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莉玛不战而胜 执政党将为总统选举“保留制”付出什么代价?

更新:
2017年09月11日 21:06
(互联网)

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果然不出外界所料,不战而胜将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新加坡在同一天迎来新国会议长和下一任总统。

选举局今天(11日)傍晚五点钟发文稿宣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只发出一份民选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选委会并没有透露合格者身份。但除了哈莉玛,还会是谁?

这意味着只要合格者后天(13日)到指定为总统选举提名站的人民协会总部提交提名表格,只要一切程序顺利,就能自动成为下一任总统。这个结局完全不让人意外。吃瓜群众随便做个猜测吧,官方的最后评估是,没有选举总比走过场的“保留制”选举来得体面些。

也好,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随便扫一扫面簿,尽是骂声一片。随手一抓都是这样的评语:“早就预料到,但还是生气”、“至少要假装玩公平的民主游戏啊”、“自己选自己(Ownself choose ownself)”“这真的是新加坡悲哀的一天”。

坊间对总统选举“保留制”早颇有怨言,走到咖啡店议事厅去,不耳背的大概都能听到,现在政府属意的人选又不战而胜,民间反应完全可以理解。

上个周五,官方才火力全开,派出两名重量级部长亲自喊话,加强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宣传工作。

喊话平台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上周五(9月8日)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两位部长尚穆根和陈振声分工,一人用数据说话,另一人掏心掏肺和与会者互动,关键时刻还掏出“内幕”加强宣传效果。

1)尚穆根打“数据牌” 陈振声打“哀兵牌”

打第一棒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用去年的一项旧民调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不启动保留选举,每一届的总统都来自一个特定族群的话,总统的象征性角色就会受质疑。

当然,人们同样可以质疑,这个民调靠谱吗?有没有另一个民调可以反向证明,选民其实不看肤色投票?

有的。去年,雅虎新加坡网站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展开的一项民调显示,有69%的受访者支持副总理尚达曼成为下一任总理人选。排在后头的依序是,副总理张志贤(34%),财长王瑞杰(25%),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24%),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16%),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支持率都少过10%。

作为唯一的非华族,尚达曼能在民调中领跑,说明了什么?总理掌握的实权比总统要大很多,受访者呈现“色盲”状态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新加坡长期推崇的制度——任人唯贤。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

尚穆根抛出冷冷的数据,压轴的陈振声则选择打“哀兵牌”。陈振声坦承,执政党将因“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强调“保留制”的出发点是高尚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这也要归功于李总理。

陈振声还大唱赞歌说:“李总理的答案会一直印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领导人与政客的不同。” 他说,“李总理说,我们可能会因为启动保留选举而付出政治代价,没有特定种族当总统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不会马上浮现,但万一问题二三十年后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政治)空间来制定应对机制?一个政治领导人必须预先察觉将来可出现的议题并适时制定机制。”

简而言之,行动党要传递的信息是:我们知道将因力推总统选举“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用中国的用语就是,坚持要“把问题扑灭在萌芽中”,大家还没看到问题,我们已经看见了。陈部长掏心掏肺,就不知道务实的新加坡人吃不吃这套?

2)行动党将付出什么样的政治代价?

部长提到了政治代价,但没有进一步说明,那会是什么样的政治代价?或者说,这个政治代价会以何种方式体现?我们随便想到两种:

一)社会更加分化

按官方的说法,推行“保留制”是为了打造一个多元共融社会,让少数种族有机会担任总统,促进多元种族主义。不过,在网络舆论和民间咖啡店议事厅的带动下,“保留制”所引发的“马来族性”问题,恰恰打开了一罐虫子,令社会更加分化。

华族有华族的抱怨,为何“唯才是用”要让位给“多元种族”?推行了这么多年的民选制有问题吗?(具体多少年,就看是从黄金辉还是王鼎昌算起)马来族也有马来族的抱怨。比如说,政府如此使劲力保马来族能当上总统,出发点或许是善意地希望促进多元种族主义。但产生的反效果是,它可能从另一侧面印证了,马来族需要特别眷顾才能当上总统?在一场非保留选举中,哈莉玛打不打得过陈清木?

