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米高楼自拍赚钱 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失手坠亡

更新:
2017年12月11日 23:26
吴永宁
吴永宁攀登足迹遍布中国各城市和知名景区的地标性建筑。(谢静怡制图)

在10个月内,吴永宁攀爬从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高楼,留下301段极限挑战视频,“收获”超过百万粉丝。

26岁的中国湖南男生吴永宁在社交媒体上这样介绍自己:“(中国)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立志“无任何保护挑战(攀爬)全世界高楼大厦”,并用自拍视频记录下来。

吴永宁所从事的项目叫“楼顶摄影”(Rooftopping),是近年来风靡世界各地的极限自拍,许多年轻人为了拍摄高空美景或追求刺激,以及随之而来的关注度,冒险在动辄数百米高的楼顶边缘行走,甚至做引体向上、单手吊挂等高危动作,拍摄惊险的照片和视频,吸引粉丝注意。

从今年2月10日开始发布第一条高空极限运动视频,仅仅10个月光景,据《新京报》统计,吴永宁足迹遍布重庆、上海、长沙、武汉多地,攀爬从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建筑高楼,留下301段极限挑战视频,在中国各大视频和社交平台“收割”了超过百万粉丝。

但一切都在上月8日戛然而止。当天下午,吴永宁在高263米的湖南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楼顶附属物外拍摄视频时意外死亡。当地警方通报称,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坠亡,排除他杀。

记录下事故全过程的视频近日传出,引起一片哗然。(红蚂蚁提醒:胆小勿看,切勿模仿)

在网络上流传长约四分钟的视频显示,站在楼顶的吴永宁先是反复确认并擦拭落手点,试图只用双手支撑,身体悬空在外后,重新回到顶楼平台。但在做第二次尝试时,他贴着墙面做了两次引体向上后有些体力不支,双脚贴在玻璃墙面勉强支撑着,想努力往上爬,脚底却不断打滑,挣扎了大约20秒后最终坠落。

视频的镜头定格,只听见一声惨叫,和随后物体猛烈撞击地面的声音。

从群众演员到冒险变现

在从事高空极限运动前,家境贫寒的吴永宁只是名默默无闻的群众演员,参演《神雕侠侣》、《新雪豹》等多部中国影视剧,既未引起关注,收入也微薄。

20171211wu.jpg
(互联网)

自称“喜欢高空,喜欢爬,喜欢刺激”的吴永宁今年初第一次在直播网站上传高空极限挑战的表演,并给他带来了131.6元(人民币,下同,约26.86新元)的收入。不是知是兴趣所致,还是金钱使然,这次的成功驱使他拍摄更多让人咋舌的惊险视频。

吴永宁几乎每次“不要命”的表演都能得到一两百元的打赏。随着名气越来越大,粉丝越来越多,合作平台与广告商也找到了他。甚至有传言称,吴永宁最后一次爬楼,是要进行一场商业炒作。他告诉自己的女朋友,爬楼视频火了的话,可能会有将近10万元的报酬。据《潇湘晨报》报道,这个传言也得到吴永宁的伯父证实。

直到吴永宁出事,他的父母才知道他在挑战如此危险的运动。有大量网友事后痛批吴永宁的行为罔顾个人安危,更是没有孝道的表现。但继父冯福山表示,吴永宁是一个很乖、很孝顺的孩子,前不久才给父母置办衣服、鞋子、换了手机,还存钱准备结婚。

爬楼拍视频赚钱,或许是吴永宁认为最快改变自己和家庭命运的方式。

人生最后一爬

11月8日上午10点45分,吴永宁在微博发布了他生前的最后一段视频。

在长沙五一广场一栋高楼的楼顶,他攀着墙体边缘,先卖力做了几个引体向上的动作,一只手离开了墙体,扶在额前,双腿弯曲,摆出了一副极目远眺的姿势,如同腾云驾雾的孙悟空。那一刻,整座城市都在他脚下。

直到当天下午,他进行了人生最后一爬。

新浪网引述了一位负责勘查现场的民警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透露的细节。吴永宁从62层的华远国际中心楼顶的装饰玻璃墙顶掉落到了顶楼平台,两者距离14米左右。坠落之后,吴永宁并未死亡,“是从掉下来的角落爬到一出门口坐着死了。”他的遗体直至第二天早上,才被玻璃工人发现。

“高空爬楼”国外早已有之

事实上,高空极限挑战在世界上并不罕见。法国、奥地利、俄罗斯等国均有以徒手攀爬高楼而广为人知的“蜘蛛侠”。

91600200U.jpg
阿兰·罗伯特(Alain Robert)曾在2010年专程来新加坡挑战攀爬世界最高的新加坡摩天观景轮,绕着观景轮的轮圈内侧爬走一圈,约半小时完成。(海峡时报)

法国“蜘蛛人”阿兰·罗贝尔 (Alain Robert)从1994年开始徒手攀爬摩天楼,共征服过世界各地超过130座摩天楼,创下攀爬最多高楼的健力士世界纪录。他曾攀爬过美国纽约帝国大厦和吉隆坡国家石油公司双子塔等,最叫人叹为观止的要数在2011年用六小时征服迪拜与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Burj al Khalifa),该塔高828米。

2014年2月,有“俄罗斯攀顶狂人”之称的摄影师马霍罗夫(Vadim Makhorov)和拉茨卡洛夫(Vitaly Raskalov)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爬上当时还在施工中的“中国在建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的顶部塔吊,高度约650米。两人在Youtube上传登顶视频后,获得全球关注,视频迄今为止有超过6613万人次观看,极大地推广了这项极度危险的运动,有志青年此后纷纷效仿。

但实际上,私自进行高楼攀爬等高空极限运动在世界各地普遍不被允许。在本地,擅闯禁地或私人产业可触犯刑事法典224章第447节条文。如果罪名成立,可被判坐牢三个月,罚款1500元,或两者兼施。

本地摄影师指责青年为拍照闯禁地不要命

新加坡摄影师摄影师苏建隆(Darren Soh,41岁)本月初就在面簿发帖文,并附上照片,指一名自称是摄影师的青年为拍出耸动照片,竟不顾危险,让友人危坐高楼边缘拍照,甚至闯进禁区。

“或许这名玩命摄影师自认很有胆识,不过却把他和其朋友处于危险之中。另外,从他所拍摄的照片中可看出,他已擅闯进滨海盛景(Marina One)的办公楼,并在高楼处与朋友摆出危险动作。”

根据公开资料,滨海盛景楼高225米。苏建隆认为,由于有这些玩命一样的摄影师闯入禁区,才导致像他一样的专业摄影师难以生存。

“是否要等到有人从非常高的建筑物摔下来,才会醒觉呢?”

每年都有人因高空自拍而死亡

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博士生赫曼克·拉姆巴等人发起的一项研究发现,全世界每年死于自拍的人数在不断上升,2014年共有15人死于自拍,2015年是39人,而2016年前8个月就有73人死于自拍。

研究结果还显示,导致自拍者死亡的最大原因是从高处跌落,这些人往往喜欢到悬崖或楼顶进行自拍,希望吸引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关注。

电影《霸王别姬》中有一句京剧术语叫“不疯魔,不成活”,意思是要倾注心血磨练,手里的技艺才能活过来。而无论是为了在虚拟网络世界中获得极大满足与关注,还是谋求金钱回馈,吴永宁疯狂地投入到高空极限运动,是经过思虑后的个人选择。

而为了这种疯狂而付出绽放中的生命,吴永宁不是第一个,也绝非最后一个。奉劝各位,三思而后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