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医疗系统是国外达官显贵的最爱?

更新:
2017年12月18日 13:15
穆加贝
穆加贝(中)身穿白色长袖衬衫和黑色长裤,在两名保镖的护送下抵达鹰阁医院。(法新社)

新加坡旅游局的资料则显示,新加坡的医疗体系在2014年已在51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一。新加坡的血液供应也是全世界最安全的。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11月底被军队逼宫下台前,所开出的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允许他下台后出国到新加坡治病。上星期五下午,穆加贝飞抵新加坡,被法新社记者捕捉到步入鹰阁医院的画面。

93岁的穆老先生身穿白色长袖衬衫和黑色长裤,在两名保镖的护送下抵达鹰阁医院。

红蚂蚁其实挺想向新加坡旅游局建议,穆老先生如今既已“功成身退”,何不考虑邀请他和妻子格雷斯出面当我国的医疗旅游代言人?

可以安排穆老先生向全世界人民说明新加坡的医疗服务水平究竟有多好,能够吸引他一而再、再而三心甘情愿搭乘将近11小时的飞机,横跨8200多公里的距离前来接受治疗。

然后再安排他的妻子格雷斯全身上下穿戴名牌,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最好里面也有一些新加坡本地名牌)、踏着轻快小舞步走进来陪伴他,再配上一句“啊,新加坡真好逛啊!”想必应该很好看,也极具说服力。

当然,这只是红蚂蚁过度活跃的脑筋在胡思乱想罢了。

众所周知,穆老先生来新求医之旅是在6年前开始的。2011年,他在新加坡做了白内障手术后,每年都回来新加坡复诊,次数有增无减。

据《海峡时报》报道,2014年穆加贝与妻子格雷斯(52岁)在鹰阁医院内被记者拍到照片时,穆加贝的发言人当时只解释说他是“私访‘’新加坡,刚在新加坡做了眼睛治疗,只是回来进行例常检查。

单在今年,穆老先生已经飞来新加坡两次,一次在3月,一次在7月,都是来看病。他的发言人今年5月份发表简短的官方声明称,穆加贝患有眼疾,必须避免强光照射。

维基解密(WikiLeaks)在2011年却刊登一份美国的外交电报,指穆加贝其实患有前列腺癌症,不过这点从未得到官方证实。
 
陪同丈夫穆加贝来新加坡看病的格雷斯,有一个响当当的“名贵”称号,叫“GUCCI Grace”(穿戴古驰的格雷斯)。

格雷斯素有“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称号,最高纪录是日花15万新元购物,轰动一时。据说,她过去6年曾在新加坡花了8700英镑(约2万新元),通过中间人买下一个手提袋。

英国媒体《太阳报》声称,他们的记者曾在新加坡樟宜机场的头等舱候机室拍到穆加贝夫妇的照片,他俩身旁摆着15个推车,全部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电器商品和异国情调的食品”。

《环球人物》也曾引述西方媒体爆料,格雷斯出门往往居住最奢华的酒店;在越南购买大理石雕像花了5万多英镑(约9万8000新元);在香港谈钻石生意,助手拿着一袋现金在旁伺候。

据西方媒体报道,除了名牌包包外,穆加贝夫妇在新、马、泰、越与香港都有置产,在吉隆坡也有10至12个银行户口。

从中不难看出,一对像穆加贝夫妇这样的“达官显贵”病人,来一趟新加坡看病就能够制造多少GDP。

目前已知来新治病的“达官显贵”,除了穆加贝以外,还有印尼前总统美加华蒂的丈夫陶菲克,以及缅甸已故总理梭温。陶菲克本身也是印尼前总统,他在2013年来新治疗,后在中央医院逝世,享年71岁。梭温则疑似患有白血病,即血癌,2007年3月起一直在新加坡治疗,后回返缅甸,同年10月在仰光逝世。网上也有资料显示,美加华蒂的名字其实也名列于乌节路上的伊丽莎白医院的病人资料库当中。

新加坡的医疗旅游大饼究竟有多大?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旅游局的数据显示,我国2013年的医疗旅游总花费达到8亿3200新元。本地传统医疗旅客以印尼和马来西亚为主。近几年,俄罗斯、孟加拉、中东、越南、中国大陆与缅甸的医疗旅客都有上升的趋势。其中,印尼、俄罗斯和越南也是本地私人医院集中争取的“豪华病人”。

澳大利亚投资市场报告服务机构Urbis曾预测,本地医疗旅游将以每年8.3%的速度增长至2018年的17亿1000万新元。

俄罗斯客人爱上新加坡医疗系统

年轻的俄罗斯人阿纳斯塔西娅贝莉(28岁)很早就看到新加坡医疗旅游的潜力与商机。她在2010年创办了新加坡VITA旅行社,专供医疗旅游,主要对象是俄罗斯人。

贝莉的客户一般来新做身体检查,或进行心脏、骨科或肿瘤手术。“达官显贵”的客户当中有高官、商人及体育名人。他们喜欢住在瑞吉(St Regis)、卡佩拉(Capella)、富丽敦(Fullerton Bay)酒店,边度假,边看病。

目前,贝莉的旅行社客源已从俄罗斯,扩大至澳大利亚、日本、塞浦路斯和中东市场。

贝莉早前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曾说:“俄罗斯的医疗体系远远不如新加坡,逼得俄罗斯人出外寻医。新加坡医生毕业自最佳医学院,在研究与医疗突破方面处于前沿,对那些对自己国家医生失望的病人很具吸引力。在异乡看病,旅行社负责人会说病人的语言很是关键,让病人感到安心。”

她指出,比起韩国、泰国或迪拜,新加坡医疗人员与设施更具专业水平。她的顾客对新加坡医院的印象非常好,认为很像五星级酒店,有门房、管家和服务生,住起来非常舒适,又很人性化。

本地T32牙科诊所的主席兼牙科总监黄敬文医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则指出:“我们有很多顾客不是特意来旅游,而是来做生意的,经常逗留一两天就走了。很多美国人从印尼飞来,在新加坡转机,他们的时间比我们的重要,诊所会特意拨出时间给他们,即使晚上11时也会为他们而开,当然费用较贵。如果你不够效率,在国际上其实很难竞争。”

新加坡式的奢华医疗服务

以位于诺维娜地铁站附近的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总裁病房为例,那里的设备之豪华就连酒店也难以匹及。光是房间的面积就有158平米至180平米,一晚的住宿费从9278新元起。

20171218room.jpg
(商业时报)

新加坡的医生、护士和服务人员都能说多种语言甚至是方言,这也是许多病人将新加坡作为看病首选的原因之一。

彭博社2013年的世界最有效率的医疗系统排名显示,新加坡的医疗体系在全球48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二(香港排第一、日本排第三)。新加坡旅游局的资料则显示,到了2014年,新加坡的医疗体系已在51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一。

此外,新加坡有21间医院、医疗中心和医疗机构都获得JCI国际医疗卫生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的认证。新加坡的血液供应也是全世界最安全的。这些对病人而言,都是能让他们倍感安心的因素。不同专科领域都有名医,不同的医院也会频密地购入市面上最先进的医疗仪器和设备,增加病人的安心程度。

然而,较为讽刺的是,随着马来西亚的医院越建越好,服务越来越齐全,再加上新币比较强劲,特地跑去马来西亚看病的新加坡人可说是逐年增加。新加坡人会不会因此带动马来西亚的医疗旅游,导致新加坡的地位受威胁?不好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