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打造无现金社会的方法有误

更新:
2017年09月07日 13:24

我们的原则应该是,一旦贫困者都能认同无现金支付是一种更廉价方便的付款方式,其他人也会认同的。

编者按: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院长刘浩典今年8月底在国庆群众大会结束后,看到新加坡博客区伟鹏所撰写的一篇博文有感而发,从更宏观的经济角度去讨论无现金社会的原则。

新加坡博客区伟鹏最近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他在文里详述了使用现金的诸多优点,以及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电子支付系统时,为何有必要将那些优点复制到新系统里。

我反复想了想,总结出三大主要论点,说明为何无现金社会是件好事。须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好处都(完完全全)适用于新加坡。

好处一:解决宏观经济问题

第一种好处是宏观经济方面的好处。

取消现金流通就能解除官方利率的“零利率下限”。在一个处于“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的经济体系,就是那种尽管利率已经超低,人们依然选择将现金储存起来的经济体系,中央银行根本英雄无用武之地,无法再采用货币政策来刺激消费和投资。

在高度依赖现金的经济体系内,我们不能将利率调至零利率以下,一旦这么做,人们只会改持现金不再存钱。

这种所谓的好处对新加坡而言(新加坡调控的是兑换率而不是利率)并非真正的优势,但是对许多先进国家而言,却是潜力庞大的优势。这些国家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一直尝试用超低利率促进总需求。他们的政府想要让更多现金在经济体系内流动。然而,一旦经济体系充斥着现金后,货币政策却又起不到作用帮不上忙。

然而,如果他们能让利率突破零下限,目前只有无现金社会能允许这么做,或许就能够强迫人们花钱,从而启动经济。

好处二:解决非正规经济

第二种实施无现金的明显好处,就是它能够帮助减少非正规经济、洗黑钱和逃税等问题。这也是印度总理莫迪去年实施大面额纸币废止计划,废除印度的500卢比和1000卢比面额纸币,背后的动机。

印度之所以要展开这项大胆的实验,主要是因为印度总人口当中,只有1%的人有缴税,情况惨不忍睹。绝大多数的印度人都在“非正规”经济体系内工作,众所周知,这个体系只靠现金运转。

因此,过渡到无现金社会对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有着庞大的优势,然而对新加坡而言,这种优势却不怎么适用,因为新加坡的非正规经济体系非常小,而且逃税问题也不严重。如果担心洗黑钱的问题日趋严重,还可以使用一个更为简单的处理方式,就是直接废除大面额纸币。

好处三:提高效率与生产力

这就剩下第三种实施无现金的好处,就是所谓的只要全面使用一个或少数几个电子支付系统,就能提高效率与生产力,取得巨大回报的说法。

然而,诚如区伟鹏所提议的,政府在全面实施无现金的做法中,好像没有将包容性金融作为目标。新加坡已经有许多无现金支付方式可供选择,如果有些人依然选择在日常交易中使用现金,一种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真的面临了困难无法使用任何一种无现金支付方式。

对我而言,如果一开始就以包容性金融作为目标——即确保贫困者也能在无须增加成本的情况下使用无现金支付,那一切就会水到渠成。我们的原则应该是,一旦贫困者都能认同无现金支付是一种更廉价方便的付款方式,其他人也会认同的。与其一开始就先满足中等收入者的需求(然后希望贫困者也会认同这些选择是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我们应该先考虑满足最弱势的群体的需求。将那方面处理好了,其他人自然就会开始跟进采用。

应以包容性解决方案为目标

目前最全面取消现金交易的国家都是些北欧国家,瑞典更是成就非凡,这一点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些北欧国家向来以应用普遍通用机制(universal approach)来处理任何事情、包括社会福利系统,而闻名遐迩。同样的,他们也应用了包容性和普遍通用的哲学来应对解决废除现金后必须面对的一系列挑战,而我们所采用的哲学却是,只为一群特定人士解决无现金支付所带来的问题。

以包容性金融作为目标,也意味着能够让低收入者(包括外国客工)能够办理零成本银行账户,以及可以接收津贴的借记卡,然后将政府的补助金全部存到那些账户当中(当然也必须要求雇主将这些外国客工的工资全部打进账户中)。

最后,如果要限制现金的支付方式,对我而言,一个好的原则就是为大额匿名的现金交易设置各种限制与阻碍,但不阻挡小额现金的交易。从这个观点来看,陆路交通管理局最近宣布的一些地铁站将不再允许乘客用现金为地铁储值卡充值的做法,是相当具误导性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