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b收购Uber东南亚业务 本地消费者和企业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更新:
2018年03月27日 09:49
Uber与Grab在新加坡办公室。(路透社)
Uber与Grab在新加坡办公室。(路透社)

私召车市场离“一统天下”的局面还会远吗?

私召车服务业者Uber和Grab宣布,双方已经达成协议,Uber已把东南亚的业务卖给Grab。双方今天(26日)通过声明指出,Grab将接管Uber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的业务和资产。

不仅如此,Grab还将把Uber在区内的共乘和送餐业务Uber Eats整合到Grab现有的多式联运和金融科技平台中。

根据收购协议,Uber将持有Grab 27.5%的股份,Uber总裁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也将加入Grab的董事会。

467648cc34294aa0a7a08c8cba794ebc20170828084755.jpeg
Uber总裁Dara Khosrowshahi。(互联网)

Uber App 在东南亚只能继续运营多两周,而Uber Eats将会运营至5月底。之后,Uber品牌在东南亚将就此蒸发。

170608X12_C2783-0.jpg
Grab总裁兼创办人之一陈炳耀。

对此,Grab总裁兼创办人之一陈炳耀就说:“今天的收购象征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新结合的业务在区域间会是私召平台和成本效益的领导者。我们与Uber联手后,将能更好地为顾客提供优质服务。”

想必很多读者听到这消息后一定很好奇:“那我的Uber App现在还能不能用呢?”

4月8日前 公众仍可使用Uber App

红蚂蚁今天下午就收到了Uber发来的重要通知:“Uber将会与Grab合并,开启新加坡及东南亚地区私召车的全新篇章。这也意味着,Uber将在2018年4月8号之前与Grab进行交接,8日之后,所有的私召车服务得通过Grab App呼叫。但是,您仍然可以在全球80多个国家使用Uber App。”

也就是说,4月8日之后,Uber将彻底从东南亚地区消失。

一家独大后 本地公众受何影响?

Grab完成收购行动之后将垄断本地私召车市场,消费者和私召车司机都担心,自身的利益可能受损。据《联合晚报》报道,受访学者认为,随着Grab成为私召车业界的龙头老大,乘客和司机日后可能将享有更少优惠。

乘客黄太太(46岁,销售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对私召车乘客来说,有竞争是好事,因为两家公司为吸引乘客,会竞相推出各种乘车优惠,要是一家私召车公司被另一家收购,乘客以后就不会有这么多‘好康’。”

私召车司机黄顺光(54岁)表示,担心私召车司机的利益可能减少。“合并后,私召车司机面对的竞争来自德士公司的司机,私召车司机以后也没得跳槽去另一家私召车。” 

新跃大学高级讲师朴炳俊博士也指出,优步被Grab收购后退出战局,Grab在未来有可能操控私召车的收费,这是政府必须密切留意,并在适当时候介入的。

comfortdelgro-taxi-reward-cabpoints.jpg
(互联网)

政府及业界人士怎么看?

一家独大的市场需要监管,政府方面今天也很快做出表态。陆交局在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已留意到Grab收购Uber的消息,并将研究这项交易会对“点对点”(point-to-point)交通服务业所带来的影响,将确保不会有单一业者独占市场,以免损害乘客和司机的利益。

竞争局也针对收购事项发声,强调在新加坡的竞争法令下,根据竞争法第54节条文,任何估计会大幅削弱竞争的合并交易属于违法,竞争局因此有权下指令改善情况。

全国德士师傅协会及全国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执行顾问洪鼎基在接受《联合晚报》采访时说,如果Grab侵犯乘客和司机的权益,“希望反竞争条例和陆交局条例能把他们拉回正轨”。洪鼎基认为,Grab收购Uber之后,花在员工开支和广告宣传的开支可能会减少,从而降低营运成本,因此相信Grab能着重于为司机和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务。

本地ComfortDelgro该何去何从?

虽然这起收购案涉及私召车市场的两个大咖,但也有可能冲击本地德士业老大哥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要知道,去年底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为了占领更大市场份额才与Uber合作并达成战略协议,收购了Uber子公司Lion City控股的51%股权。后者拥有狮城出租公司(Lion City Rentals)约1万4000辆车子,交易总值高达6亿4200万新元。可才过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Uber就宣布退出东南亚,换取竞争对手Grab的股权,这对康福德高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兴业证券(RHB)研究主管瑟卡(Shekhar Jaiswal)就告诉《联合早报》,一个业者独大的情况,很有可能将整个德士业“边缘化”。

言下之意,康福德高恐怕是要进入寒冬了。

《海峡时报》高级交通专线记者Christopher Tan就分析,如果康福德高继续与Grab对抗,那么它将会面临到更加严峻的挑战,两者之间的竞争无疑也会愈演愈烈。由于Grab早前就有说过要打算买下SMRT的德士生意,Grab背后的野心,显而易见。

外卖、金融、保险行业也得小心

除了私召车行业,Grab目前也已开始涉足外卖行业(如GrabFood)、移动支付行业(如GrabPay),以及Grab金融(Grab Financial)的贷款与保险服务等等。这些行业目前都处在风口。据了解,GrabFood目前也在印尼和泰国运营,预计将会在今年6月之前打入其他东南亚主要城市,如新加坡、吉隆坡等。

少了Uber Eats,多了GrabFood,本地的外卖行业是否又会出现转机?

据Grab内部知情人士透露,“我们新的生意将会比打车服务大100倍。”Christopher Tan就建议:金融机构应该密切关注这一野心勃勃的破坏者。

Uber为何要卖出东南亚业务?

Uber选择将东南亚的业务卖给Grab并换取股份,与Uber在中国(把中国业务出售给滴滴出行换取后者20%股份)和俄罗斯(把俄罗斯业务与Yandex打车服务合并,并获得37%股份)的策略相似。

据不具名知情人士指出,Uber此举目标是要在2019年的IPO(首次公开募股)前削减成本。科斯罗萨西今年初就曾表示,他现在致力于发展日本、印度等主要市场。从像东南亚这样的市场撤出,将会提升Uber的收益水平。

Christopher Tan认为,Uber专注开发其它市场而选择退出东南亚,是明智之举。他说:“很明显,优步在东南亚并没有一个稳固的立足点。而Grab有。事实上,优步已经公开承认在该地区蒙受了‘巨大损失’。”

据了解,自九年前成立以来,Uber已经烧掉了107亿美元(约141亿新元),单单去年就损失了45亿美元(约59亿新元),加上它在北美、亚洲以及欧洲等地区都感受到了明显的阻力,为了提振公司盈利,撤出东南亚市场也是迫不得已。

谁成为了最后赢家?

Grab这次成功收购Uber,主要还是得“感谢”大股东日本的软银集团(SoftBank)。要不是在软银积极的促成下,这项交易也没法完成。

14_softbank-.jpg
(互联网)

搜狐新闻报道,软银曾在1月份,收购了Uber15%的股份,它还持有新加坡Grab、中国滴滴、印度Ola和巴西99的股份,并公开表达了对Lyft的兴趣。未来全球的共享出行市场,软银可能是最大赢家。

纪源资本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曾表示:“软银非常聪明,它早就开始布局收购Uber的竞争对手,在中国投资滴滴,在东南亚投资Grab,这样对Uber形成挤压。”

东南亚私召车行业原本是Uber、Grab和印度尼西亚的Go-Jek三强鼎力,各自近年来积极在东南亚市场大展拳脚,都希望能够夺下这个有着6亿人口的市场。随着Uber卖给了Grab,东南亚市场已由之前三强竞逐转变成如今的“双G对决”,私召车市场离“一统天下”的局面还会远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