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流氓政治蔓延

更新:
2017年08月16日 17:57

政治暴力、恐吓一旦生根,将不容易铲除,族群和谐的社会结构一旦撕裂,也再难弥合。

话说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8月13日在雪兰莪州沙亚南出席“毫无隐瞒2.0”辩论会,遭流氓扔鞋子、水瓶、椅子和燃烧棒,马哈迪落荒而逃。如今朝野政党互相指责对方自导自演这场骚乱,让在位22年的前首相没面子。

事缘马哈迪挑战首相纳吉就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腐败课题展开辩论,并接受公众提问。辩论会由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主办,在希望联盟执政的雪州首府沙亚南青年及文化大厦举行,纳吉当然没有赴会。类似辩论2015年底也曾上演,纳吉不会自降身份,到反对党主场辩论这么一个只会越描越黑的课题,这一次也是如此,所以辩论会自然是马哈迪唱主角。

马哈迪结束演讲并开放提问时,有人要他交代1985年在吉打州发生的默马里事件(Memali Incident)。提到默马里事件,就知道提问者是有备而来的,因为这个事件是马哈迪首相任内罕见的警民流血冲突,至今不清楚马哈迪在这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1980年代初,巫统和伊斯兰党陷入谁才是回教徒利益捍卫者的激烈竞争之中。吉打州传教士依布拉欣·马末(Ibrahim Mahmud)是伊斯兰党党员,1970年代至1980年代初多次参加大选,但每战皆墨,后来在吉打州华玲小甘榜默马里一所回教学校教书。期间,马哈迪政府指责他意图推翻政府,时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慕沙希旦下令逮捕依布拉欣,警方在1985年11月19日展开行动。依布拉欣的支持者誓死捍卫他,结果发生警民流血冲突,造成14个村民死亡,包括依布拉欣本人,以及四名警员殉职。事件当时轰动全国。有记录显示,马哈迪当时出国访问,慕沙希旦是代首相兼发号施令者,所以遭到千夫所指,被指为“杀人凶手”。然而,慕沙希旦在2014年出书揭露,事发当时马哈迪其实还在国内,而且把责任全推给他。

不论马哈迪在默马里流血事件扮演了什么角色,在土著团结党的主场活动上要马哈迪交代此事,提问者显然另有目的,若不是想要扰乱活动焦点,就是准备挑起事端。

果然,马哈迪回答后,台下一些人随即起哄闹事。有人向台上扔水瓶和鞋子,也有人丢椅子,还有人点燃多支燃烧棒,现场红光闪闪,烟雾弥漫,与会者四下走避,土团党支持者则与闹事者扭打,场面一片混乱。很显然,闹事者确实早有准备。最终,土团党保安抓住了三名闹事者,并交给警方处理。

像这种流氓在反对党活动现场闹事的情况并非第一次发生,但情况似乎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马哈迪毕竟是在位22年的前首相,领导马来西亚从农业国走向工业化,在活动现场竟然遭人丢鞋子,这对他是极其不敬的,也是很大的侮辱。

因此,土团党就指责巫统在背后指使这起骚乱,放出消息说带头的滋事者是土团党青年团前执委道菲,并指道菲与“红衫军”领袖嘉马及雪州国阵主席诺奥马关系密切。国阵也指责土团党自导自演,因为三名闹事者穿印有土团党青年团字眼的衣服。嘉马在事情发生后跳出来说,一个星期前已知道会有骚乱,一切是土团党自导自演。

不过,这样的指责也未免过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若说穿上党服就是党员,这也太天真可笑了,毕竟披上羊皮的老虎始终是老虎。土团党大部分党员是从巫统跳槽的,此间若有“无间道”上演,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诚如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所言,流氓政治并非马来西亚的政治文化。然而,流氓政治这几年却在马来西亚崛起。反对党的讲座和群众大会经常面对飙车族闹事,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的集会经常伴有支持政府集会打对台。

2012年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到马六甲州巡回演讲,期间他们的巴士遭人泼红漆和抛掷石头,安华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保镖一度亮枪自卫;这在马来西亚也算是新鲜事了。更早的2010年,柔佛州笨珍举行一场马华公会与民主行动党的辩论,结果台上唇枪舌战,台下也是楚河汉界壁垒分明,马华和民行党支持者各占一边互相叫嚣对骂,以致双方领袖差一点离开不了现场。

流氓泛指通过生事、恐吓、暴力等手段获取利益的人,政治流氓就是通过这类手段得到政治利益的人。当然,在政治上干流氓事的人只是打手,真正获利的是背后的指使者,他们才是真正的政治流氓。

说到这类政治流氓行为,就会想到嘉马。

嘉马堪称马来西亚首号政治流氓。他是巫统雪州大港区部主席,频频以出位行动,在反对党活动及净选盟集会闹场捣乱。2015年净选盟举行4.0集会,嘉马带头搞了一场反净选盟集会,出席者寥寥无几。接着他又在9月16日马来西亚日当天搞了一场马来人尊严大集会,还得到纳吉支持出席,喊话“不要挑战和威胁马来人的尊严”。嘉马也对净选盟和反对党作出各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嘲讽和指控,例如他指控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渗透净选盟等。

在某些情况下,不能不对嘉马深具创意的抗议行动竖起大拇指,例如他围毛巾到雪州政府大厦要求进入州务大臣办公室洗澡以抗议制水,带床褥到雪州政府大厦门前抗议雪州色情按摩院林立。嘉马“护主”有功,让他在年前从拿督“升级”为拿督斯里。然而,嘉马顶多也只是“打手”,真正获得政治利益的是他背后的主人。

流氓政治是一种政治暴力,历史上这类政治暴力并不少见,例如德国纳粹党的党卫队、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红卫兵。纳粹党卫队原本是希特勒的个人随扈团,却发展成集监察、情报收集、拷问行刑、街头暴力于一体的半军事组织,按今天的标准,纳粹党卫队就是一个准恐怖组织。

朝野政党应该谨慎行事,不要采取煽动族群对抗情绪的政治暴力手段,否则马来西亚流氓政治将蔓延开来。政治暴力、恐吓一旦生根,将不容易铲除,族群和谐的社会结构一旦撕裂,也再难弥合。通过这种方式取得政权和破裂的国家,又有何意义可言?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