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面簿点的一个“赞”,竟然左右了一个国家的选举

更新:
2018年03月22日 23:55
面簿
有企业利用法律漏洞,获取海量个人数据,进而“操纵”你的选择。这一切,都可能源于你在社交媒体点下的那个“赞”。(法新社)

这也是面簿史上规模最大的用户资料外泄案。

我们所处的网络时代,个人资料不再停留在纸上。一个网站或应用程序(App),就能记载一个人的姓名、年龄、职业、电话、身份资料……当我们享受网络带给人们的无数便利时,又有一些人利用法律漏洞,获取海量个人数据,进而“操纵”你的选择,甚至左右一个大国的选举。

这一切,都可能源于你在社交媒体点下的那个“赞”。

20180322_fb.jpg
(互联网)

美国社交媒体巨头面簿(Facebook)日前传出史上最大规模的用户资料外泄事件。英国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政治咨询公司,绕过面簿监管,在2014到2015年间获取了超过5000万面簿用户的个人数据,分析他们的个人喜好和政治倾向等行为,然后向用户精准投放新闻和广告,潜移默化引导他们的想法,最终影响投票,决定整个选举的走向。

20180322_fb_ca_afp.jpg
(法新社)

据英美多家媒体报道,“剑桥分析”在数年间利用类似手法,帮助多名政治人物赢得关键性国家选举,其中就包括了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

新闻曝光后,剑桥分析首当其冲成为众矢之的,面簿也饱受猛烈谴责,不仅连日来股价狂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正式展开调查,确认面簿是否违反与政府之间的私隐协议。

素来不对公司丑闻作出回应的面簿总裁兼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今天终于打破沉默,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CNN)采访时道歉,坦承面簿在保护用户资料上犯错,承诺未来会加强对第三方应用程序的数据管理。

5000万户个人资料如何外泄?

为什么是针对第三方应用程序作出补救?还要从头说起。

很多人不知道,一个个人用户在面簿上简单的“点赞”动作,便可透露不少个人信息。系统可以通过分析点赞内容,归纳出用户的喜好,从而进行高效的广告投放。例如你常点赞“红蚂蚁”的文章,面簿就会给你推荐相关课题的文章或广告,吸引你去消费。

这套广泛运用于商业领域的营销方式,也吸引了学术界的关注。斯坦福大学和英国剑桥大学心理测量中心曾在面簿上推出一款名为“myPersonality”(我的性格)的应用,让测试者同意授权该应用访问其个人及好友的面簿资料后,做一份性格评估问卷。

学者再利用测试结果和用户所在地、对哪些贴文或新闻点赞、打开的链接等进行交叉对照,开发出一套完善的性格计算系统,精确分析出用户的性别、性向、性格、生活习惯、宗教信仰,甚至政治倾向等等。

当“剑桥分析”向心理测量中心申请购买它的大数据库和模型时,遭到拒绝。“剑桥分析”随后辗转找到曾经参与其中开发工作的剑桥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科根在2014年牵头开发出了一款名叫“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Facebook第三方应用程序。

20180322_Aleksandr Kogan.jpg
据英国《卫报》报道,剑桥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出生在东欧,曾居住在俄罗斯莫斯科,之后成为美国公民。(互联网)

“This is my digital life”是一个类似于“myPersonality”的应用,号召人们回答一些问题,然后测试结果会告诉你:你和谁谁谁的性格相似度高达XX%……

这类娱乐性的小测试,是不是似曾相识?红蚂蚁也做过不少。但玄机就在此中:当你做性格测试之前,都会经过一个步骤,即同意面簿把一些个人状态及其好友信息授权给这个第三方应用程序。

20180322_fb_ask.jpg
当用户做性格测试之前,都会经过一个步骤,即同意面簿把一些个人状态及其好友信息授权给这个第三方应用程序。(互联网)

科根便利用这个面簿政策,让“This is my digital life”获得大约32万名用户授权,所有人当时都被告知他们的信息将用于学术研究。由于第三方应用程序还收集用户好友信息,所以根据估算,最终泄露的数据库中拥有超过5000万人规模。

