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结婚 真卖淫 14人犯罪集团被捣毁

更新:
2018年02月12日 21:24
20180212假结婚
(谢静怡制图)

为让婚姻显得逼真,该集团人员自编自导自演,设计出四幕安排缜密的桥段。

同住数天、更改身份证地址、拍结婚照、“老公”接机,如此井然有序的安排,你能看得出有什么破绽吗?

其实这是一假结婚集团的“结婚程序”!经过半年的调查,本地移民与关卡局终于将其识破,一举捣毁一个涉及14人在内的假结婚集团。

假结婚.png
金正杰与胡氏碧巴。(联合晚报)

据了解,该集团主脑是新加坡人金正杰(Adrian Kin Zheng Keat,37岁,无业)和31岁离过婚的狮城媳妇胡氏碧巴(Ho Thi Be Ba,31岁,美容师)。而“新娘”来新的目的,则都是从事卖淫活动。

不敢想象,如今假结婚幕后参与者都已开始结团结伙,在新加坡“廉洁清明”的金字招牌下,进行着有组织的犯罪。700多平方公里的小岛内竟然存在着犯罪组织,对本地的执法者来说,无疑也是当头一棒!

干案手法宛如电影情节

为让婚姻显得逼真,该集团人员自编自导自演,设计出四幕安排缜密的桥段。

第一幕:当涉案越南女子来新时,集团人员会安排本地“老公”前往机场接机,以便在女子被移民局官员质问时,“老公”能出面解围。

第二幕:集团人员为了避免假结婚的男女在被询问时露出马脚,便让他们搬入马里士他路的公寓单位同居,以更好地了解彼此的生活习惯。

第三幕:集团人员要求“老公”更换身份证上的住址,与越南女子相同,以“一家人”的方式出现,好掩人耳目。

第四幕:集团人员安排本地“老公”飞到越南,和“妻子”拍结婚照。

电影“投资方”——越南女子

如此精细的构思,宛如电影情节。这些“演员”不惜卖命拍摄这样一部“跨国爱情恋”,背后又能获利多少?

据了解,越南女子为了能够“嫁”来新加坡,必须向两名“媒人”支付2万元的介绍费,而“老公”们则能够从中获得3000至4700元的报酬不等。

移民与关卡局的条规上显示,任何参与或协助安排权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以获取移民便利的人,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罚款最高1万元,或坐牢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在涉案的14人中,有两人已离境,两人案件还在审理中,另外10人已被判入狱六个月到18个月不等。其中主谋金正杰因触犯移民法令第57C章,安排权宜婚姻,被判坐牢18个月,罚款2万4000元。胡氏碧巴则判坐牢18个月。

为了3000至4700元不等的报酬铤而走险,结果换来六个月至18个月不等的牢饭,这样做值得吗?本地男子愿意冒险以身试法,究竟是法律不够严厉?还是心存侥幸心里?如果是前者,那政府是否应该适当地修改条规?倘若是后者,那政府是否应该加强执法力度,增派调查人员,好让这些知法犯法者无处遁形?

本地其他案例

历年来,诸多外籍人士为了想留在本地工作,想方设法得到新加坡居留权,十八般武艺全亮出来。除了一些走正当途径的,那些以假结婚名义来骗取本地居留权的外籍人士也混杂于其中。

20180212假结婚2.png
(新报)

2016年初,一名29岁男子在交友网站打出“广告”帖子,希望找新到加坡女子假结婚,以便让他申请永久居民权,酬劳是1万元。

本地媒体记者佯装有兴趣者,致电并传简讯给男子。通过简讯交谈,男子称来自印度,曾到英国伦敦念书,目前人在新加坡餐馆当侍应生。事后,记者表明身份,男子起初仍声称不知道自己那么做是违法的,最后才承认假结婚是违法,随即删除网上广告。

同年,一名来自越南的26岁女子想来狮城工作,也愿意出价1万4000元“买”假新郎。当她在抵达新加坡后没多久,就在东海岸餐厅设宴举办婚礼。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后,越南女因触犯移民法令被逮捕,于2017年8月被判坐牢6个月。

移民与关卡局公布的2017年数据显示,因涉及权宜婚姻者多达53人,比前年的43人多了23.3%。数字有增无减,是本地条例不够严厉所导致吗?还是婚恋骗子变得越来越猖狂?

或许,有那么一部分人会想:嫁给新加坡人,是获得本地长期居留权最便捷的方式吧!

“人生没有捷径,不要走小路!”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本地移民与关卡局副司长(执法指挥官)马兰监察就强调:“嫁给新加坡人并不会直接让外国人获得长期居留的权利,这是为了避免外国人通过婚姻来获取移民的便利。”

红蚂蚁只想说,人生没有捷径,请不要走小路。不论是爱情也好,居留权也罢,你都应该走完你该走的路,再考虑走你想走的路。说白了,奉公守法最重要!在新加坡这个法治社会,一切事物还是得按照规定的法律程序走,若为图个方便而去投机取巧,最终的结局,相信蚁粉会比红蚂蚁更了解。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