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台!引咎辞职成台湾政治文化

更新:
2017年08月18日 15:59
台湾15日无预警大停电,经济部及台湾电力公司召开记者会说明停电原因,经济部长李世光(右三)在会中率领相关人员向大众鞠躬致歉。(联合新闻网)

像台湾这样一个两党相互牵制、新闻自由不设限的地方,政务官在出事后想不下台估计都难,在其他一党执政的地方就不好说了。

全台湾大停电,668万户受影响,经济部长下台。

一个停电换一个部长辞职,李世光不幸成了蔡英文政府第一个下台的部长,也是史上首个因停电而下台的经济部长。

在台湾,“出事+下台”已成难兄难弟,引咎辞职已成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政务官也因此被人称为“易耗品”,尤其是部会首长。也曾有人用“官不聊生”形容台湾行政官员,不只天天过着被人盯的生活,还要在立法院被口无遮拦的立委用“语言暴力”羞辱。

就在大停电发生后隔天,中油董事长陈金德在记者会上强调,整起事件是承包商疏失,作业人员在更换电源供应器前,没有先将电动阀改切换为手动控制,导致电脑自动控制系统发出异常讯号,电动阀自动关闭,中断了大潭电厂六部发电机组天然气的供应,导致全台十七个县市在8月15日大停电。

官方将事件定调为“人为疏忽”,这个疏忽是经济部长直接造成的吗?

不是。他不是那个操作失误的作业人员,如果要负个人责任,作业人员第一个才要走人。这看来更像是管理松散与制度不良的问题,也就是政治面问题,须有政治官来承担政治责任。而且,台湾人很吃“下台文化”这一套,一个失误造成这么大范围停电,引起这么大的民怨,不找个高官下台要如何息众怒?

行政院长林全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就说:“这不是(经济)部长个人在事件处理上有疏忽,但必须为整个事件负政治责任。”

所谓政治责任,就是政治考量或因政治需要而承担的责任。当年教育部长蒋彦士为苏澳学生船难、教育厅长黄昆辉为丰原高中大礼堂倒塌、政院副院长游锡堃为八掌溪事件、行政院长刘兆玄因八八风灾下台。那些事件与政务官个人有直接关系吗?没有。但都得下台。政治责任就是这么回事。

说到底,台湾政务官虽不经选举产生,任期不定,却必须亲上火线为民意负责。一个关键是,不管天灾人祸,只要不得民心,很可能就会连累总统和内阁的支持度,甚至打击未来的选情,所以必须做好“危机处理”,否则这把火极可能往上延烧。

而且,政务官是政策决策者,不能只是像一般公务员循规蹈矩、定时上下班就了事。他须统揽全局,负决策成败之责任,发现政策有错就要改革,否则下面螺丝松脱,上面也难辞其咎。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曾以篮球赛比喻内阁改组,总统像篮球队教练,一场一场的球赛会有人上、有人下,不会永远都是同一批人,一方面是布局上需求,二方面现场观点也会有些看法,这都是考量因素。

“责任政治”是民主政治的基本精神,人民赋予公务员多少公权力,公务员就得对人民负起相对责任,这文明又合理,更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春秋时代,就有官员问责传统了。在“天人感应”的政治伦理基础上,即便发生天灾,皇帝也得下“罪己诏”检讨施政过失。

古人也知道“做不好下台”的简单道理,但过于频繁的“引咎辞职”却会给施政的稳定性带来冲击。随着台湾选举增多,民主政治又不断往民粹政治倾斜,近年来政务官动不动为了平息民怨和消除舆论压力而“挡子弹”似已成政坛常态。走马灯似的撤换官员使得政策难以贯彻落实,也造成了人才的夭折和流失。

福建东南网曾引述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分析指出,政务官换得太快,确实无法让政策有效推动,因为他们需要时间熟悉政策,才能推动业务。过度重视民意或受民粹牵制,专业的官僚体系就会被打得没有自信,或者行政官员干脆放弃专业坚持。

陈水扁和马英九执政时期的内阁团队朝不保夕是常有的事。马英九时期,有个只干了114天财政部长的刘忆如,最短命的是只当了六天国防部长的杨念祖。陈水扁时期,最短命的行政院长唐飞只当了139天,还有个只干了47天经济部长的宗才怡,政治之复杂,吓得这位长袖善舞的金融界名女人说,自己是“误闯政治丛林的小白兔”。

相较之下,蔡英文政府的内阁算是平稳了。执政一年又三个月,虽然民调一跌再跌,首任行政院长林全仍继续干。内阁今年一月微调,只换了卫福部、劳动部、科技部和农委会四个部会首长,绿营不满的交通部长贺陈旦与国防部长冯世宽还保住乌纱帽。

这一轮停电风暴吹倒了一个经济部长,中油和台电董座也被点名下台,接下来会不会有更高层受波及呢?

虽然蔡英文在面簿上发文道歉,又在民进党中常会前出面道歉,但两次道歉都难以安抚民众已炸裂的情绪。国民党也乘机抨击民进党为了选票而一味固执地推行所谓“废除核电、发展绿能”的政策,才是台湾缺电的深层原因。

 

現在全台的電力供應已經漸漸恢復正常。對於這次停電,我代表政府向全國人民道歉。 供電不只是民生問題,它還是國家安全的問題。真正該全面檢討的,是這個會因為人為疏失而輕易癱瘓的供電系統。這才是問題的核心。所以,我會要求相關部門,在最短時間內給全...

Dikirim oleh 蔡英文 Tsai Ing-wen pada 15 Agustus 2017

下不下台,都是个学问。

下台不能解决事情,但可以提醒后任要更加负责的对待职责范围内的事,最大程度的避免重蹈覆辙。不下台,死赖着不走很难看,那么最起码要先擦好自己的屁股,找出肇事原因、处理好眼前问题并确保制度上不再出错,那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不过,像台湾这样一个两党相互牵制、新闻自由不设限的地方,政务官在出事后想不下台估计都难,在其他一党执政的地方就不好说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