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淹水事故最终报告出炉 还是一句话:中邪了

更新:
2017年12月06日 13:08
SMRT
SMRT主席佘文民任重道远。(谢静怡制图)

那在10月7日当天,抽水系统为什么不能正常运作呢?答案永远成迷。

地铁碧山站隧道淹水事故最终调查报告今天出炉。也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兰亭能源集团也在同一天宣布佘文民将在明年1月底卸下集团执行总裁职务,未来专注SMRT的工作。

红蚂蚁近来写有关SMRT的报道和评论都写到不想写了,但本着“有始有终”的精神,将陆交局(LTA)中午公布的1800多字调查结果浓缩成三大要点的“懒人包”,方便忙碌的你在三分钟内有大致了解。

一、淹水事件可避免,SMRT负全责

先告诉大家陆交局的调查结论。报告指出,要是负责维修碧山站集水池和排水系统的SMRT团队恪尽职守,根据维修机制办事,事故完全是可以避免的。由于没有妥当的维修、审查和监管机制,SMRT要为整起事件负上全部责任。

根据官方说法,这起发生在今年10月7日至8日的事故,共造成南北线部分列车服务停摆14.5小时、影响多达23.1万名乘客。

二、碧山站抽水系统零部件没有故障

接下来的部分就有点技术性,所以就简单解释。当局一开始怀疑是碧山站集水池的抽水系统出现故障,但新科动力(ST Kinetics)子公司新加坡测试(Singapore Test Services)事后进行的独立调查发现,抽水系统的全部五个浮动开关都能独自操作,三个水泵也没有问题。

三、事故真正原因成迷——三大可能

20171205_smrt.jpg
(联合早报)

那在10月7日当天,抽水系统为什么不能正常运作呢?答案永远成迷。

陆交局表示,由于当局在事故发生后立即清理污泥和杂物,并装置新的水泵和浮动开关,因此无法再现当时的确切情况,无法明确断定导因。

lta6.jpg
更换水泵和浮动开关后的碧山站抽水系统。(陆交局)

而根据新加坡测试所提供的测试结果,事故原因有三种可能性:

  1. 囤积的淤泥使得位于水池最底部的浮动开关无法正常启动;
  2. SMRT检修人员在7月13日为抽水系统进行修复工作后,没有将水泵控制还原成“自动”状态,导致水泵不受浮动开关控制,无法正常操作;
  3. 积水中的漂浮物阻碍处在高水位的“警报”浮动开关,导致无法即时向SMRT营运控制中心发出警告,地铁职员无从得知积水已经超过高水位警戒线。
20171205lta.jpg
当局事后发现,多达40公分深的漂浮物积在集水池内。(陆交局)

可能是一种,也可能是三种情况同时发生,最终导致“水漫金山”,泛滥的雨水涌进地铁隧道。但无论多少种情况同时发生,错全在SMRT就对了。

部件没故障,整个系统却在当天失灵。还是那句话,地铁中邪。

许文远:成立委员会 定期探讨隧道防水措施

碧山站淹水事故报告到这里就结束了。但谈到SMRT,当然少不了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他今早在第五届基础设施维修论坛上致辞时宣布,陆交局和公用事业局(PUB)将联合成立常设委员会,定期探讨并制定地铁隧道防水措施,防止碧山地铁隧道积水事故重演。

而这也得益于公用局前主席陈义辅的建议。《联合晚报》引述许文远称,陈义辅在上月12日电邮陆交局和公用局,提议我国借鉴台北的防水措施,包括在隧道入口设置水闸,防止隧道在台风天积水。
 
陈义辅在电邮中指出:“虽然我们不会有台风,但会下大雨……我们应该至少在新隧道建造水闸,以隔开电机器材。”

委员会计划每六个月会面,监督进度并制定隧道防水方面的最新方案。许文远也补充,委员会将把这次隧道积水事故中吸取的教训及经验制度化,以免这些经验“随着我们一同被火化”(lest they disappear with us at the crematorium)。

那谁来改造SMRT呢?大家都懂的,许文远将希望寄托在主席佘文民身上。

佘文民辞任兰亭能源高管 专心改造SMRT

lkm_7868.jpg
佘文民。(早报网)

无独有偶,“好事”成三。淡马锡控股旗下的兰亭能源集团(Pavilion Energy)今天发文告宣布,佘文民将在明年1月底卸下集团执行总裁职务,未来专注SMRT的工作。佘文民是在今年7月17日出任SMRT主席。他也是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IE Singapore)主席。

许文远还“好心”提醒,“佘文民不是超人”,并需要公众给予SMRT职员们全力支持,以及合力提高职员们的士气。

佘文民当然是“超人”,不然哪里能同时管理这么多家国家重要企业?那既然是“多劳的能者”,接下来就请佘主席多多发力,让SMRT能改头换面,重新成为国民信赖的交通机构。

至于对SMRT职员的支持,红蚂蚁的读者朋友们,你们愿意给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