再者,在马来社群内部,如果将另外两位有意参选人排除在外,只会将官与民的界限划得更清,未来还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参与选举?

最新消息已经证实,来自私企的沙里马里肯(67岁)和法立(61岁)已经被挡在门外。有意思的是,总统选举委员会和选举局都不会公开申请失败者的名字,理由是,担心在未来的选举中,有意参选者会因此而却步。选举局的新闻稿还说,当局已经将申请失败的原因告诉当事人,他们可以自行选择要不要自行对外说明。这逻辑也有点怪。官方不公开名字,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了吗?而且当事人即使不愿公开申请失败的原因,也得面对来自媒体的压力。

二)支持率降、国会议席流失

去年11月,国会经过三天激烈辩论后,以77赞成票对六反对票,三读通过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促成本次总统选举“保留制”。如果将“77对6”的数字具象化,那完全是一场巨人与侏儒的擂台赛。

那么,我们可能要问了。行动党长期在国会享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大多数席位,要通过任何法案或决定修宪都十拿九稳,这种压倒性优势是谁给的?选民给的。

我们不确定下一届大选是什么时候举行,到时如果选民还记得的“保留制”所引发的种种不快,他们会不会把对“保留制”的不满转化为投票行为,造成执政党选票流失或国会议席的减少?如果选民抱持“教训”一下执政党的心态,下届选举将会是执政党的一次考验。

当然,选民往往是善忘的,特别是务实的新加坡人。哈莉玛入主总统府之后,只要能够很好地执行总统职务,下届选举来临时,选民极可能忘了这几个月来关于“保留制”的争议,照样票投行动党。

3)“保留制”选举没得投票有迹可循

正因为这样,将哈莉玛“保送”进总统府是关键,其他事情还可后续慢慢处理。红蚂蚁留意到,陈部长上周五的一番话已印证了坊间谣传,首届“保留制”总统选举将没得选,哈莉玛将自动当选,果然官方今天宣布了消息。

据《联合早报》报道,上周五有人问部长:这是我国第一次举行保留选举,许多国人都希望有机会投票,但我们却似乎不愿降低对候选人的要求,这之间是否存在矛盾?

陈振声回复说:我们尽可能用同样的标准来衡量候选人,以达到唯才是用的目标。同时,我们设立保留机制,实现我们对多元种族社会的向往。试想想,如果我们为了追求多元种族而罔顾唯才是用的原则,为不同种族制定不同规则,相信新加坡人是不会接受的。我可以理解国人希望看到竞选活动,也希望能有更多人参选,但我国对多元种族的重视不能超出对唯才是用的考量,因而顾此失彼。

意思浅浅。如果官方无意为马来族降低参选门槛,那么沙里马里肯和法立肯定被挡在门外。因为他们两人都达不到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须达到至少5亿元的要求。

那么这又引来另一问题:当“多元种族”与“唯才是用”拔河时,是谁决定什么时候该靠向哪一边多点?所谓“酌情”,最后还是总统选举委员会(又或是政府)说了算?那个酌情标准是什么,应公开说清楚。

最后,选民要弱弱地问一句:民选总统不经投票就产生,这还算是“民选”吗?还有啊,早在今年二月,陈振声在国会中已经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叫那些口沫横飞的咖啡店阿伯们情何以堪?升斗小民为何总缺乏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聪明人如我国政治领导人都算到,执政党需为“保留制”付出政治代价,那么咖啡店民众想多嘴说一句,越不让人投票选总统,往后的政治代价可能就越高。特别是“沉默的大多数”的心理和行为总难以捉摸,智慧也越来越高,不容易被“洗脑”,一旦情绪集体爆发时,可能就是一次民意海啸反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