。选民没得当,那就改当网民,纷纷涌上网宣泄情绪。无论主流媒体如何大篇幅地做正面报道,还是挡不住网络舆论的冲击。抗议活动还从虚拟走进现实,明天(16日)芳林公园将有一场静坐抗议——“Silence Sit-in Protest – #Not My President”。 

争议声中任总统 民选总统的认受性受损

毫无疑问,哈莉玛是在争议声中出任总统,她作为民选总统的认受性或多或少已经受损。官方这回有些失算,估计没有料到网络舆论反弹如此强烈,早知如此,何不让三人都竞选?哈莉玛在三角战中的赢面也不小,唯独可能会出现大量的废票让政府非常难堪,但也总好过未经选民委托就产生的“民选”总统。

不过,如果大数据靠谱的话,网民还是理性的,他们将“政府/体制”与“哈莉玛”本人做区隔。网络舆情观察公司Meltwater所做的调查显示,在9月11日(确认哈莉玛是唯一合格参选人)和12日,与“选举”有关的舆情,有83%是负面的,只有17%是正面的。不过,如果将舆情范围缩小到哈莉玛身上,与“哈莉玛”相关的负面情绪从11日的87%下降至12日的63%。这显示网民没有把“政府/体制”与“哈莉玛”混为一体,也可能是哈莉玛的支持者跑上网“挺哈”的效果。

哈莉玛:期待无需保留选举 不同社群的人也能当总统

还好,长期住在组屋的新总统是清楚民意的。哈莉玛前天在就职典礼上首次以总统身份发言时就表示,对部分新加坡人不希望通过“保留选举”来维护多元种族身份,她尊重他们的看法。她说,“和他们一样,我期待假以时日不再需要保留选举条文,届时新加坡人会自自然然且经常地选出不同社群的人当总统。” 哈莉玛借着就职典礼的发言,诚恳地回应民众对“保留选举”的不满,算是一大加分。

而既然尘埃已经落定,我们是不是应该move on了?看看未来六年,哈莉玛的总统之路会怎么走?

根据总统府官网,总统的职责有3C:宪法(Constitutional), 仪式(Ceremonial)及社区(Community)。宪法的职责包括掌握国家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和重要人事任命否决权,仪式方面的职责包括作为一国之元首,代表新加坡与他国加强双边和民间关系。社区方面包括利用影响力推动慈善和公益活动,同时通过提倡与传达团结国人的共同价值观,扮演团结全体新加坡国人的角色。

我们看到的是,历任总统做得最多是“后两C”:出国访问和做慈善。至于第一个C,掌握储备金第二把钥匙和人事任命否决权,因为不一定公开进行,外界难有印象。

和前几任相比,哈莉玛会在哪方面着力更多?就如多个网络评论指出,哈莉玛在管理资金的经验还远不如其他两位被拒于门外的马来企业家,在守护国家储备方面估计得仰赖总统顾问委员会。根据李总理的讲话重点,哈莉玛应该会在社区性职责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特别是“团结全体新加坡国人”。

20170915_halimah.jpg
李显龙总理陪同哈莉玛总统首次检阅仪仗队。(联合早报)

李显龙总理在新总统就职典礼上致辞时强调,全球不少地方都出现族群民族主义高涨、极端恐怖主义制造猜疑和恐惧、排他意识形态深化社区和宗教断层线的局面,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意味着我国维护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理念更为急迫。他还形容,哈莉玛宣誓就职,标志着新加坡将逆着区域和世界洪流,确保少数种族也能享有平等权利。

政府力推马来族总统 料为防抗恐怖主义做准备

政府不惜代价也要力推一名马来族总统,显然是要对外对内展示新加坡的多元民族性,证明一个以华人占多数的国家也可以有一位马来族国家元首,少数种族的平等权利不会被牺牲掉。估计,这么做的目的之一是要为在全球蔓延开来的恐怖主义做防抗准备。

哈莉玛在就职演讲中也说了,总统作为国家元首和新加坡民主机制的一个支柱,必须透过体现共同价值观来团结国家。她列举多元种族主义、唯才是用理念和谨慎管理的精神,作为三个须维护的人民共同价值观。她说:“当下,这些共同价值观对我们来说更加重要,在一个纷扰且不稳定的世界中引导我们向前行。”

“全民总统”须在重大议题上发声 以展示独立性

如果要真正做到团结全体国民,那也意味着总统须在重大议题上发声,以展示总统的独立性,而不只是当政府的“乖乖牌”。例如,若再发生引发全体国人关注的李家内讧事件上,是否也能通过面簿发言,稳定一下大局。当然,一旦有思想激进化的国人被逮捕,或者甚至真不幸发生恐袭事件,“回教恐惧症”可能导致回教徒和非回教徒不信任彼此,总统也须站出来向全体国人信心喊话,这方面总统料将面对不小的挑战。按理说,身为一名马来族回教徒,总统挺身而出说话,更能达到团结全体国民的效果,但会不会不经意地造成另一种反效果?例如,部分同情思想异化者的马来社群成员可能会要问:“总统难道不是我们自己人吗?”

内政部长尚穆根本周才指出,马来社群正面对几项挑战,首当其冲的是激进主义和恐怖主义,以及排他主义提升和外来宗教师对年轻人的误导。他也透露,国人激进化情况令人担忧,单在过去两年,内部安全法令下发出的限制令和拘留令总数已超过之前七年的总数,有人甚至在一两个月内就能自我激进化。

首位“保留选举”产生的总统应有所作为 否则坐实阴谋论

未来六年,哈莉玛的总统之路是走得坎坷还是顺遂,除了受区域和国内安全形势的影响外,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哈莉玛如何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全民总统”,特别是遇上重大事件,她如何站在团结国家的立场上表态。如果第一位在“保留选举”中不经投票产生的总统在任满之后,除了挥挥手、抱抱孩子外,完全无法让人留下任何印象,那只会让新加坡人更加相信坊间盛传的阴谋论。

那就是,官方如此大费周章地修宪搞“保留选举”,目的无非就是一个:全力阻挡某个或某些人参选总统。

“哈莉玛”本周很热,在新加坡热词排行榜上从12日至15日都排在前五名,14日还跃升榜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