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钟铉追悼会粉丝痛哭 被呛“比父母过世还伤心”

更新:
2017年12月21日 22:11
金钟铉
粉丝摇摆手中发光的手机和珍珠湖水蓝荧光棒,纪念钟铉。珍珠湖水蓝是SHINee粉丝会的应援颜色。(海峡时报)

SHINee新加坡粉丝齐聚芳林公园哀悼挚爱的偶像,有键盘侠却不近人情。

韩国夯团SHINee主唱钟铉本月18日自杀身亡,超过1000名粉丝昨晚到芳林公园出席自筹追思会,却被网民呛声“比自己父母过世还伤心”。

综合媒体报道,年仅27岁的钟铉不堪抑郁症折磨,在首尔清潭洞预定的公寓烧炭自杀。消息一出,震惊全球粉丝。SHINee新加坡歌迷会在本地一名推特歌迷的号召下,自发在芳林公园的演说者角落举行烛光追悼会,表达哀思。

12月正值学校假期,预定在晚上7点30分开始的活动,早在下午就有大批粉丝安静地排队入场,当中大部分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女生。他们身穿黑色或白色素服现身,手持鲜花和钟铉照片,提着一大串白色气球向钟铉致意。

20171221_jonghyun.jpg
(海峡时报)

主办方为了控制人潮,粉丝要分批进入演说者角落,但长达两小时的活动,全场秩序井然。粉丝们一度齐唱SHINee的热门歌曲“Replay”,还互相拥抱,用韩语高喊“钟铉我爱你”。部分粉丝伤心落泪,有人甚至情绪失控,需要旁人安慰。

18489654_10154969119167115_7798265501386818619_o.jpg
(海峡时报)

孤陋寡闻的红蚂蚁此前并未听说过SHINee,直至家中小侄女本周听闻偶像死讯后狂哭不止、茶饭不思且闭门不出,才感受到钟铉及所属团体SHINee在本地的巨大影响力。

粉丝落泪 网民谩骂

红蚂蚁早就过了追星的年龄,这次年轻粉丝对偶像离世所表达的强烈反应,出乎不少人意料。我对此解读为年轻人并非冷漠的一代,反而更善用行动诉说个体的喜怒哀乐。但有相当多的网民认为反应过度,甚至指责粉丝因为荧幕上才能见到的艺人离世,而表现得如丧考妣,却对家人和长辈冷漠。

“这些粉丝真的是吃饱没事做。搞什么追思会。如果那些粉丝的亲人或父母亲过世, 不知道会不会对他们的家人掉眼泪或流泪。”

“自己老豆死都没这么伤心”

也有年轻朋友和红蚂蚁抱怨,兀兰夫妻施酷刑虐死低智商“妹妹”余玉莲案在本月初审结,案情引发全国关注,却没有人集体公开哀悼惨死的受害者。反而是远在韩国的艺人身故,才刺激起人们行动的决心。他感叹道,“甚至是那些关系到每位国人的社会议题和国家政策,如果这群年轻人有这个动力站出来直抒己见,这个社会才多一些改变的机会和空间”。

不同网民针锋相对

有一些粉丝和网友对上述评论相当反感,奋起笔伐,要求他们收回不当言论。粉丝也在痛惜偶像离开之余,肯定钟铉的贡献,认为他唤起了大家对抑郁症的关注。

“他用生命警惕更多人关注抑郁症的问题。就因为他是艺人,就因为他对你们而言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生命的价值就应该要被你们贬低吗?他用音乐治愈了这么多人,为世界多个地方的这么多人带来过欢乐,他一生活得优秀,是个温暖的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不想拖累亲近的人。你们有什么资格贬低他?你们为他做过什么了吗?还是他伤害过你们了吗?就是有恶评才造成网络暴力,衍生更多的抑郁症问题。如果没有善意的话,沉默其实也不是这么难的事情吧。请你们安静,给逝者最后的尊重吧!”

还有家长回忆,SHINee成团近10年来的陪伴,成了和孩子关系的“粘合剂”。

“因为他们SHINee我才和孩子们亲近,有话题!印象还很深刻,因为读错他们团名,给孩子取笑!Shin nee而不是Shiny. 十年了!好可惜!这有才华的孩子就这样像星星陨落了”

红蚂蚁只摘录了两派个别观点,而一来二往后,社交媒体评论区成了口水战场,最终演变成人身攻击。情绪激动之下,一些用词不堪入目,甚至有倚老卖老教训年轻新生代之嫌。

他的钟铉就是你的张国荣

但仔细想想,年轻人心中的钟铉,不也是老一辈眼中的邓丽君、翁美玲、罗文、梅艳芳、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吗?回想起2003年,同样饱受抑郁症困扰的张国荣从香港文华东方酒店纵身一跃,让多少歌影迷伤心欲绝。多少全球粉丝飞赴香港,就为了在事发地,给一代天王献上一束花。红蚂蚁清楚记得,当年一位年过五旬的家族长辈坐在收音机旁,边听“哥哥”自杀消息边哀伤哭泣,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目睹她落泪。

每代人都有不同的楷模,偶像的魅力,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独特的。至少这位年轻又才华横溢的歌手,并没有沾染恶习,并在生前努力给年轻粉丝树立正面形象。

钟铉魅力遍及全球

悼念钟铉的不止本地粉丝。

20171221taiwan101.jpg
当101大楼外出现“金钟铉,下辈子当个平凡人吧!”的时候,现场发出哀鸣和阵阵啜泣声。(互联网)

据台湾媒体报道,当地粉丝把送给钟铉的告别语投稿到台北101涂鸦墙,在20日夜间于大楼外墙投放。当晚约300名粉丝聚集在台北信义区,在13度的低温下集体悼念故人。智利有几百名韩流粉丝在韩国驻智利大使馆门前举行了悼念活动。美国、俄罗斯等地也有类似的聚会。《时代》杂志形容钟铉自杀的悲剧,是一位“巨星的陨落”(megastar's death)。

愿粉丝早日走出阴霾

20171221funeral.jpg
(法新社)

钟铉今天早上在首尔出殡,多名韩国艺人和钟铉亲友护送他最后一程。红蚂蚁也希望钟铉的粉丝能收复心情,尽早走出悲伤,恢复正常生活。大家也别忘了关心周边的家人朋友,或许他也像钟铉一样,人前笑脸人后抑郁。

红蚂蚁也要回家安慰小侄女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