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厉害, 你来写啊

更新:
2017年08月17日 11:25

接受批评本身就是一种自信且有底气的表现。而服务于民众的领导者, 更是应该具有体恤民众之心。

“你厉害,你来写啊!”

偶尔听到家人批评,自己的财经评论写得艰涩难懂的时候, 总是不以为然的甩出这句话, 其实从来没有察觉,在心理学上,这属于回避性人格障碍的一种特征,潜意识中,是不能接纳真实的自我的表现,是沮丧、不愿面对现实,或许还有点老羞成怒。 俗话说,“文章总是自己的好”, 讲的大约就是这个理。

当年在大学选修新闻系,曾经读过一段非常有趣的文字。那内容大约是说,传说仓颉造字的时候,有鬼夜夜哭泣,因为文字里藏了将被泄露的天机。

既然天机会因为流传于人世的文字被泄露,当然就会有所触犯。记者就是那终生与文字为伍的人,在用文字记录的过程中触动着时间和空间, 见证历史且为生命留痕,那么不管是如何的触犯,只要是坚持着说真话讲实事,都应该勇于去表达去记录。就是这样的一个理想,让大家在挫折和成就上起伏, 前赴后继的成就着一代一代的媒体人。 

做新闻,对知识结构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要求非常高,不仅要有较强的文字表达能力,每天还得面对截稿时限的压力。熟悉媒体工作的人或许知道,报馆里有不同的组别,不同的专线记者负责各个行业的报道,目的就是求准求精。 媒体的职能是上情下达,同时反馈民众心声,是政府和民间的桥梁。说搞新闻写文章容易,至少也应该当过几天记者。 

在中国五四运动的西方文化启蒙浪潮中,能够有资格说“不要读太多中国书的”大概只有鲁迅。暂不提他在三味书屋里修炼的深厚的私塾功底, 只说他当年在教育部任职时数十年间,每年购书读书都有一纸记录。 而能了解这书单中一半书目内容的, 百无一人;看过这书单上超过一半书目的人,千无一人。有这样的读书记录,鲁迅确有资格这么说。 

正如我们这些在金融界整天与钱打交道的人, 总是非常世俗的认为——“钱不是万能的”这句常被人挂在嘴边的话,并不是每个人能说的。 那说话的人至少也得有足够的钱, 且拿了金砖敲门但门不应的人,否则,说“钱不是万能的”大概也不句尴尬的托辞。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专业含金量,总觉得别人的东西比自己的好做,或者别人的事情比自己的简单,实在是过于自大而幼稚的表现。当今世界,即使简单如扫地、倒茶、煮饭、送东西都有技巧可言,不然哪来的茶道,米其林餐厅和大厨,还有市值数十亿的快递公司? 

谨言慎行和敢于担当是为政者不可或缺的人格素质。顾忌别人的感受,尊重别人的专业和职业自尊,是重要的为人之道。 

凡是服务业, 最高宗旨就是顾客至上, 表现欠佳就是表现欠佳,即使多少数据来证明有所改善、 即使用再好的文章和报道来解释技术上的难度都不过是粉饰太平。大家已经厌倦了,大家要的只是一个可以不用整天耽误大家上班时间的交通工具,不是吗?

《孟子·公孙丑篇》中,有“善与人同”,“闻过则喜”的篇章,大意是听到别人批评自己的缺点或错误,应该表示欢迎和高兴。接受批评本身就是一种自信且有底气的表现。而服务于民众的领导者, 更是应该具有体恤民众之心,虚心受天下之善,平心论天下之事,潜心观天下之理,最终才能——定心应天下之变。

新时代需要胸怀天下的为政者, 能够不以成功为喜,不以失败而悲,不以众誉而骄,不以共毁而沮。新加坡媒体宽容平和,不像西方媒体那样自诩无冕之王,咄咄逼人, 但不等于没有反驳的声音,就是对一些轻率而片面的指责认了服了。没有声音或许并不是件好事,正如沉船后看似平静的海面,不是忘记只是默默的记得。不及时纠正的错误言行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孰是孰非,民众心理有杆清清楚楚的秤。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