“剑桥分析”随后从科根那里拿到了这些用户数据。根据“剑桥分析”前数据分析师维利(Christopher Wylie)的爆料,“剑桥分析利用这些数据,建立起一个分析模型,精确地瞄准他们的心魔,达到左右其观点的目的。

20180322_wilie.png
“剑桥分析”前数据分析师维利(Christopher Wylie)向英美媒体爆料,促成了这起丑闻的曝光。(Youtube)

2016年7月,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聘请了“剑桥分析”和美国数据营销专家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进行数字广告投放。具体来说,“剑桥分析”负责确定潜在的受众目标,帕斯卡尔来设计相对应的广告。根据这些数据中的用户的个人喜好,判断出哪些人可能会投特朗普的票,再向他们投放广告,促使这些选民在大选期间把票投给特朗普。此外,特朗普团队还会向希拉里的潜在选民投放广告,劝说他们不要投票。

这些广告,根据不同需要,可以是换个角度包装对特朗普有利的报道;有些时候,也可以捏造对对手不利的消息,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假新闻。

尽管面簿在2014年中改变政策,不再允许第三方开发者获取用户好友数据,但为时已晚。有面簿前员工向英国《卫报》投诉,面簿对于第三方开发者使用数据缺乏有效的管理机制,第三方开发者秘密收集用户信息的事件时有发生,但管理层置若罔闻。

卧底拍摄 丑闻曝光

丑闻曝光后,“剑桥分析”当然是忙着给自己擦屁股,但公司总裁尼克斯(Alexander Nix)对外坚称,“我们没有侵犯面簿用户的权益,因为我们并没有直接占有或使用面簿的数据,只是利用面簿这个平台作为收集数据的工具,并进行与其他许多品牌做法相似的广告宣传而已。”

直到英国电视台Channel 4(以下简称“第四频道”)本周连续播出“剑桥分析”高层向该台派出的卧底记者亲口讲述,如何借用面簿数据为政客助选的偷拍视频,这家“闷声发大财”的公司的丑事,才真正昭然若揭。

第四频道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间,派出一名南亚裔记者,扮成一名来自斯里兰卡名门望族的潜在客户,主动接触“剑桥分析”,希望借他们的帮助,在斯里兰卡赢得选举。

为了揽下生意,在多次接触后,尼克斯向乔装的记者描述“剑桥分析”如何运用各种手段影响马来西亚、尼日利亚、捷克和印度等多个国家的200多场选举。他也称,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营销宣传,背后针对选民的研究、分析,都由公司一手包揽,自己则多次与特朗普进行会面。

20180322_nic_4.jpg
尼克斯(右)向乔装的第四频道记者大谈“剑桥分析”的助选之道。(视频截图)

尼克斯也回应记者提问,分析为何特朗普总得票数少过对手希拉莉300万,却最终赢得选举人票。“这全得益于数据与研究……在适当地点集会,在选举日号召关键州更多的人投票,就是他选举致胜原因。”

不知是不是太想拿下这份合同,“剑桥分析”的高层还自曝多种“剑桥分析”助选手段,包括带着乌克兰美女去诱惑竞选对手;代为聘请前特工去偷对方的竞选纲领;抑或伪装成大亨,要求获得土地权,作为对资助竞选的“报答”,并暗中拍下视频当“黑材料”……

种种“高招”,真的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十倍。只是这些高层并不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早已被架设好的偷拍镜头录了下来。

20180322_nic_work_reu.JPG
尼克斯(左)本周二(20日)到伦敦市中心的办公室路上,被媒体围堵追访。(路透社)

视频播出后,“剑桥分析”董事会在周二暂停了总裁尼克斯职务,并称其言论不代表公司;面簿首席信息安全官也将离职;英国国会议员已经正式要求扎克伯格针对此事来国会接受质询;面簿股价一跌再跌,市值在两个交易日内蒸发600亿美元(约789.42亿新元),直到今天才一度止跌回升。

面簿创办人道歉,“剑桥分析”撤掉肇事总裁,一连串调查开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我们屏息以待。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